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店主和礼拜日例假。——克兰里卡德

啤酒店主和礼拜日例假。——克兰里卡德

啤酒店主和礼拜日例假。——克兰里卡德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伦敦1月19日。目前“晨报”上正非常热烈地讨论这样一个问题:指责联合内阁“迟钝”是不是公正?乌尔卡尔特从确信内阁和俄国之间订有密约出发,成功地维护着内阁而没有使它被指责为庸碌无能。

“晨报”是伦敦报界的一个特殊现象。这家报纸是那个为了慈善目的,即为了扶助孤儿、老弱和破产者而成立的“专利的小酒店主互助会”的财产,同时无疑又是伦敦除“泰晤士报”外发行最广的日报。这决不是那个姓格兰特的、曾作过速记员的人所领导的编辑部的功劳。这位格兰特娶了“互助会”的一位要人的女儿,也就是娶了荷马的或者如联合起来的小酒店主所称呼的伟大的荷马的女儿。伟大的荷马让自己的渺小的女婿作了“晨报”的主编。因为“晨报”靠着这个互助会进入了所有的小酒店,甚至很大一部分parlours〔客厅〕,所以报纸蒸蒸日上的物质基础也就奠定了。然而,这家报纸之所以有这样大的影响应归功于这样一种情况,即实际上报纸并没有经过什么编辑,它倒像是个辩论俱乐部,每个读者都可以在上面发表自己的意见。因为伦敦“可敬的”报纸的代表们不许“晨报”的编辑参加自己的行列,认为他们不够资格,所以“晨报”编辑部为了报复,除了给自己的读者外,有时也给那些不投靠任何党派的较著名的作家腾出一些篇幅。

从“晨报”自然就要谈到啤酒和最近的威尔逊-派顿啤酒法令上去。不久前由教士发动的这个政变引起了不少笑话,并且表明莎士比亚塑造的典型在十九世纪下半叶开出了灿烂的花朵。然而这件事情的严重方面是因教会横蛮地企图干预并且控制世俗生活而引起人民群众的疑虑。群众对教会已经如此冷淡,以致认为教会的这类企图只不过是practical  jokes〔恶作剧〕,而当它们令人厌腻的时候,就应当加以结束。教会派并不了解自己的处境,昨天竟横蛮地在诺定昂召开群众大会,会上建议向议会请愿,要小酒店每逢礼拜日不仅在威尔逊-派顿法令不久前规定的那几小时,而且在全天停止营业。广大的工人听众经过热烈的讨论之后,以绝大多数的票通过了一个由名叫哈顿的工厂工人提出的如下的修正案:

“请求议会每逢礼拜日关闭所有教堂和小礼拜堂。”

据说,林德赫斯特勋爵打算在议会复会后就在上院发表演说,逐条叙述对政府提出的一切非难。大家知道,在1853年至1854年的会议期间,克兰里卡德侯爵曾扮演过贵族当中反俄的反对派的首领的角色。但是,他和他的儿子登克林勋爵——在后者从俘虏营中释放出来的时候——写给沙皇尼古拉的信当然不允许再玩这样的把戏。著名的幽默作家道格拉斯·杰罗尔德在“劳埃德氏报”上评论登克林的信说:

“登克林勋爵宣称尼古拉是一个真正的伟人所根据的惊人的理由就是尼古拉释放了他登克林勋爵!女巨人在谈到Tom  Thumb [注:大拇指小人,童话里的人物。——译者注]时说,我之所以把他称作伟人,是因为他甚至制服了我,而这里是侏儒把沙皇宣称为伟人。”

谁熟悉1841年由于土耳其-埃及事件[333]而发表的蓝皮书,并且从中知道克兰里卡德侯爵任驻彼得堡大使时在彼得堡宫廷中所占的地位,谁也就明白克兰里卡德侯爵在上院所讲的那些激昂慷慨的反俄废话,完全属于每个道地的辉格党人在上帝不给他一个政府职务的时候所醉心的那一类反对派活动。

卡·马克思写于1855年1月19日

载于1855年1月22日“新奥得报”第35号

原文是德文

俄文译自“新奥得报”

注释:

[333]见注53。——第660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0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