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生平事业年表

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生平事业年表

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生平事业年表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1854年1月——1855年1月)

1—12月

马克思继续研究政治经济学,系统地收集有关具体经济的统计资料和其他资料,他在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的文章中利用了其中的一部分。

恩格斯加紧研究军事理论问题和具体分析军事事件,并在应马克思的请求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的军事评论中加以系统的阐述。

1月1日

恩格斯在伦敦马克思处逗留几天之后返回曼彻斯特。

1月2日

马克思接到“纽约每日论坛报”编辑查·德纳1853年12月16日的来信说,他寄去的“多瑙河战争”一文,和他更早以前寄去的军事评论一样,已经作为社论发表,没有署名。

1月5日

马克思通知恩格斯,说恩格斯应他的请求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的评论在美国引起强烈的反应,并且这些评论被认为是出于著名的司各脱将军的手笔。

1月8日

针对英法分舰队进入黑海,恩格斯写文章分析战争的前途和因战争而在欧洲引起革命的可能性。该文以“欧洲战争”为题在2月2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作为社论发表。该文的德译文2月3—4日在纽约出版的德国旅美工人联盟(美国工人同盟)的机关报“改革报”上发表。

1月10日

马克思收到伦敦出版商塔克尔关于抨击性小册子“帕麦斯顿和俄国”第一版已经售完需要再版的建议。马克思表示同意。

马克思把前共产主义者同盟盟员,“改革报”记者阿·克路斯的信转给恩格斯。马克思经常同克路斯通信,对他在美国传播科学共产主义思想的活动提出各种建议。马克思经常从克路斯那里得到关于在美国的德国小资产阶级流亡者的情况。

1月14日

根据自己的亲戚约·卡·尤特的建议,马克思给在卡普施塔德(开普敦)出版的“南非人报”写“东方战争”一文。该文在3月6日发表。马克思在2月14日和3月14日寄给该报的其他两篇文章没有发表。

1月中旬

马克思的抨击性小册子“高尚意识的骑士”在纽约出版,马克思在这本小册子中通过维利希的实例揭露了小资产阶级流亡者的领袖所特有的宗派主义、清谈习气和玩弄革命的蛊惑手法。这本小册子由在美国的德国流亡者、前共产主义者同盟盟员约·魏德迈出版。

1月18日

马克思把自己对切塔特会战的意见告诉给恩格斯,并且请他就这个题目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一篇文章。

1月19日

恩格斯写一篇专门论述切塔特会战的文章“欧洲战区最近的一次会战”。该文作为社论在2月8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

1月20日

马克思写“东方的军事行动。——奥地利和法国的财政。——君士坦丁堡的设防”一文。该文在2月8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

1月下半月

马克思交涉出版新的论帕麦斯顿的小册子的问题。这本小册子是由他在“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的文章编成的。

1月27日

马克思和恩格斯合写“君士坦丁堡的设防。——丹麦的中立。——英国议会的成分。——欧洲的歉收”一文。马克思在英国议会的组成一节中指出,英 国现行的选举制度保证贵族寡头政体的统治。该文发表在2月16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

马克思收到从美国寄来的他的小册子“高尚意识的骑士”100本。

2月初

马克思的小册子“帕麦斯顿和俄国”再版。另一本小册子“帕麦斯顿和安吉阿尔-斯凱莱西条约”同时在同一书局出版,这本小册子翻印了1853年底马克思在宪章派机关报“人民报”上发表的一些文章。

2月初—2月10日

马克思研读蓝皮书中关于东方问题的文件并撰写“俄国的外交。——关于东方问题的蓝皮书。——门的内哥罗”一文。该文在2月27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

2月3日

马克思写“奥尔洛夫伯爵的使命。——俄国的战时财政”一文。该文在2月20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

2月6日—3月7日

马克思注视英国议会关于东方问题和军事预算问题的发言,并且写了一系列有关这方面的文章来揭露英国执政的寡头政体的政策。这些文章分别在2月21日,3月9日、13日和24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

2月7日

马克思非常注意琼斯和其他革命的宪章派筹备召开工人议会的活动,在他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的文章中揭露了资产阶级激进派破坏这次工人代表会议召开的企图。该文在2月21日发表。

2月9日

马克思寄给恩格斯几本“高尚意识的骑士”和小册子“帕麦斯顿和俄国”,并且请他转交给威·沃尔弗和恩·德朗克各一本;马克思和恩格斯同他们像同其他的前共产主义者同盟盟员一样保持着经常的联系。

2月13日

恩格斯写“欧洲战争问题”一文。该文在3月6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作为社论发表。

2月17日左右

马克思从斐·拉萨尔那里得知普鲁士政府打算大规模逮捕民主主义活动家的消息以后,决定揭露这些计划,以阻止其实现;为此他写了“普鲁士内阁的声明。——波拿巴的计划。——普鲁士的政策”一文。该文在3月9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作为社论发表。

