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批转廖鲁言《关于结束“五反”运动和处理遗留问题的报告》

中共中央批转廖鲁言《关于结束“五反”运动和处理遗留问题的报告》


各中央局、分局并转各省、市、区党委:
  中央同意廖鲁言同志十月十七日关于结束“五反”问题的报告及其关于处理“五反”遗留问题的三项意见,兹发给你们,望根据当地情况参酌实行。今后各地除判处死刑仍应报请中央批准外,只须由中央局每三个月将追缴退补罚款情形向中央报告一次。
  中央
  十月二十五日
    廖鲁言《关于结束“五反”运动和处理遗留问题的报告》
  (一九五二年十月十七日)


恩来同志并转报
主席、中央:
  兹将“五反”运动的结束处理工作,对不法奸商判刑的情况和有关结束“五反”的几点意见简要报告于下:
  (一)目前全国各地对于“五反”运动中各类工商户的处理工作,除了部分城市尚余很少数应受刑事处分的案件和个别比较复杂的专案未行处理以外,其余均已处理完毕。根据华北、东北、华东、西北、中南五大区六十七个城市和西南全区的统计:参加“五反”运动的工商户总共有九十九万九千七百零七户。受到刑事处分的有一千五百零九人(很少数尚未定案者不包括在内),占工商户总数的千分之一点五。其中判处有期徒刑和有期徒刑缓期执行者一千四百七十人,占判刑总数的百分之九十七点四二;判处无期徒刑者二十人,占判刑总数的百分之一点三二;已经中央批准判处死刑者十四名,判处死刑缓期执行者五名,共十九名(按杀人犯判处死刑或死刑缓刑者:东北有四名,西北有二名,共六名,不包括在内),占判刑总数的百分之一点二六。计:华东区死刑三名(上海二名、青岛一名),死刑缓刑一名(杭州)中南区死刑四名(武汉二名,广州一名,汕头一名)华北区死刑二名(天津、太原各一名),死刑缓刑一名(天津);西南区死刑一名(重庆),死刑缓刑一名(昆明);东北区死刑四名,死刑缓刑二名。以上共处死刑十四名,死刑缓刑五名。此外,华东区尚有二、三人,中南区尚有一、二人,北京市尚有二、三人,需判处重刑,正由各该大区和市研究材料,尚未提出确定意见报到中央来,估计其中可能还要杀三、四名,共须杀十七、八名。
  至于没收财产方面,除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同时应予没收财产者外,东北区另有两户判处没收财产,已经中央批准;武汉市提出的没收金龙面粉厂案,已由政务院批示将应补退和罚款的数字,折做公股,改为公私合营,而不宣布没收。其他各地尚无此类案件报来。
  (二)“五反”运动的结束处理工作,各地一般都做得很好,确实体现了中央宽大与严肃相结合的方针,达到了清除“五毒”,加强国营经济领导的目的。一方面,对最大多数违法行为不太严重和经济作用大的工商户,均给以半守法半违法户、基本守法户或守法户的结论,据北京、天津、上海、武汉、广州、重庆、西安、济南八大城市的统计,这三类户共占工商户总数的百分之九十七以上,这就安定了人心,粉碎了“‘五反’就是实行社会主义”,“就是政府要钱”种种谰言;同时,又结合着加工订货、银行投放、城市物资交流与召开工商联会议等项工作之推行,迅速做到了恢复市场、活跃经济。由于“五反”运动所引起的市场呆滞的暂时现象已经过去了。另一方面,对极少数违法行为严重恶劣的工商户,则坚决给以应得的处分,直至判处死刑。判处死刑的人数虽然极少,全国不过十七、八人,但已明白显示出资本家如大施“五毒”,违反共同纲领,危害国家、社会和人民的利益,其罪行严重恶劣者,将受到人民和国家严厉的制裁。这是中国有史以来的创举,具有重大意义。正因如此,中央对此次“五反”运动中的杀人数字严格加以控制,对死刑的判决极其慎重,要各地将拟判的名单和材料报送中央,由中央就全国范围统一排队,通盘考虑,仔细审核,而后批准,因而做到了杀人少,效果大,全国各主要大城市都有一、二名处死刑者,又免于各地量刑标准不一,畸轻畸重之弊。这种方式,证明是对的。
  (三)有关结束“五反”的几点意见:
  甲、小城市和大集镇(少数未进行“五反”的中等城市也包括在内)在今冬如何进行“五反”问题。鉴于这些城镇散布的面很广,与广大农村有着密切的联系,是初级市场,是联结大中城市和农村的纽带;同时,小城市的工商户一般资金不大,且多系独立工商户和小资本家,“五毒”行为虽不少,但数字不大,罪恶不太严重;除西南地区外,这些小城市和大集镇均未进行“五反”,但也受到不小的震动,那里的工商户有不少至今仍抱有等待过关,观望消极的情绪。为使小城市和大集镇的工商户安心经营,以促进城乡交流和经济生活的进一步活跃,而免影响秋后旺季的市场活动,建议凡尚未进行“五反”的城镇,今后一般地不再搞“五反”运动。对于那些工商界对“五反”尚存疑虑,经营情绪尚不正常的城市,可以县市为单位宣布不搞“五反”。对于那些工商户“五毒”行为比较严重的城市,可自择时间,用几天工夫采用开会检讨的方式,以教育为主,组织工商业者坦白检讨其自己的“五毒”行为,订立不犯“五毒”的爱国公约,只对其中个别“五毒”罪行特别严重者,给以必要的适当的处分,随即宣布结束“五反”。
  乙、结束“五反”运动并不是说再不需要对资产阶级的“五毒”行为、违反共同纲领和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行为做斗争,更不是说资产阶级在“五反”运动后不会再施“五毒”,恰恰相反,“五毒”行为是资产阶级的阶级本质的表现,现已暴露出有不少资本家“五反”后仍在重施“五毒”,特别是偷税漏税和向工人进行反攻的现象更带有相当程度的普遍性。为此必须教育工人,教育劳动人民,警惕资产阶级重施“五毒”的行为,随时随地抓住具体事实向资产阶级的“五毒”罪行进行必要的斗争,并应通过工商联和民建会,教育工商业者,组织工商业者自己也来进行反对“五毒”的斗争。
  丙、补退罚款的数字经一再核实,已属十分宽大,一般是工商业户有力量缴付的。但至今缴的不多,缴清的更少,而且越是大户拖欠越多。强调“先活后税”“先税后补”,这是对的,但现在市场既已活跃,许多地方交易额并已超过去年同期的数字,且旺季业已到来,故应抓住时机,认真注意有计划有控制地分期催缴补退罚款,凡力能补退者,必须按期追缴,不准拖欠;凡确有困难者,可以允其延缓缴纳,但须规定推迟的期限,勿使违法者蒙混过去,否则,不仅补退罚款势将落空,而且政治上也对我们不利。
  以上报告,是否有当?请示。
  廖鲁言
  十月十七日
  根据中央档案馆提供的原件刊印
责任编辑:孟庆闯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