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将建600处生物多样性保育小区

北京将建600处生物多样性保育小区

北京已成为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大都市之一,“十四五”期间将动态摸清生物多样性本底情况

北京将建600处生物多样性保育小区

近期北京发现“尖帽草”。这种植物此前并未在北京地区发现过,是目前已知的北京地区马钱科唯一野生种类。受访者供图

调查人员在房山圣莲山进行大型真菌调查。受访者供图

北京密云五座楼森林公园海拔550米的山坡上,生长着一种约6厘米高的小草,它开着小白花,花瓣只有米粒儿大小。

这种植物名叫“尖帽草”,此前并未在北京地区发现过,是目前已知的北京地区马钱科唯一野生种类,北京植物志都没有记载。

10月11日,《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开幕。随着这一国际性会议在中国召开,“生物多样性保护”再次成为公众的话题焦点。

城市不能是生物多样性的“荒漠”,与其他国家首都及国际化大都市相比,北京已成为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十四五”期间,北京每年还将建设120处生物多样性保育小区,让小动物扎堆儿来安家。

“尖帽草”现身密云

近日,在密云区五座楼森林公园海拔550米的山坡上,林业科研人员发现了尖帽草的分布。

“当时,我们正在干旱的阳坡上做调查,在一片苔藓丛中,我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有点眼生的小草。”尖帽草的发现者——北京林业大学生态与自然保护学院博士沐先运说,这株小草个头很小,有米粒儿大小的四个小花瓣裂片。科研人员查询资料并和专家交流,发现这是在北京从未记载过的尖帽草。

北京有野生被子植物150科,尖帽草所在的马钱科就称为北京的第151个科,是一个新记录科、新记录属、新记录种。

以前的研究显示,尖帽草出现过的“最北”位置是河北昌黎的海边,它是水生的小草,通常喜欢湿润的地方。“这次在远离海边的密云山头找到它,大家觉得挺新奇。”沐先运说,尖帽草并非珍稀濒危物种,在南方比较常见。即使并非濒危物种,新的发现也能让大家进一步认识北京地区野生植物多样性的物种组成,可为保护决策提供参考。

近年来,密云已先后发现了北京无喙兰、北方鸟巢兰、铁木种群等珍稀、濒危植物。而随着生物多样性调查的深入,新物种、新分布、新记录正在不断涌现,丰富了北京地区植物区系资料。“其中,兰科植物比较娇贵,环境要求比较高,这些物种出现或种群数量增加,可能暗示着整个生态环境在变好。”

据北京市园林绿化局数据显示,北京地区目前已有记录维管束植物2088种,其中国家及北京市重点保护植物80种,陆生脊椎野生动物近600种。北京已成为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大都市之一。

“有味道”的调查

目前,北京制定了2021-2025年生物多样性调查方案,计划在“十四五”期间实现212个网格调查全覆盖,动态摸清全市生物多样性的本底情况。

实际上,去年,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就在全市对物种多样性开展了全面调查。

北京环科院博士陈龙曾多次跟随调查组前往野外,在他看来,与大气、水、土壤等环境因子的监测不同,生物多样性的调查目前仍主要依靠专家经验。“对北京动植物熟悉的专家在深山老林,凭借丰富的知识和老到的经验,往往一眼就能判断出物种。”

调查人员拍摄、记录遇到的动植物和微生物,除了数量和种类,地理位置、受人为干扰情况等环境信息也要一一被记录清楚。

像苔藓等现场无法直接鉴别的类群,还要采集标本,在显微镜下进一步鉴定。而对于机敏的动物,其叫声、足迹、体毛、粪便都被用来进行辅助观察。“有的专家把粪便采集回去分析DNA,不但能知道这是什么动物,还能了解它的食谱构成。我们开玩笑说,这是‘有味道’的调查。”

生物多样性调查条件艰苦。兽类在山林中自由穿梭,但山林中并没有供人穿行的道路。“有时候专家用手一指远方,说咱们要翻过这座山。走近一看,却是近乎垂直的山崖。”很多鸟类在破晓和太阳落山时最为活跃,调查人员需要提前一天赶到当地,第二天等不到天亮就出发。部分两栖爬行类动物喜欢在晚上出没,调查人员也要跟着“熬夜”。

冬季,部分动物冬眠,另一些动物却在光秃秃的山林中出没。调查人员踏着厚厚的积雪前行,“低温时操作手机调查软件,手冻得不听使唤。”

小动物扎堆儿来安家

“就在当下的秋季,如果抬头仰望,偶尔会看到猛禽在上空飞翔。”陈龙说,目前北京有确切记录的鸟类占全国鸟类物种数的比例超三分之一,在我国北方城市中独一无二。

这种多样性并不仅仅体现在鸟类中。去年北京市生态环境局进行的物种多样性调查,共发现70种北京新记录种,其中,中国新记录种12种。

同时,在北京中心城区,还发现了东北刺猬、黄鼬等动物,日本松雀鹰、红脚隼等猛禽,反映了近年来中心城区增加绿地面积,为野生动物提供了更丰富的栖息地。

从森林覆盖率翻番,到绿隔地区串起“绿项链”,再到小动物扎堆儿来安家,北京的绿化造林实现了从“绿”“美”到“活”的转变。

从2018年起,北京建设了市森林、小微湿地,逐步恢复野生动植物栖息环境,促进了区域生物多样性恢复和维持。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生态修复处处长王金增表示,“十四五”期间,北京要建设600处生物多样性保育小区,发挥生态岛的作用。“每年将建设120处生物多样性保育小区,其中城区20处,平原地区100处。”

王金增描述了生物多样性保育小区未来的样子——在森林、大体量公园和绿地中选择隐蔽性强、食源植物多的区域,通过搭建昆虫旅馆和本杰士堆(人造灌木丛)等方式,为小动物营造栖息地。

“实际上就是留野区,我们会通过种植多刺植物等进行自然软隔离,减少人为对这些地方的干预。从目前的效果来看,本杰士堆给刺猬、黄鼠狼等小动物营造了安静的环境,吸引它们筑巢繁育。”他说,此前绿化主要种植大乔木,而在这些区域将增加灌木的数量,供小动物“藏身”,也使植物层次更丰富。

今后,北京还将把分散的绿地连接成生态廊道,打通动物迁徙通道,促进野生种群的恢复。“廊道中要有绿、有水,有小动物的食物,形成完整的生态系统。比如永定河连接山区与平原,动物可以沿着河道迁徙生活。”王金增说,未来生态廊道将依托河道和高速路两侧绿化建立,潮白河将是重点。

(记者 张璐)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妗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