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塞瓦斯托波尔的围攻

评塞瓦斯托波尔的围攻

评塞瓦斯托波尔的围攻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伦敦1月19日。霍华德·道格拉斯爵士再版了他的名著“海军炮兵”[334],增补了对这次战争的某些事件的评论。例如,他根据最新的材料和只有他才能弄到的官方资料证明:如果穹窖炮台构筑得好,防守得法,单靠舰队来对付它是不够的;用爆炸弹轰击坚固的石砌体是无效的;要想在博马松尔德和塞瓦斯托波尔所构筑的那种棱堡和穹窖炮台上打开缺口,就只能使用重炮,至少是三十二磅的攻城炮,并且按照老方法进行轰击,而军舰由于瞄准困难,不冒必然被击沉的危险,便不可能打开缺口。至于谈到克里木战局,尽管道格拉斯偏袒克里木远征军的司令官,并且由于所处的官方地位不能畅所欲言,但他得出的结论还是认为克里木远征终究是一个错误。然而,雷公“泰晤士报”难道不是发表过轰动一时的消息,说什么在40小时炮击后将以强攻夺取塞瓦斯托波尔吗?

“消息是从可靠方面得来的,只是为了使这个情报不被俄国人得到,本报对于将在最近数日内发生的事件没有加以详尽报道(见12月26—31日“泰晤士报”)。毫无疑问,塞瓦斯托波尔日内即可攻占。”

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大家知道,“泰晤士报”曾经激烈地反对关于外籍军团的法案,因为它只是在和一般老百姓同一个时候才得知这项措施的。于是它开始埋怨起来,既发牢骚,又找内阁的麻烦。而内阁表现得十分怯懦,为了堵住这家报纸的嘴,便扔给它一块吃的——一则强攻塞瓦斯托波尔的消息,并且把将军们所提出的只适用于一定条件和情况的意图变成了最后的作战计划。至于法国报纸——同样是一些半官方的机关报——也刊载了类似的新闻,这并没有使人们感到惊奇,因为当时正是发行5亿法郎公债[335]的前夜。而“泰晤士报”上了当也是可以理解的。它对于比其他报纸早一天获得的任何消息都是深信不疑的。

克里木的情况并没有很大的好转。法军病死的人数较少,骑兵有足够的马匹,步兵足额,战斗力强;而英军仍同过去一样,每天都有150人住医院,40—50人死亡;英军的炮兵没有马匹,因此骑兵不得不用自己的马匹从巴拉克拉瓦运送重炮,这样,马匹便变成全不能用的了。天气每隔两三日就要变化,雨后天气转寒,而且泥泞程度丝毫未减。几乎全部运输工具都在运送给养,——这仍然是当前的首要任务,——所以不论是火炮还是弹药都不能运到发射阵地。同时,堑壕已挖掘到敌人的工事附近;第三道平行壕已掘成,虽然无法配置火器,却必须防守以阻止敌人出击。堑壕距离最近的攻击目标有多远,无法说出,因为这方面的消息有矛盾,当然也不是官方消息。有些消息说,它们的距离是140码或150码,但根据法国的消息说,距离最近的攻击点还有240码。而法国的炮队,尽管阵地现在就已经全部构筑完毕,并已做好战斗准备,却不得不闲着没事做,因为,11月份毫无效果的乱射,使炮弹消耗殆尽,再这样乱射就未免太荒诞了。这样,俄军不论过去和现在都有足够的时间,不仅用来修复在以往敌人攻击时被破坏的全部工事,而且用来构筑新的工事。俄军工作得非常努力,因而目前塞瓦斯托波尔的工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坚固。现在,当各道防线已逐一由俄军占领,并且这个城市最后一道围廓内的全部大型石质建筑已改建成多面堡的时候,进行坚决的强攻已完全不可能了。如果仍然要恢复围攻战,那末一切都必须从头做起,不同的只是现在炮队离城近多了,因而射击效果可能较好。然而花了多少代价才换得这种优势啊!由于必须防守如此长的堑壕而造成过度疲劳,这正是英军中出现大量病员的原因,因为兵士睡眠时间太少了。况且俄军经常出击,尽管不是每次都成功,然而足以使本来就已疲惫不堪的敌人更加疲劳。

同时,土耳其军队正陆续开到叶夫帕托利亚,将从该地进攻辛菲罗波尔,同时监视塞瓦斯托波尔的北区。这一行动又是一次战略上的错误,结果使土耳其军队和英法军队完全隔开,形成两支完全孤立的军队,给俄军造成各个击破的机会。然而这次错误是无法避免的。如果把这样多的军队继续集中在不大的格拉克列亚的赫尔松涅斯半岛,那末错误也许更大。

这便是著名的“巴拉克拉瓦侧敌行军”的后果[注:1855年2月3日“纽约每日论坛报”发表的英文原文中,对这个问题叙述得比较详细:“因此我们看到,接二连三的错误便是著名的巴拉克拉瓦侧敌行军的后果。土军很可能遭受严重的失败;要知道它已经不是在卡拉法特和锡利斯特里亚作战时的土军了。纪律松弛、玩忽职守、各种装备缺乏,使土军的士气完全瓦解,而土耳其又没有另一支能代替它的军队。在这种情况下,和谈将因塞瓦斯托波尔的陷落而中断的可能性是根本不存在的。自从联军登陆以来,这种事件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渺茫。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全部战史中,再没有比克里木战局更糟的了。”——编者注]。

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写于1855年1月19日

载于1855年1月23日“新奥得报”第37号

原文是德文

俄文译自“新奥得报”

注释:

[334] Douglas.《A  Treatise  on  Naval  Gunnery》,London,1855,——第661页。

[335]指1854年12月30日法国立法团通过的发行5亿法郎公债以弥补战争开支的决定。——第662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0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