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新基建提速影响几何

2020新基建提速影响几何

核心提示: 新基建既是实现“十三五”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基础条件,又是实现疫后经济重振的物质基础。不同于传统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的投资对象集中在5G基站、特高压、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等七大领域,这些基础设施功能几乎全面覆盖国民经济、社会生活和公共管理等多个方面。新基建“提速”,有利于助推疫后经济结构优化调整和产业技术升级,为经济转型升级注入“数字动力”。

【摘要】新基建既是实现“十三五”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基础条件,又是实现疫后经济重振的物质基础。不同于传统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的投资对象集中在5G基站、特高压、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等七大领域,这些基础设施功能几乎全面覆盖国民经济、社会生活和公共管理等多个方面。新基建“提速”,有利于助推疫后经济结构优化调整和产业技术升级,为经济转型升级注入“数字动力”。

【关键词】新基建 数字技术 数字经济 【中图分类号】C913 【文献标识码】A

当前,全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态势不断巩固和拓展。但境外疫情扩散蔓延,对世界经济产生不利影响,也带来了新的挑战。新冠病毒的突袭危害居民生命安全,也打乱了国民经济的正常秩序。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我国GDP为456614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比上年同期下降1.6%。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26053亿元,增长0.9%;第二产业增加值172759亿元,下降1.9%;第三产业增加值257802亿元,下降1.6%。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666元,比上年同期名义增长2.4%,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1.3%。可以预见的是,受疫情冲击的中国乃至全球,经济衰退不可避免。为此,我国将疫前已实施的新基建进一步提速,旨在以新基建助推疫后经济振兴。笔者以为,疫后经济振兴的关键在于数字经济的发展,新基建无疑是数字经济发展的硬核。

全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阶段,提速新基建实施进程和加大新基建投资力度适逢其时

新基建是我国根据国际经济和科技发展的大背景而提出的战略选择,新基建投资已经在“十三五”期间正常实施。在全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的现阶段,提速新基建实施进程和加大新基建投资力度适逢其时,新基建可助推疫后数字经济发展,带动国民经济振兴。

为适应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大趋势,我国印发了《“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按《规划》要求,到2020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GDP的15%,形成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制造、生物、绿色低碳、数字创意等五个产值规模10万亿元级的新支柱。随着近年数字技术融合实体经济并广泛应用于国民经济的趋势,我国迫切需要加快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数字化、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既是实现“十三五”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基础条件,又是实现疫后经济重振的物质基础。不同于传统基础设施建设主要是钢铁、煤炭、地产、水泥、铁路、公路、桥梁、水利等领域,我国政府从防控与生产“两手抓”的实际出发,确定新基建投资对象集中在5G基站、特高压、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等七大领域。这七大领域基础设施和装备都是具有数字化、智能化功能的系统配套设备和装备。这些基础设施功能几乎全面覆盖国民经济、社会生活和公共管理等多个方面。

1596437717958

新基建投资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基础设施建设,属于固定资产投入。由于疫情造成国民经济衰退,疫后需要从战略性新兴产业基础设施建设入手,重振国民经济。根据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原理,固定资本更新是再生产周期的物质基础。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过后,全社会经济陷入萧条,要使经济从萧条中走出来,资本家们就必然从固定资本更新开始。经济衰退时期,各企业为逐步取得竞争优势,纷纷采用新技术,以新设备替代旧设备,实现固定资本更新。这首先使得生产资料生产部门得以恢复,劳动者就业增加;随之而来是劳动者收入增加,从而为消费资料生产提供了需求,消费需求再拉动消费资料生产的恢复;进而商业和金融活跃起来,全社会经济终于恢复。虽然马克思揭示的是资本主义再生产过程,但固定资本更新也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疫情带来经济挑战,应对挑战就同样需要以固定资本更新为基础,提速新基建恰逢其时。具有数字技术功能的基础设施和装备正是数字经济的硬核,是国民经济振兴的新动能。

新基建助力疫后数字技术升级,助推疫后经济结构优化调整和产业技术升级,为经济转型升级注入“数字动力”

