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莫在“如”字上犯了糊涂

切莫在“如”字上犯了糊涂

赛场如战场,商场如战场,市场如战场……我们时常会看到这样的比喻。谈到战争时,也会这样讲:打仗和备战打仗是军人的天职,就如工人要做工、农民要种田一样。

如者,相似也。我们之所以频频用到“如”字,是因为各种“场”与战场确有一些类似之处。比如,赛场和商场都有一定的对抗性,也讲求战略、谋略及战术。再比如,做工、种田是工人和农民的主责主业,都要倾心尽力,等等。

但是,“如”毕竟是相似,尤其与战争相提并论时,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一位军事家说:“军人与工人不一样,工人依据市场原则,以劳动换取金钱;而军人依据价值原则,以生命换取国家尊严。”农民有农闲期,工人造了次品还能重来,而军人则不能,这是本质的区别。因此,我们绝不能在“如”字上心存幻想。

“战争是迫使敌人服从我们意志的一种暴力行为。”这种“暴力”的残酷程度是无以复加的,是任何比喻中的“战场”无法比拟的。商场失利,无非血本无归;赛场失手,无非丢失奖牌。而军人面对的战场,是血与火的比拼,是胜与负的博弈,是生与死的较量。湘江一役,红军人数锐减。革命遭受重大挫折,带血的数字,是最悲壮的记录,也是最锥心的警示。

血火战场无亚军。商场失利,还可东山再起;赛场失手,仍可从头再来。然而,战败不仅意味着没有翻身的机会,更有可能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自古以来,多少政权颠覆,多少国家衰亡,多少文明湮灭,多少梦想破碎,都是战争失败结下的苦果。一部中国近代史,是一部屈辱史,也是一部战败史。从鸦片战争,到中法战争;从甲午战争,到八国联军侵华战争……失败,溃败,惨败,一败再败,一步步地演变为国势衰微、民族危机,最终导致生灵涂炭、国破家亡。

战争,作为人类最残酷的发明,其暴力性的本质永远不会改变。历史法则如钢铁般冰冷,和平与发展并不等于安全。美国历史作家詹姆斯·布拉德利在纪录片《即将到来的对华战争》中说:“当你从北京最高的大楼楼顶向四周望去,你会发现太平洋、韩国、日本都是美国的军备,关岛都快被导弹压沉了,而所有这些军备都对着中国。”这警示我们,中国周边强敌环伺,战争危险现实存在,“今夜准备战斗”绝不是一句口号,而是一种现实忧患。

历史证明,和平只是战争的间隙。对于当代的广大官兵来说,战争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说陌生,是因为我军许多年没有打过仗了。说熟悉,是因为战争从未离我们远去。据不完全统计,仅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70多年间,世界上爆发的大大小小的战争就有500多次。放眼当今世界,阿富汗战场硝烟弥漫,叙利亚战争阴云密布,霍姆斯海峡剑拔弩张,很多地区冲突不断。战火频仍,狼烟四起,一次次把军队推向“罗马角斗场”,接受生与死的考验。

然而,一些官兵仍在“如”字上想当然,认为天下太平,战争一时打不起来;有的感到当兵几年,不可能这么巧,正好遇到战事;有的觉得就是打起仗来,也不一定轮到自己;还有的认为,信息化战争打的是芯片,是不见面的战争,危险性、残酷性已大大降低。“三军以戒为固,以怠为败。”“刀枪入库”的悬崖下,必是“死于安乐”的深渊。如果我们戒而不备、麻痹松懈,一旦战争爆发势必陷入被动,关键时候上不去、拿不下、打不赢,就可能被迫吞下任人宰割的苦果,坑了国家,害了民族,苦了百姓。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我们向往和平的天空,但必须防止战争阴霾的迫近。宁可备而不战,不可无备而战。肩扛备战这座山,等待出征这道令,强化忘战必危的忧患,砥砺敢打必胜的刀锋,我军才可能平时慑战、危时止战、战时胜战。

(作者单位:河南省濮阳军分区)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