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全球化大势不可逆转

经济全球化大势不可逆转

[中图分类号] F114.4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0529-1445(2020)09-0017-04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这场变局更为波谲云诡。面对突如其来的风险挑战,人类又一次站在了十字路口。选择全球化还是逆全球化、开放还是封闭、合作还是对抗、互利共赢还是零和博弈,是一个关乎各国共同利益、关乎人类前途命运的重大课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古往今来,人类从闭塞走向开放、从隔绝走向融合是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我们要以更大的开放拥抱发展机遇,以更好的合作谋求互利共赢,引导经济全球化朝正确方向发展。”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代潮流浩浩荡荡。只有透过变乱交织的表象,牢牢把握世界发展的本质和规律,才能挺立潮头、把握未来,创造人类更加美好的明天。

逆全球化不符合历史发展大趋势

全球化以世界范围内的国际分工为基础,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科技进步的必然结果。早在19世纪中叶,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就极富洞察力地提出,“我们的时代”的显著特征和基本标志是“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相互往来和各方面的相互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的生产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历史和现实日益证明了这些预言的科学价值。生产全球化促进了贸易全球化和金融全球化,人类经济活动超越国家、民族的界限逐步融为一体,人类交往的世界性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深入、更广泛,各国相互联系和彼此依存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频繁、更紧密。全球化促进商品和资本流动、科技和文明进步,极大地推动了世界财富的增长和民众生活水平的提升。

历史的发展从来都不是一条直线,世界总是在曲折中前进。一段时间以来,欧美一些原本积极推动经济全球化的国家出现了逆全球化思潮,反倾销、反补贴、反移民等形形色色的保护主义不绝于耳,各种排外主张甚嚣尘上。在此背景下,逆全球化等人为推动和肢解经济全球化的言行愈演愈烈。原因主要在于:一是曾经的全球化引领者出于维护霸权的考量,以逆全球化而动的经济代价作为要挟对手的筹码,逆全球化被用作霸权主义的工具。二是一些国家的政党以政治诉求绑架经济发展,利用全球化进程中的某些政策失误来打击政敌,逆全球化被用作国内政治纷争的工具。三是全球化不仅带来了先发国家与后发国家之间的贫富分化,也带来了发达国家内部的贫富分化,逆全球化被发达国家中平民群体用作表达重建利益格局诉求的手段。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使经济全球化与民族国家的矛盾、全球化秩序与个体利益的矛盾、全球化治理与既得利益的矛盾更加突出,政治权威、民粹主义、单边主义崛起,逆全球化思潮前所未有地冲击着世界秩序。

全球化不是人为造出来的,也不会因某些人、某些国家的意志而逆转。必须看到,困扰西方发达国家的内部债务危机加重、贫富差距加大、社会矛盾加剧等问题并不是全球化造成的,把这些问题简单归咎于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实,也无助于问题解决。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在一定时期内对经济社会造成较大冲击,但全球化基础犹在、动力不减。从资源配置看,以自然资源差异为基础的传统的国际分工,日益让位于以现代新科技、新工艺为基础的新型国际分工,国际分工更加精细和复杂;从科技进步看,以新一代通信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数字经济正蓬勃发展,与之相关的产业变革离不开经济全球化;从经济增长看,国际贸易、国际投资和跨国劳动力的增长仍然是世界经济持续增长的基本动力。当生产要素和产品在全球自由流动,任何国家和民族都可以凭借自己的比较优势,通过国际分工和世界贸易获利,因此全人类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就是经济全球化的不竭动力。

互利共赢是世界经济发展的潮流

一个国家要发展繁荣,必须把握和顺应世界潮流。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今世界的潮流只有一个,那就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赢者通吃、零和博弈不是人类发展之路,包容普惠、互利共赢才是越走越宽的人间正道。新冠肺炎疫情再次证明,面对全球性挑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立应对、独善其身。在多边框架下加强团结、协调、合作,是国际社会携手应对疫情挑战的唯一正解,也是人类应对全球经济挑战的唯一正解。

在人类命运面临严峻挑战的关键时刻,我国用了两个多月时间便将新冠肺炎疫情置于控制之下,但同时,我国第一季度产能不足,汽车、通信设备、电子、机械等几个行业减产明显,这对欧、美、日三大经济体形成强烈冲击。随着这些发达国家相继陷入严重疫情,中国出口的订单大量减少,进而影响其他配套企业,经济复苏同样受到严重影响。由此可见,新冠肺炎疫情将各国人民的前途命运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从防控阻击疫情到防止境外疫情输入,再到恢复经济社会活力,都离不开紧密有效的全球合作。相反,在全球最需要深度合作的情况下,西方国家一些政客却大肆鼓吹中美脱钩、中西脱钩,这其中有对经济高度依赖我国的忧虑,有对我国体制优势的忧虑,有对全球地位被其他国家取代的忧虑,但实质是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的极端表现。

