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区域统一市场建设,逐步形成中国强大的、统一的大市场—— 经济发展战略转换的基础

通过区域统一市场建设,逐步形成中国强大的、统一的大市场—— 经济发展战略转换的基础

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要畅通国内大循环,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全面促进消费,拓展投资空间。这是对中国过去参与全球分工方式的一个重大修正,是经济发展战略的重要转换。“十四五”规划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要体现这种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它对未来中国经济运行必将产生重大的影响。我认为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就是扩大内需和收入分配改革会放在一个极其重要的位置上。

扩大内需是经济发展战略转换的基点,但是这些年我们扩大内需的成效并不是非常显著。十八届三中全会相关文件提出要让中国的内需名列世界前茅,现在中国内需总量大约是100万亿元人民币,仅次于美国,虽然人均水平还有待提升,但是总规模已经不小。不过我们的内需当中存在几个问题:第一,消费性的最终需求比例低于世界平均数,特别是低于发达国家很多,后者居民消费需求占GDP的比例,一般要占到60%-70%,甚至80%左右,而中国的比例大致在60%,这说明最终需求中投资占的比例高。第二,最终需求中政府支出的比例高,国有企业占的比例高,民众的比例比较低。第三,内需结构不均衡,收入分配基尼系数太高,因为消费的边际效应不同,即使经济增长,内需扩大也不多,因为低收入的人消费不起,高收入的人边际消费倾向递减,作为消费的主力军,中等收入者占比较低。

扩大内需以及分配改革,决定未来中国是不是可以形成双循环的基本格局,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内需是中国未来参与世界竞争的工具、手段和资源,我们只有继续扩大内需,尤其是扩大来自于居民的消费需求,才能够真正把世界工厂转换为世界市场,转换为世界的需求中心,才能用中国的市场为中国经济成长和世界经济复苏做出自己的贡献。现在我们的内需大部分是投资,是形成生产能力的供给,而且大部分是政府和国有企业的投资,它不是最终的居民消费需求,这是一个亟待调整的结构性问题。

要进行分配改革,不外乎就是初次分配改革和再分配改革。初次分配改革除了要解决资本和劳动收入的比例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外国人的收入和中国人的收入比例,如江苏GDP比例很高,GDP总量很大,外资占的比重很高。另外,再分配改革就是改革政府分配、政府通过国有企业的分配与居民分配之间的关系,这个关系不是说政府要少一点就合理,而是说政府的支出方向要有所改变。政府的支出方向体现政府的职能,关键的问题是要让政府的增长与发展职能,更多地转向公共服务和福利职能,提高社会成员的公共福利水平,解决目前中国人均GDP水平与居民可支配收入水平之间悬殊大、不匹配的问题,解决6亿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1000元的问题。政府支出如果大幅度地用于改善居民公共福利,就相当于给居民消费增加了安全垫和护城河,居民才可以放心大胆地花钱和消费。

第二个方面,就是“十四五”期间,统一市场的建设会作为国家优先考虑的基础性改革。

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构建新发展格局。一个强大的、统一的市场建设的重要性,在于新发展战略要用国内市场的力量去拉动国内经济循环,使中国市场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循环的重要力量。因此如果没有统一的市场,市场处于分割状态,是碎片化的、功能残缺的,那么这种市场就很难成为内循环的支撑力量,据此也很难把内循环和外循环连接起来。具体来说,一是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我国商品市场发育非常充分、市场功能也很完善,但是我们的要素市场发育迟缓,尤其是土地、高级劳动力、资本市场等功能不完善。这极大地影响我国产业结构调整和现代化产业链建设,使国内经济循环出现堵点。二是国内统一市场建设迟缓,内循环将难以正常开展。以外贸实践为例,国内企业家为什么不喜欢做内贸而更愿意做外贸,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内贸市场不够完善,比如信用程度较低,交易费用较高,而发达国家的市场相对比较成熟和完善。虽然与发达国家企业做贸易取得的利润率可能比较低,但跟其做生意资金一年可能周转4次,国内1年可能只周转1次,因此即使国内利润率可能达到50%,国外只有20%,但周转4次就是80%。这个问题是国际经济研究中非常重要的推论和命题:国内市场发育不良,会导致国内企业更愿意选择出口。三是如果统一市场形成不了,那么国家就很难以这个力量去支撑新的全球化战略。比如轿车行业,其规模经济曲线决定了它至少年产量200万辆以上,中国几乎没有企业可以做到。原因也很简单:每个地方用行政力量保护自己的地方汽车厂,因而我们市场规模虽然很大,但可利用的程度较低。如果市场不统一,一定支撑不了内循环,更支撑不了用内循环去链接和拉动外循环。

上述基本背景,是近年来国家把很多的区域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来推进的重要原因,比如京津冀协同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粤港澳协同发展、成渝地区协同发展,甚至现在还有中部地区、黄河流域等等。过去的区域战略现在纷纷国家化,这个目的就是要通过国家战略来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基础是市场的一体化,通过市场一体化,可以有效地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中国未来这些地区如果都实现了经济的一体化协调、协同发展,那么只要我们在此基础上推动区域之间的相互开放,全国统一市场就逐步形成了。所以下一步推进一体化,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要通过区域统一市场建设,逐步形成中国强大的、统一的大市场,为中国经济发展战略转换建立一个基础。

(作者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理事长、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