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赫宁根大学“金三角”模式的创新与实践

瓦赫宁根大学“金三角”模式的创新与实践

尊敬的各位嘉宾,很高兴也很荣幸今天能够和大家交流,能够探讨荷兰“金三角”的模式,请大家看字幕。

目前,我在荷兰瓦大的一家创新农场上班,见证了荷兰创新生态系统的演化。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一直很多私企、农民和政府保持紧密合作。首先请允许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创新的定义。创新就是在实践中可以得到一些新的事物,在公司,在农场有些新的事物,它不仅是思考,不仅是技术,不仅是知识,或者不只是方法,它是在实践中产生积极影响的新事物,而且它会帮助我们解决一些新的问题。

给大家分享一个小的案例,假设在一家公司或者一家实验室中,或者在一个知识机构中发现了一种新的分子来对抗植物的疾病,而且这种分子是非常有效的。这种新分子在实践中是否会真的有效呢?是否能改变我们的实践呢?我们考虑到它是在实验中发现的,我们需要去进行探索、去验证,我们需要考虑到使用的浓度,在哪个阶段来进行使用呢?以及在植物的哪个部分来进行使用这样的分子呢?而且农民是否会相信他的这种益处呢?是不是真的选择这种分子来进行使用呢?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去认真探讨。因为我们知道有时候在实践中需要真正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创造一种很好的生态体系,在荷兰五十年前就开始建立起这种很好的创新生态。

为什么政府可以帮助我们来进行有效的实践呢?而且我们知道农业的发展能够帮助我们去应对未来这些挑战,能够让我们国家变得非常强大。而且通过这些研究,在不同的领域之中可以更好地和农民进行合作,来建立起创新的示范农场,而且能够和农民一起来管理这些农场。这种创新的生态体系开始是非常成功的,给大家分享一些数据。包括在温室中,在50年代番茄的产量是每平方米30公斤,增加达到了60到70公斤,这就是一种很好的创新生态的发展,促进农作物产量增加一倍甚至更多。当然不只是创新生态体系的问题,我们考虑到每个系统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以及整个价值链的重要性,因为我们需要生产更多的食品,需要有更多的原材料,而且价值链变得更加重要。价值链更加强大,它能够帮助我们实现更多投资,而且我们有更多投资、有更多的产量、更多的产品,但是这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在80年代的时候就注意到这些农业现代化发展带来一些副作用,包括对环境产生的副作用,对于人类、动物健康产生的影响、对环境产生的影响,还有在生物多样性方面的影响,因此我们需要做一些事情,而且会带来一些生态系统的发展,因为我们知道这些农民和政府在当时并没有同样的目标,他们在最后达成了一致,但是当时没有,他们需要去形成一些一致性。这些公司在这种生态体系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且他们设立了自己的发展议程,他们需要有更多的创新、更多生态的发展。但是这些公司不只是处于主导地位,我们知道政府也是需要提出一些很好的设想,政府会说这是我的一些愿景,需要和政府进行配合,我们这些政策能够反映出社会的需求,而且能够反映出荷兰人民的需求。同样也有越来越多的大学加入其中,加上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更让我们能够看到有很多的问题是长期难以解决的,而且是非常棘手的。想解决长期存在的问题,就非常需要基础知识作为支撑,这个时候基础设施在这样一个生态体系当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像这样一些研究才能持续下来。

这些大学从最开始的时候就参与到了示范农场的工作,一直持续到最后。第一个例子是精准农业,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复杂,如果我们想要实现精准农业,我们需要传感器、数据流动、数据存储、算法、应用程序和机械等等。在不同的机构和不同的利益相关方分布在不同的环节当中,我们需要把它们结合在一起,才能打造出更好的,更加实行可用的方案。如果我们在精准的农业上得到成绩,在大范围来讲每个行业来讲都可以让我们领先于旁人。

第二个例子,我之前说过环境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给农业带来很大的挑战,带来很大的问题。现在我们面临的是用不同的方式工艺来生产我们的食物,用更加生态的方式,现在这种方式是通过政府、农民、企业、非政府机构共同研发出来的。

同时可以保护生物多样性并且利用生物多样性⋯在我演讲的最后,我想简单谈一下我京瓦创新中心的理解和展望。

首先我想说,在荷兰成功的创新生态系统不一定能够轻易地被全盘照搬到另一个城市。因此,我们需要对其进行调整、修改,让其具有自适应性。但是这个创新生态系统中的一部分构建模块是不变的,是可以非常容易的被中国尤其是北京的生态系统所运用。比如应用型研究,京瓦中心将在这一个方面发挥关键作用,这也意味着要对京瓦的员工提出一些要求,这些员工需要持续性的寻求合作,需要了解哪些知识是可以从大学里获得的。哪些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可以从其他公司和合作伙伴那里找到的,我对京瓦中心非常有信心,我也很高兴能够为京瓦中心的设计做出贡献,并且我真诚的希望我们可以帮助创新在实践中真正的实现。

谢谢。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妗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