2月底—3月

恩格斯为了实现他给伦敦自由派报纸“每日新闻”写一组关于俄国兵力的文章的计划,开始写“喀琅施塔得要塞”一文。他希望担任该报军事专栏的固定通讯员,并且希望通过给该报撰稿这一工作使他能够摆脱掉他在曼彻斯特“欧门和恩格斯”公司的办事员的工作,并迁居到伦敦马克思那里去。

马克思和恩格斯帮助德国民主派政论家亨·海泽(1848—1850年期间担任在加塞尔出版的讽刺性报纸“大胡蜂”的编辑)在曼彻斯特定居。

3月3日

马克思写关于奥地利的财政的文章。该文以“奥地利的破产”为题在3月22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作为社论发表。

马克思把“法国和英国的军事计划。——希腊人暴动。——西班牙。——中国”一文寄给“纽约每日论坛报”。该文于3月18日发表。

3月6日

在曼彻斯特开幕的工人议会的第一次会议上一致通过了邀请马克思博士作为名誉代表参加会议的决议。

3月7日和10日

马克思在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的一些文章中阐述了工人议会的活动。“工人议会开幕。——英国的军事预算”和“工人议会”两篇文章分别于3月24日和29日在该报上发表。

3月9日

马克思寄贺信答谢曼彻斯特工人议会要他作为名誉代表参加会议的邀请,信中提出英国工人当前的任务是建立独立的群众性的工人阶级政党。马克思给工人议会的信在3月10日的会议上宣读,并在3月18日“人民报”上发表。

3月10日

恩格斯接到琼斯要恩格斯到他那里去了解马克思给工人议会的信的内容的邀请。

3月13日

恩格斯写“俄军从卡拉法特撤退”一文;该文在3月30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作为社论发表。马克思继续对厄·琼斯在出版和编辑“人民报”方面加以支持,并把这篇文章寄给他。文章于3月18日在该报上发表。

3月21—24日

马克思在阅读了蓝皮书中发表的英国驻彼得堡大使同英国外交大臣在1853年秘密往来的公文之后,写“关于瓜分土耳其的文件”和“秘密的外交公文的往来”两篇文章。文章分别在4月5日和11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

3月23日

恩格斯在给马克思的信中对拉萨尔关于进行克里木战争的看法提出批评;拉萨尔在他给马克思的信中曾阐述过他的这些看法。

3月27日

马克思在给德纳的信中抗议“纽约每日论坛报”编辑部对他的文章所采取的无礼态度。他坚决反对用他的文章(军事论文除外)作为社论,否则他就提议在发表他的文章时一律不署名,因为他不愿意把他的名字只是署在没有多大意义的材料下面。

3月28日

马克思写“宣战。——关于东方问题产生的历史”一文,在写这篇文章时,马克思利用了官方文件以及法明的“基督教会在东方的竞争和对它们进行保护的历史”一书。该文发表在4月15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

3月30日

恩格斯把“喀琅施塔得要塞”一文寄给“每日新闻”。该报编辑部由于得知恩格斯进行革命活动和信仰共产主义而拒绝让他撰稿。该文一直没有发表。

3月底—4月初

马克思因研究东方问题而阅读哈麦尔的“奥斯曼帝国史”一书。

4月4日

马克思写“议会的战争辩论”一文,该文详细地谈到1844年沙皇同英国外交官们就瓜分土耳其问题进行的秘密谈判。该文发表在4月17日“纽约每日论  坛报”上,德译文则发表在4月20—22日“改革报”上。

4月6日—6月1日

马克思在同拉萨尔辩论克里木战争的性质时指出,英国统治阶级由于害怕欧洲革命运动的加强而不愿意使沙皇政府在军事上遭到溃败,因而他们不能始 终不渝地坚决地对俄作战。

4月7日

马克思写“俄国和德意志强国。——粮食价格”一文。马克思在这篇文章中认为,由于奥地利和普鲁士参战而使战争具有全欧性质并且可能加速全欧革命危机的到来。该文发表在4月21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

4月13日

恩格斯写“双方军队在土耳其的态势”一文,该文在4月28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作为社论发表。

4月18日

马克思写“列施德-帕沙的照会。——意大利报纸论东方问题”一文。马克思在该文中指出,东方问题的正确解决对德意志、匈牙利和意大利的人民有着特别的利害关系;他指出,任何一个民族都不能靠牺牲他民族的独立而为自己争得自由。该文在5月2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

4月20日

恩格斯在接到“每日新闻”编辑部拒绝发表他的军事论文的通知之后告诉马克思说,他打算把关于俄国兵力的论文寄给伦敦最大的一家报纸“泰晤士报”。恩格斯的文章并没有在“泰晤士报”上发表。

