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季与北京城之缘

月季与北京城之缘

暮春初夏,外地游客来北京,往往会被“惊艳”到:这么多月季!满城都是月季!

可不是。北京的主要环路——二环、三环、四环、五环……跟约好了似的,齐刷刷戴上了绚丽多彩的“月季项链”;北京城的各个角落——公园、街巷、居住小区、写字楼广场,到处纵情绽放着藤本月季、地被月季、丰花月季、微型月季……

满城月季,四季芳华。作为北京市花,月季和这座具有3000年历史的古老都城一样,具有极强韧的、绵延不绝的个性。其花期可以从暮春延续到初冬时节,长达7个多月。有时候到12月中旬,仍能看到月季在萧瑟北风中不屈不挠绽放。

2016年,世界月季联合会主席Kelvin Trimper先生在考察了北京的月季后,曾发出这样的感叹,“我根本没有想到北京种了这么多月季,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首都像北京这样把月季种得这么美!”

然而,月季之城并非天然造就。繁花似锦背后是几代人的薪火相传,不懈努力。看似平常的月季和北京城、北京市民之间,隐藏着不少你我未曾听说过的故事。

33年前的市花大PK

月季和菊花是北京的市花。这在北京人尽皆知。但百花中,为什么偏偏这两种花会当选?月季和菊花为何要并称“双市花”,而不是一枝独秀?这恐怕能说清楚的人就不多了。

市园林绿化局高级工程师付丽,研究北京花卉多年,她通过走访当年市花市树评选活动的亲历者,查阅相关历史文档,揭开了这段30多年前的尘封往事。

上世纪80年代初,北京市广泛开展全民义务植树、绿化美化首都的群众运动,市民种花种草、爱花爱树蔚然成风。“当时,全国许多城市在评选市花市树,受这股热潮的影响,首都市民开始自发地讨论市花市树,热情非常高”。

1985年9月,北京日报、中国花卉报等新闻单位开展了首都市花、市树的讨论,先后收到信稿近3000件。1986年7月,市政府成立了“北京市市花市树评选领导小组”。北京花协先后在劳动人民文化宫、北京大学和丰台花乡组织了3次投票。全市18个区县都各自组织了推荐投票,严肃的政府大院、热闹的市集广场以及招待所、公园绿地等都设了市花市树的投票点,大家排起长队纷纷为自己心中的市花市树投出庄严的一票。

经选票统计,推荐月季作为市花的选票占51%,其次是菊花,占26%,其它被推荐为市花的还有紫薇、丁香、马蹄莲、茶花等;推荐国槐作为市树的选票占46%,其次是侧柏、银杏、油松、白皮松等。从推荐结果和各方意见看,市花月季居首、菊花为次;市树国槐名列前茅,侧柏为次。尊重大多数市民的感情,最终北京市于1987年3月12日召开的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上确定,月季、菊花为北京双市花,国槐、侧柏为北京双市树。

但从当年的投票结果来看,月季成为北京市花的呼声实际上是最高的。为什么是月季?亲历这次评选的老林业人回忆,月季是传统花卉,那会儿虽然种得没有现在这么普遍,但公园里、市民自己家庭院里,都很常见。月季好看,品类繁多,并且花期长,在北方的气候环境里,能实现三季开花,这是别的花不能比的。所以,月季当选并不意外。

月季花期超长的个性,也被历代文人墨客所称许。如北宋诗人张耒说,“月季只应天上物,四时荣谢色常同。可怜摇落西风里,又放寒枝数点红。”清代李笠翁甚至给月季取了个别名,叫“断续花”。他说,“花之断而能续,续而能断者,只有此种。因其所开不繁,留为可继,故能绵邈若此。其馀一切之不能续者,非不能续,正以其不能断耳。”寥寥数语,概括出了月季的开花特点,并且还在其中注入了几分哲学的味道。

月季花廊绵延250公里

转眼间,月季当选北京市花已经32年时间。这32年里,月季在京华大地四处绽放,已经从过去的公园绿地和市民自家庭院的小花池里,蔓延到北京的各个通衢大道、大小公园、居住小区、街心花园里。

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二环、三环、四环等几条主要环路的分车绿化带月季。1米多高的藤本月季,在车水马龙的道路中央,密密织起一道颇具梦幻色彩的月季花墙。金色的、淡粉的、绯红的、橘红的、鹅黄的、雪白的……你能想得出的靓丽颜色,都幻化作一个个甜美的花朵,意气风发,在春风里绽放开来,还带着阵阵幽香气息。

“我一个那么痛恨堵车的人,看见这么多、这么美的月季,心里立刻舒畅了,没那么堵得慌了。”经常开车路过北三环的市民张蓓蓓说。她笑道,一到春天,她的“路怒症”就缓解不少,有时候为欣赏这份春天的“小美好”,还会在环路上多跑一段。