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短暂且有限的,不会改变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新基建将进一步助推疫后经济结构优化调整和产业技术升级。智能医疗手段、数字化经济运行和网络化公共管理等的实践,倒逼数字化转型加速。例如:淘汰传统落后生产设备,积极采用数字化、信息化技术手段;创新数字技术和数字产业,传统产业与数字技术融合和实行生产方式变革。为适应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需要,需加快产业技术升级,完善相关技术设施。鉴于疫后经济振兴的迫切需要,新基建投资大幅度提升,将为数字技术和数字产业发展带来机遇。可以说,新基建提速为经济转型升级注入“数字动力”。疫后产业升级重在技术升级,以数字技术融合战略性新兴产业,为之提供数字装备。新基建不仅为这些战略性新兴产业尤其是涉及数字经济的新兴产业提供基础设施,也为数字技术融合国民经济各产业提供了基础条件。可以说,面对国内外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以数字技术应用和数字经济发展为经济转型升级主要方向,为在国际经济竞争、科技竞争中实现“弯道超车”提供新的发展契机。

数字技术融合国民经济将助力数字经济快速发展。中国数字经济规模从2008年的4.8万亿元上升到2018年的31.3万亿元,占GDP比重从15.2%上升到34.8%①。面对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我国在公共应急管理和国民经济运行上,数字技术应用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在疫情防控大考中,以工业互联网平台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也反映出我国在信息化数字化等方面的支撑不足,疫后国民经济全面恢复更需要以新基建为引领,以战略性新兴产业建设为起点。关键要实现数字技术融入新兴产业,以数字经济发展带动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

新基建将助推数字农业发展。相对于工业和服务业,我国农业数字化还比较滞后,因而具有更大拓展空间。数字技术融入农业,将为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型提供技术支撑。在农业种植业方面,大数据分析的应用、5G基站的布局、互联网的覆盖和数字农业机械的使用,在提升种植业数字化水平的同时,结合农田水利建设、土壤改造、生物育种,将会使种植业经营效率大幅提升。在畜牧业、渔业等方面,利用大数据分析和互联网平台,提高畜牧业、渔业产品经营效率。在农产品交易环节,大数据分析和互联网平台为农业提供市场信息服务、金融服务、营销服务,实现农业服务数字化,农业产供销一体化。

新基建助推数字工业发展。大数据、5G基站和工业互联网的建设为数字工业提供技术条件。在广义互联网基础上搭建工业互联网平台,将有力推进国民经济的产业数字化。一方面,工业互联网带动传统制造业技术升级,实现生产组织的线下与线上联通,生产要素的线上和线下的有效配置。传统制造业、采掘业和建筑业实现智能化升级,拓展工业机器人的应用领域。通过大数据、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的协同作用,使工业部门跨行业联动成为现实。另一方面,工业互联网应用于新兴制造业尤其是现代装备制造业,结合现代信息产业的发展,将是未来新的经济增长点。工业制造业数字化将进一步巩固“中国制造”的世界地位。现代信息产业和新兴装备制造业,包括城际高铁和轨道交通设备、新能源汽车及充电桩设备,都是数字技术应用基础上数字经济的一部分,数字工业正是国民经济发展的支柱。

新基建助推数字服务业发展。随着数字技术与服务业的融合,数字服务业规模和质量都将大幅提升。其一,居民生活服务数字化。新基建的落实,5G基站加速建设,互联网的全面覆盖,移动通讯工具大众化,数字技术转化为智能服务,渗入社会生活方方面面。数字经济服务民生,开辟居民网上教育、线上医疗服务、电商服务;还有智能清洁服务、智能厨房、智能养老服务,以及“滴滴打车”和共享单车等运载工具直接服务民生。其二,企业生产服务数字化。大数据分析、5G基站建设和互联网覆盖,有利于企业生产要素采购和产品销售的一体化发展;交通运输数字化、互联网金融、商业信息化,高效地为企业提供数字化服务。其三,公共服务数字化。在全民抗疫期间,卫生部门借助互联网和大数据分析,高效地查询疫情、救治病患、防控布控;交通运输、公共安全、社区管理部门借助数字技术实现对疫情管控、公共秩序维护和居民基本生活保障。随着新基建的提速,数字技术的升级,疫后公共服务领域数字化将进一步拓展。网络教学服务、智能医疗服务、会议平台服务、网上办公服务,将大大普及。

