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毓嶂:希望再为老年群体多做些事

金毓嶂:希望再为老年群体多做些事

1月4日,北京国际饭店,79岁的市政协委员金毓嶂在妻子陪同下来到驻地报到。工作组考虑到金先生的身体问题,特意安排了他的妻子刘秀敏随行照顾。摄影/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1月4日,北京国际饭店,79岁的市政协委员金毓嶂在妻子陪同下来到驻地报到。工作组考虑到金先生的身体问题,特意安排了他的妻子刘秀敏随行照顾。摄影/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金毓嶂在接受采访。摄影/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1月5日上午,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开幕前,79岁的金毓嶂拄着拐杖走进会场,他是本次全会现场参会的政协委员中最年长的一位。来自少数民族界别的金毓嶂,是醇亲王载沣的长孙,连任四届政协常委,履职已有20年。

谈及履职经历时,金毓嶂仍充满热情,“过去做了一些事情,希望接下来还可以再为老年人做些事”。近些年来,金毓嶂的视线转移到老年人的生活上来,连续几年的建议都与之相关。除了自己的切身感受,观察身边老人的经历以及整个社会的老龄化趋势,都让他意识到关爱老年群体的迫切性和必要性。

金毓嶂曾经从事野外勘探工作17年,在他身上,能看到与年老的和解。大学毕业后,金毓嶂被分配到青海工作,从扛坑木的山地工干到工程师,“爬山就是工作基本项”,直到近几年他才拿起了拐杖。“人生就是一个过程,从年轻到中年到老年,谁也逃不过去,但在这个过程中要把握对自己的锻炼。”

谈履职

“救护车配备专业担架搬抬人员”等建议被采纳

新京报:履职这么多年来,你提的哪些建议被政府部门采纳并获得了不错的效果?

金毓嶂:挺多的,可以举一个近期的例子。社会上对于急救车不提供担架搬运有一定争议,我们多位委员经过调研走访也提出了建议,呼吁救护车配备专业担架搬抬人员,建议得到了卫健部门的关注和重视。

2021年5月,新修订的《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公布,明确院前医疗急救机构应当为有需要的急、危、重患者提供搬抬服务,患者家属和现场相关人员应当予以配合。

不过,也有一些建议没有达到更好的效果。我曾提出建议公共场所的厕所设立坐式马桶,方便老年人使用。但现在很多饭馆或公共场所的厕所仍是蹲便器,你可以看到,很多老年人在外上不了厕所非常着急。

新京报:今年你带来了什么建议?

金毓嶂:现在文艺特别发达,弘扬文艺作品非常重要。但对老年人来说,获取演出信息的渠道其实非常有限,而在有限的传统媒介中,这部分信息的比例也在下降,希望能结合老年人的信息接收习惯,增加这类信息的比例。

谈老龄化

老年人占比越来越高 需加强对其关心和爱护

新京报:你近些年来的建议大都与老年人相关,是基于自己的切身感受吗?

金毓嶂:应当看重老年人,我自己也是老年人,今年都79岁了。老年人群体占比越来越高,2020年底北京市60岁及以上常住人口总量为429.9万人,占常住总人口比例达19.64%,数量和比例还在继续增长,需要加强对老年人的关心和爱护。不论是我自己还是身边的同龄人,都存在很多看起来不起眼,却很实际的困难。

新京报:今年你夫人也陪同报到入住,是特地为了照料你的身体吗?

金毓嶂:我年老了,走路不方便,身上还有痛风的毛病,今年大会特许我的夫人一起入住,照顾我。我现在眼睛白内障,看东西是模糊的;耳是聋的,需要戴助听器,去年上会弄丢了一只,后来换了这副,还没丢,挺好。

1968年我从北京地质学院(现中国地质大学)物理探矿系毕业,分配到青海东北部的祁连山区从事野外勘探工作17年。五千米的高山经常爬,可以说正常工作就是爬山。最近几年我才开始拿起了棍子(拄拐杖),好像一拿棍子就老了。但人应当承认现实,老了就是老了,为了少给别人添麻烦,需要拿棍子就拿棍子。

谈个人经历

从搞地质敲石头“半路出家”做民族工作

新京报:你作为醇亲王载沣的长孙,又在少数民族界别,如何看待这个特殊身份在履职过程中的作用?

金毓嶂:政协的领导和同事,对我提出的意见和建议比较重视,很多建议也能够发挥作用。我是“半路出家”,搞地质敲石头的人怎么会变成做民族工作的呢?就是因为在与群众的接触中,看到少数民族群众为党为国家所做的积极贡献。这些年来还是做了一些工作,使得大家对我的看法有所改变。

新京报:今年将是换届之年,你怎么看待过去这20年的履职经历?

金毓嶂:1985年我被调回北京,让我多做一些工作。自北京市政协第十届委员会开始,我担任了北京市政协常委、民宗委副主任,迄今已连任四届。卸任原崇文区副区长后,又担任了一届原崇文区政协副主席。以前在勘探队敲石头很难跟群众接触,这些工作对我来说是很宝贵的锻炼。

因此我也希望能够在年老以后,为老年人做一些工作。希望社会能重视老人的工作。目前很多工作都已经开展得很好,但距离抵达老人的“最后一公里”或者说“最后一分钟”,还需要更触及真实需求。同时,组织好老年人群体,尤其是六十多岁的低龄老年人,让他们发挥余热。用不好这份力量,对社会也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目前很多工作都已经开展得很好,但距离抵达老人的“最后一公里”或者说“最后一分钟”,还需要更触及真实需求。——市政协委员 金毓嶂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妗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