在北京,像三环路这样被月季簇拥的主要干道已达250公里,这蔚为壮观的“月季项链”,成为北京城里一道独特的风景。

市园林绿化局城镇绿化处揭俊处长介绍,北京大规模种植月季有五个重要的历史契机:第一个契机要追溯到1963年,“月季夫人”蒋恩钿在京津建立4个月季园。其中天坛月季园的月季盛开时,京城百姓争相赏花,在当时绿化覆盖率并不高,植物单一、开花植物少的大背景下,美丽缤纷的月季花深入人心。

第二个重要契机是1987年月季、菊花当选北京市花,三年后北京举办第十一届亚运会,这是新中国成立40年来第一次举办综合性的国际大赛。这期间,二环、三环路上栽植了大量丰花月季,包括“小桃红”“杏花村”“红帽子”“冰山”等丰花月季品种得到了普遍推广。与此同时,园林绿化部门还在三环路上试种了藤本月季“光谱”“御用马车”“西方大地”“安吉拉”等,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由此北京开始尝试引种、筛选适合环路种植的藤本月季。经过无数次的尝试,确定藤本月季是北京环路的最好选择。这是因为藤本月季具有良好的攀援特性,可以沿着支架向上生长,占地空间小,同时藤本月季耐修剪,可以修剪出各种需求的造型。为此,上世纪80年代起市园林绿化部门就开始不断从国内外引进适宜的品种,并进行反复试验筛选。

第三个契机是2008年奥运会筹办期间,北京集中改造三、四环路的绿化,大量种植“光谱”“御用马车”“安吉拉”“橘红色火焰”“金秀娃”等藤本月季,2007年在三环路中间分车带出现月季花墙,后续扩大至整个三环路、长安街、建国路、德外大街等城市主干道、快速路以及奥运场馆周边。

第四个契机是2010年,北京市园林绿化局成立了“花卉育种研发创新团队”,集中研发包括月季在内的七大类花卉自育工作。“凤凰之光”“天香”“红五月”等一大批月季新优品种得到市民的认可,现已大面积推广种植。

第五个契机是2017年以来,北京多次举办“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等国际盛会,月季景观再次提升。二、三、四环补种各类月季5万余株,打造环路“月季大道”。持续十多年的大规模种植和精心养护,让北京“月季项链”愈发光彩夺目。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的统计显示,近5年来,北京每年种植的各类月季都在100万株左右,2017年更是达到了200万株。目前,除二环、三环、四环、五环路外,包括奥运场馆周边、各个重要联络线,北京全市的月季栽植面积已经达到了2.5万亩,各大花卉生产基地、植物园、公园等栽培的月季品种总计超过2500个,包含藤本月季、灌木月季、地被月季、微型月季、丰花月季、香水月季、古老月季等多个类型。其中在城市公园、绿地、住宅小区广泛推广应用的有上百个品种,比30年前增加了近10倍,种植总量5000余万株。

几代人接力自育“北京种”

月季好看,但对于园林人来说,一个不是很爽快的事实是,很多年来,北京栽植的月季大部分是国外选育的洋品种。事实上,中国才是月季的故乡,1867年世界上第一朵现代月季的诞生,就是中国古老月季与欧洲蔷薇嫁接的结果。“可以说没有中国的古老月季,就不会具有超长花期特性的现代月季诞生。”这是世界普遍的共识。

然而,“墙内开花墙外香”。当前月季育种势头最强劲的公司都在德国、法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中国被远远落在了后面。在北京,培育自己的市花月季品种,成为几代月季育种人的不懈追求。

暮春,走进位于花家地南街的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月季研究所的办公楼里空无一人。所有的科研人员都在试验田或者冷棚里忙活。研究所的教授级高工冯慧先是下地采集了一株三倍体蔷薇的数十个花苞,放到液氮罐里冷冻,准备送到专业实验室进行基因重测序。又钻到月季冷棚里,和其他研究人员一起采集花朵。一个个将开未开的鲜嫩花苞被从枝头揪下,看似“暴殄天物”,实际上是为了更好地采集花粉,为下一步培育新品种做准备。花粉采集后,科研人员将按照事先制定好的“配对”方案,给作为母本的月季人工授粉,并期待大自然的奇迹发生。

“现在我们所已经收集了包括900个现代月季品种、40个中国古老月季品种在内的1000多份种质资源,再过一两年要达到2000份。从里面挑适合杂交育种的父本和母本进行配对、杂交,预计今年可获得杂交子代1万余株。”冯慧说。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背后,是日复一日的风吹日晒,辛勤劳作。研究所的十来个人,不分男女个个都戴着一顶草帽,鞋底沾着黑乎乎的泥土,远远一看,和村里劳作的农民竟差不了多少。听起来光鲜浪漫的月季育种,其实是个挺累人的活计。