中美建交40多年来,中国经济实现了年均约9%的增长,美国经济总量扩大了近3倍,中美经贸合作形成的巨大外溢效应带动了全球和亚太地区的经济发展。中美脱钩这种违背经济规律、国际规则和公平秩序的言行,既不能有效解决西方国家国内所面临的实际问题,也无助于解决全人类所面临的共同问题。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发展,贸易与投资相互交织,生产要素大规模跨境流动,形成了环环相扣、不可分割的全球供应链、产业链和价值链。从国际贸易层面看,中美乃至全球的商品进出口贸易都是按市场规则优化配置的,人为脱钩必然会增加企业成本,给生产者带来损失;关税增加、中间品价格上升、产业体系重建带来的销售成本增加,必然使消费者蒙受损失。从国际分工层面看,分工的背后是人力资本和要素的深度组合,是庞大复杂的产业配套和体系化的生产能力,是几十年逐步积累形成的。中美在国际分工中均占据重要位置,一方如果强行脱离这一体系,既伤害他人,也伤及自身。重建国际分工体系,需要付出高昂的企业迁移成本、人员培训成本、产业链再造成本,同时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种违背市场规律的行为必将引发高成本、低效率的后果,必将使得原本陷入衰退的世界经济雪上加霜。

面对动荡不定的世界,只有坚持团结协作,才能实现共赢、多赢。18世纪,英国对北美实行贸易保护政策,直接刺激和推动了美国独立,英国不但失去了北美大市场,还培养了一个取代自己世界地位的经济大国。20世纪30年代,美国出台《斯穆特—霍利法案》,对他国进口加征高关税,引发全球贸易战,不但加剧了全球经济萧条,美国也未能独善其身。20世纪上半叶,世界伴随战争、革命、崩溃、萧条、以邻为壑,人类整体上都经历了不堪回首的坏日子;20世纪下半叶,世界的主旋律是和平、增长、繁荣、改革、开放、全球化、合作共赢,人类整体上都过上了欣欣向荣的好日子。在全球化进程中成立的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机构,为人类大规模协作树立了丰碑,给世界带来了长久的和平与繁荣。明镜可以察形,鉴古可以知今。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震荡,以负责任的态度加强合作,不仅是符合中美利益的唯一选择,也是世界人民的共同期盼。

做经济全球化的示范引领者

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世界历史的全球性时刻已经到来,国际社会日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存的命运共同体,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退回到自我封闭的孤岛。新冠肺炎疫情是人类的灾难,也为世界各国反思全球化、优化全球化、推进全球化提供了契机。消解经济全球化负面效应,引导新一轮全球化走向,需要我们在增强战略定力的基础上积极进取、主动作为。

我国参与和融入全球化对我国和世界都是一个机遇。近代以来,我国与世界的关系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强行纳入阶段。鸦片战争之前,清朝隔绝于世界工业文明之外,在列强入侵中屡战屡败,因而被强行纳入到世界体系之中。二是封闭半封闭阶段。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帝国主义的封锁,我们只好选择向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一边倒”的政策,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艰辛探索社会主义建设之路,直到后来中美建交,国门逐步打开。三是主动融入阶段。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加快学习西方、融入世界,实现了我国与世界关系的历史性变革。历史证明,我国从一穷二白的国家转型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封闭状态转变为世界货物贸易第一大国,从农业大国发展成为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这些成就的取得与融入经济全球化直接相关。同时,开放的中国为世界经济繁荣稳定作出了重大贡献。我国一直以低成本的要素为世界生产各类商品,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提高了许多国家人民的生活质量;我国已经成为世界商品消费第二大国、外资流入第二大国,日益扩大和升级的国内消费是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稳定器和动力源,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年均超过30%,尤其在几次国际金融危机中对于稳定世界经济发挥了重要作用。

进入新时代,我国对外开放格局呈现出一系列新的特征。比如,从引进外资为主,转变为引进外资和对外投资并重;从扩大出口为主,转变为鼓励出口和增加进口并重;从沿海地区开放为主,转变为沿海沿边内陆协同开放、整体开放;从关贸总协定和WTO框架下的货物贸易为主,转变为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共同发展,等等。这些新特征要求当今中国必须从融入和适应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为主,转变为积极参与甚至引领国际投资和贸易规则的制定修订。与此同时,当今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日益突出,南北差距扩大和贫富分化悬殊严重,由此衍生出来的饥饿、疾病、难民、社会冲突等问题困扰着世界各国,而西方国家推行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正是导致这些全球化负面效应的根源所在。面对世界经济问题,以邻为壑搞脱钩、推卸责任拼命甩锅、搞单边主义和逆全球化等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做法注定不会成功,改写全球发展理念、优化全球经济治理的需求就显得更为迫切。

疫情全球蔓延破坏了各国间的人流和物流,打乱了世界经济运行的整体节奏,甚至导致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严重断裂,但是阻挡不了经济全球化前进的步伐。经济全球化促成了世界贸易大繁荣、投资大便利、人员大流动、技术大发展,仍然是历史发展的大趋势。实践证明,发展壮大必须顺应世界发展潮流,继续发展壮大必须主动引领世界发展潮流。当前,在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保护主义上升的外部环境下,必然要求我们坚持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大力推进科技创新及其他各方面创新,形成更多新的增长点、增长极。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而是要通过发挥内需潜力,培育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的新优势,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需要坚持创新驱动,打造富有活力的增长模式;坚持协同联动,打造开放共赢的合作模式;坚持公平包容,打造平衡普惠的发展模式,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推进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经济全球化,实现更加强劲可持续的发展,让发展成果惠及世界各国,让人人享有富足安康。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2]习近平.论坚持和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

[3]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

[4]曾培炎.中美应反对脱钩,加强合作,共同推进经贸磋商[J].全球化,2019,(12).

[5]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20.

(作者简介:李志军,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政治理论教研室副主任、副教授,国防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李琦,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硕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