新基建本质上是信息数字化基础设施,七大细分领域将如何发力

随着新基建项目的实施,必将带来疫后相关产业数字技术升级,并带动一系列上下游产业的联动发展。新基建本质上是信息数字化基础设施,5G、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虽然早已起步,但要形成大规模、普遍化的应用,并带动千行百业数字化转型,还需要这些基础设施本身的完善部署。

5G基站是大数据中心和人工智能等相衔接的信息联结平台。5G基站支撑经济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带动电信运营业、设备制造业和信息服务业发展。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等均大幅提高5G建设的资本支出预算。5G建设将刺激芯片模组、射频器件、基站设备、传输设备等上游生产制造环节及操作系统,以及云平台、系统集成等软件服务环节,带动下游居民信息消费和5G与垂直行业融合应用的发展。5G移动服务促进居民信息消费,为企业产销提供互联网平台服务,5G正是国民经济数字化的基础。

大数据中心是以互联网为平台,也被称作云计算中心,进行数据存储、挖掘分析和应用服务的组织。大数据中心的功能是为各类经济主体和社会管理机构提供数据分析服务。大数据中心的数据提供具有海量性、便捷性和真实性。如果说数字技术是数字经济和国民经济的基础,那么大数据既是数字经济的基础,也是数字经济的细胞。

工业互联网是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的平台。工业互联网直接将数字技术应用于制造业,带来工业制造业技术升级,促进数字工厂、数字制造的加速发展。工业互联网以信息网络和大数据应用为基础,联接产业上下游,实现相关产业和跨行业协同。“互联网+”将数字技术与工业各行业联结起来,大大提高了工业制造业资源配置效率,便捷了生产和流通之间的衔接,为工业转型升级指明了方向。

人工智能是具有部分人脑功能的智慧化的生产设备和工具。人工智能作为高端化的数字技术和装备,应用于国民经济各部门,直接作用于生产操作环节,在智能制造、智能服务上发挥了极大作用,也为智能交通、智能城市、智能社会等提供了必要的技术服务。人工智能不仅成为我国经济创新发展的新动能,而且成为助推我国各行各业转型升级的新引擎,成为数字经济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力。人工智能的重点是AI芯片和传感器等基础设施建设,智能产业将成为国民经济的新增长点。

特高压是指800千伏以上直流电和1000千伏以上交流电的新兴电能产业。特高压建设一方面将满足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电能需要,以及满足信息高速公路和城市发展的需要,同时也为电力传输提供必要条件,为数字经济尤其是物联网提供稳定高效的电能。特高压输电具有远距离、大容量、低损耗、高效率的优势,建设以特高压电网为骨干网架的坚强智能电网,能够促进大煤电、大水电、大核电、大型可再生能源基地的集约化开发利用。特高压建设可带动电源、电工装备、用能设备、原材料等上下游产业发展。特高压产业建设有利于改变电力能源发展不平衡问题,合理布局和开发我国的能源资源。

城际高铁和城市轨道交通是赋予更多数字技术的现代交通。新基建加大投资城际高铁和城市地铁建设,也将为居民提供更优质的出行服务,为改善民生和城市交通提供机会,为运输设备制造业带来发展机遇。

新能源汽车充电桩是新能源汽车的配套设备。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将促进新能源汽车产业,居民运载工具改善,绿色交通、电力清洁利用,等等。为汽车制造业和电力工业和充电站设备制造业带来发展机遇,为居民出行带来更大便利。

总之,新基建既是疫后经济振兴的起点,也是数字技术升级和数字经济发展的硬核。

(作者为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注释】

①《数字经济治理白皮书(2019)》,北京: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2019年。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