在冷棚里,一簇花枝低矮、花朵紧凑的浅粉色小花型月季吸引了记者的目光。“这是‘水果冰淇淋’和‘金太阳’的杂交品种。”冯慧介绍,“水果冰淇淋”是妈妈,花瓣是白色、单瓣儿的,植株较为健壮;“金太阳”是爸爸,这是一种小花型月季,花瓣是金黄色的。然而,它们繁育出来的后代却既不是金色的,也不是白色的,而是浅粉色,和“爸爸”一样,植株低矮、整齐,将来可以作为地被月季在北京绿化带里种植。“这是大自然的奇迹。”

这样的奇迹并不是每次都会发生。“这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要付出同时还要有一定的运气。培育一个优秀的新品种最快也要10年时间。”月季研究所高工卜燕华说。

经过几代人接力,现在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已经培育出7个自主知识产权月季品种,包括“春潮”“红五月”“桔月”“东方之珠”等。还有5个新品种正在申请。其中,高工巢阳培育的“红五月”现在已经应用了100万株。

北京自育品种多为北京的气候条件量身订制,普遍具有抗寒、耐旱、抗病虫害、好管理等特点。除了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中国农业大学、中国农业科学院等在京高校、研究机构也加入到自育月季的队伍中来。截至目前,北京市自育月季新品种已达70多个。在2016年北京举办的世界月季洲际大会和今年的北京世园会上,北京自育品种月季荟萃一堂,向中外游客展露芳华。

百万月季栽进村庄社区

海淀区花园路街道,有个月季园小区。虽以月季命名,但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小区里并没有一株月季。

月季园的“徒有虚名”,在两年前的春天画上句点。5月初,走进月季园小区,北门左拐,就是一片月季花海。淡粉、绯红、鹅黄、洁白的月季花,朵朵盛开。

跟老人们一打听,这片月季园是拆违拆出来的,过去垃圾乱堆,棚子乱支。拆违后,腾出来这片1000平方米的空地。社区干部征求意见,很多老住户提出“不如建个月季花园,让我们这个月季园小区真能看到点儿月季。”

说干就干。这片1000平方米的月季花园在居民提议的当年就建成了,引种的数千株月季春夏秋三季绽放,成了小区里最靓的景点。

“北京市民对月季是有感情的,看着亲切,管着皮实,种哪儿不挑地儿。”首绿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从2014年开始,首绿委连续5年开展“市花月季进社区”活动,把数百万株月季花苗、盆栽月季等,送到市民身边,为北京增彩延绿。

大兴区魏善庄镇半壁店村,紧挨着2016年世界月季洲际大会主场馆。进村,扑面而来的就是浓浓绿荫。500米长的银杏大道从村西一直延伸到村东,林下,呈带状种植的月季色彩纷呈。“借着2016年月季大会的东风,村里把环境整个儿地提升改造了。还别说,种的这点儿月季,都成村里的景点了,大伙儿遛弯儿都爱在这一片溜达。”村干部说。

门头沟区妙峰山镇桃园村,借着美丽乡村建设,在环村步道两侧种上了月季、桃树、百日菊等色彩斑斓的花灌木,与村内十余株古槐树和古松柏交相辉映。经过绿化美化,全村的绿化率已达64.7%。因为月季三季常开,桃园村春夏秋都有了跃动的色彩。

前门杨梅竹斜街、东四流水巷……一簇簇月季在疏解整治腾出来的空地中绽放,居民自己当花匠,精心呵护,并互相交流养护经验。

这样的村庄、社区、街巷还有很多。

月季不仅妆点了城市,还走进了市民的生活。近几年北京的鲜花市场上,一种盆栽的微型月季颇为走俏。花朵盛开仅一元硬币大小,难得的是花量大,花瓣层次多,清新怡人的淡粉色颇得都市年轻人的欢心,一个个作为“心头好”摆上了案头。

还有越来越多的市民,爱上了园艺DIY,在天台上、院子里种起了可以爬高的藤本月季,闲暇里领略一树繁花的乐趣。

绿化部门介绍,北京已是全世界月季栽植面积最大、应用最多的首都城市。满城月季,让北京这座大国首都,有了不一样的温柔和浪漫色彩。它带来的不仅是靓丽的城市景观,更在潜移默化中塑造着城市的气质、风韵,温润着人的品质。

眼下正值月季最盛最美的时候。月季之城——北京,欢迎您的到来。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