4月28日

马克思写“希腊人暴动。——波兰侨民。——奥地利—普鲁士条约。——关于俄国武装的文件”一文,文中援引了一系列说明沙皇俄国的封建官僚制度的性质的俄国官方文件。该文发表在5月15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

4月底

恩格斯帮助盖扎写一篇文章批评曾参加1849年巴登—普法尔茨起义、同在美国的维利希分裂集团有联系的亚·席梅尔普芬尼希的军事冒险计划。该文本来是给在纽约出版的“改革报”写的,但由于该报停刊,没有发表。

4月底—5月

马克思研究西班牙文——阅读卡德龙的原著,塞万提斯的“唐·吉诃德”以及其他书籍。

5月—6月初

马克思阅读“从庇护九世即位到放弃威尼斯的三年期间意大利问题文献”中有关1848—1849年意大利革命的文件。他认为公布包括各种不同文件和截获的信件的文献,对研究意大利革命是很有价值的。

5月初

由于加入土耳其帝国的特萨利亚和伊皮罗斯的希腊居民暴动,马克思研究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末至三十年代初独立的希腊国家形成的历史,阅读帕里什的 “1830年以来希腊君主国的外交史”一书,并且作了摘录。

5月2日和5日

马克思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两篇关于当前事件的文章。该报编辑部把这两篇文章合为一篇——“炮击敖德萨。——希腊。——门的内哥罗国君丹尼洛的呼吁书。——曼托伊费尔的演说”,于5月16日发表。该文尖锐地批胜了普鲁士在东方问题上的政策和整个普鲁士国家制度。编辑部把一部分材料篡改得面目全非后以“普鲁士的政策”这个标题作为该报的社论在5月19日发表。

5月9日

马克思写“不列颠的财政”一文,揭露了格莱斯顿的财政措施的蛊惑性。文章在5月23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后,在纽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并被转载于5月25日“纽约时报”。

5月10日左右

马克思接到克路斯的来信说,在美国的德国流亡者打算在伦敦出版一份英文报纸,并且请马克思参加编辑部工作。这个计划没有实现。

5月10日左右—5月底

马克思患重病。因此寄给“纽约每日论坛报”的大部分文章是恩格斯写的。

5月12日左右

马克思接到克路斯的通知说,由于资金不足,“改革报”于4月26日停刊。

5月22日

恩格斯写定期的军事评论,这篇评论以“战争”为题在5月27日“人民报”上发表,同时还在6月9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作为社论发表。

5月24日

恩格斯在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的一篇文章中对陈旧的英国军事制度作了全面的批评。该文以“英国军队的现状及其战术、服装置备、军需部等等”为题发表在6月10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署名马克思。

5月30日

马克思写“奥地利—普鲁士条约。——五月二十九日的议会辩论”一文,指出英国的外交极力使奥地利和普鲁士中立,以便保持克里木战争的局限性。该文在6月12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

5月底

由于警察局监视马克思的通信,马克思不得不借用人的通信地址;他有两个可以同德国通信的地址。

6—7月

鉴于西班牙革命事件的迫近,马克思着手研究西班牙历史。他阅读弗洛雷斯、普林西佩、马尔利安尼、休斯和其他作者的书籍并且从中作了大量的摘录。

6—11月

恩格斯研究1848—1849年匈牙利革命战争的历史,预计在冬季就这个问题写一本书。

6月3日左右—6月21日左右

马克思的妻子患病,马克思没钱请医生。恩格斯和往常一样来帮助自己的朋友。

6月6日

马克思寄给“纽约每日论坛报”编辑部一篇开始揭露波拿巴集团的代表人物之一、法国总司令圣阿尔诺的文章。该文没有发表。

6月9日

马克思在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的“英国军事部门的改组。——奥地利的要求。——英国的经济状况。——圣阿尔诺”一文中指出,因为法国和英国的统治阶级力图保持由维也纳会议在欧洲建立起来的反动秩序,害怕沙皇制度被彻底粉碎,所以决不能把盟国同俄国的战争看做是自由同专制的战争。马克 思在批评英国政论家戴·乌尔卡尔特的立场时着重指出,能够消灭英国的腐败的政府制度的唯一政党是工人阶级的政党。该文在6月24日发表。

6月10日

恩格斯写关于俄军围攻土耳其要塞——锡利斯特里亚的文章。这篇文章包括大量的军事历史材料,并以“对锡利斯特里亚的围攻”为题发表在6月26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

6月16日

马克思对恩格斯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的“俄土战场的形势”一文作了补充并将该文寄往纽约。文章于7月8日在该报上发表。

