习近平谈“三言”

习近平谈“三言”

摘要:习近平曾多次点赞冯梦龙,并经常引用冯梦龙的为官事迹和名言。在2014年兰考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上,习近平说:“冯梦龙去上任走了半年。当时我就一个感慨,一个才高八斗的封建时代知县,怎么千辛万苦都去,难道我们共产党人还不如封建时代一个官员吗?”

2016年10月14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文学情缘》一文,文中习近平谈到了“三言”。

“三言”是明代文学家冯梦龙编撰的短篇小说集,即《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的合称。后世常将“三言”与“二拍”(明代文学家凌濛初的拟话本小说集《初刻拍案惊奇》和《二刻拍案惊奇》)并举,合称为“三言二拍”。

在明代中后期,通俗小说的创作取得了极大的发展,其中冯梦龙的“三言”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三言”的出现,标志着我国古代白话短篇小说整理和创作高潮的到来。

“三言”主要是对宋元话本、明代拟话本进行编辑,也有一些作者的创作,体现出冯梦龙鲜明的文本重构意识。

首先,冯梦龙编辑、整理“三言”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喻世”、“警世”、“醒世”,希冀以儒家的“中庸之道”唤醒世人改变世风的思想。冯梦龙作为一个封建社会中的进步文人,尽管其思想受到了市民意识的深刻影响,但基本方面还是站在回归先秦儒学精神的立场上,在儒雅与情俗之间进行中和的调适。因此,总的来说,他仍要求小说的内容“不害于风化,不谬于圣贤,不戾于诗书经史”,以求“令人为忠臣,为孝子,为贤牧,为良友,为义夫,为节妇,为树德之士,为积善之家,如是而已矣。”

其次,冯梦龙特别重视小说中描写的“男女之情”,他在《情史叙》中提出“情始于男女”,“万物如散钱,一情为线牵”,只要加以正确导引,可使它“流注于君臣父子兄弟朋友之间”,达到“情教”的目的,产生像《六经》一样的作用。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他还在理论上反对在小说中描写情色内容。《醒世恒言序》云:“若夫淫谭亵语,取快一时,贻秽百世”。冯梦龙在当时淫风特盛的晚明文坛发表这样的见解是难能可贵的,是他在儒雅与情俗之间进行调适的结果,这一立场在当时就受到人们的重视。

“三言”的叙事结构缺乏西方小说那样强烈的戏剧冲突,在叙事的过程中呈现出一种平和冲淡的结构形式。这种“中和之美”的艺术形式是冯梦龙在晚明对当时文坛的一种匡正与革新,为通俗世情小说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它从单纯的伦理说教或色情描写中走出,成为一部儒雅与情俗、艺术真实与生活真实高度融合的杰作,在中国小说史上闪耀着永恒的光辉!

习近平曾多次点赞冯梦龙,并经常引用冯梦龙的为官事迹和名言。在2014年兰考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上,习近平说:“冯梦龙去上任走了半年。当时我就一个感慨,一个才高八斗的封建时代知县,怎么千辛万苦都去,难道我们共产党人还不如封建时代一个官员吗?”此外,发表于2016年10月14日《人民日报》上的《习近平总书记的文学情缘》一文中也提到:“‘文革’时,我们家搬到中央党校住。按当时的要求,中央党校需要把书全集中在科学会堂里,负责装车的师傅都认识我,他们请我一起搬书。搬书的过程中,我就挑一部分留下来看。那段时间,我天天在那儿翻看‘三言’,其中很多警句我都能背下来。”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