6月23日

马克思利用恩格斯给他寄来的材料为“纽约每日论坛报”写了一篇文章。文章的标题是“俄军的撤退”,7月10日在该报上发表。

6月27日

马克思写“战争。——议会辩论”一文。文章对英国的秘密外交作了揭露,发表在7月10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

7月6日

恩格斯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定期的军事评论。该文以“多瑙河战争”为题在7月25日作为社论发表。

7月7日

马克思在细心地观察了西班牙事件之后写“马德里起义的细节。——奥地利和普鲁士的要求。——奥地利的新公债。——瓦拉几亚”一文,文章除了阐明一些其他问题之外指出,在西班牙业已开始的军事叛乱在人民群众的不满日益增长的情况下可能变成普遍起义。该文在7月21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

7月14日

马克思写“意大利的紧张。——西班牙事件。——德意志各邦的立场。——英国法官”一文。该文发表在7月28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

7月20日

恩格斯在给马克思的信中根据德朗克所述告诉关于前共产主义者同盟盟员——瑙特、丹尼尔斯、贝克尔和其他人的一些消息。

7月下半月

马克思读1853年出版的资产阶级历史学家奥·梯叶里的“第三等级形成和发展的历史”一书(马克思从前曾读过他的其他著作),并且从该书中作了很多摘录;他在7月27日给恩格斯的信中对这本书提出批判性的分析,指出该书作者是能够在历史过程中最先发现阶级斗争存在的人之一,虽然他没有从这一点在理论上作出相应的结论。

7月21日

马克思写“西班牙的革命。——土耳其和希腊”一文,指出在西班牙已经开始的革命运动正在超出普通的军事叛乱的范围,并且由于人民群众的参加而具有民主性。该文发表在8月4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

7月24—25日

马克思到英国议会会议旁听,会议对战争问题进行了辩论;他在“议会的战争辩论”和“奥地利的政策。——下院的战争辩论”两篇文章中叙述了自己 的感想;这两篇文章分别在8月7日和9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

7月27日

马克思把塔克尔关于把“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的一系列文章出版单行本的建议告诉给恩格斯。马克思打算同恩格斯合写一本关于英国人从宣战以来的外交和军事行动的抨击性小册子,并且还打算把“秘密的外交公文的往来”一文和论帕麦斯顿的小册子交给塔克尔重印。他征求恩格斯对这个问题的意见。

7月29日—8月1日

马克思和恩格斯合写“无聊的战争”一文,指出西班牙的革命事件可以开辟欧洲革命的新纪元。该文发表在8月17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

8月—12月初

马克思继续在英国博物馆研究西班牙历史。他阅读大量的英文、法文、西班牙文的书刊,从托雷诺、普腊德、霍韦利亚诺斯和其他作者的著作中作了大量的摘录。

8月4日

马克思根据他已经研究过的有关西班牙进步派领袖的传记的材料写“埃斯帕特罗”一文。这篇文章揭露埃斯帕特罗是一个没有能力领导人民群众进行解放斗争的人。该文作为社论发表在8月19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

8月8日

马克思认为使美国工人了解革命的宪章运动的斗争经验有很大意义,因而在他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的一篇定期的文章中援引了琼斯在1854年夏天在英国各地作宣传旅行的材料。文章在8月21日发表。

8月25日—12月8日

马克思写“革命的西班牙”一组文章。他写的11篇文章中只有8篇在“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9月9日和25日,10月20、27日和30日,11月24日,12月1日和2日)。在这些文章中阐述了1808—1814年和1820年西班牙革命事件的历史。最后3篇论述1820—1823年和1833年的事件的文章没有发表。

9月8—13日

马克思接到厄内斯特·琼斯的两封来信,谈到“人民报”的困难情况并请马克思给他以可能的帮助。

9月13日

马克思把自己经常保持联系的、流亡的德国共产主义者皮佩尔和施特芬的物质上的困难情况告诉恩格斯。

9月15日

马克思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联军舰队的活动。——多瑙河各公国的局势。——西班牙。——英国的对外贸易”一文,文中除了阐述一些其他问题之外,还根据他所收集的统计材料对英国对外贸易的动态作了阐述。该文发表于10月2日。

9月18日

针对英法开始进攻塞瓦斯托波尔,恩格斯写了一篇评论盟国的军事行动的文章。文章以“对塞瓦斯托波尔的进攻”为题在10月14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作为社论发表。

至迟9月29日

马克思接到“纽约每日论坛报”编辑部的通知说,该报由于物质上的困难不得不把马克思的稿酬削减一半,请他每周只寄一篇文章并且在发表这些文章时不署名。

10月2日

恩格斯写“克里木的消息”一文,对当时得到的关于塞瓦斯托波尔陷落的消息作了详尽的分析,并且对消息的可靠性表示怀疑。该文发表在10月17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

10月5—6日

由于塞瓦斯托波尔陷落的消息不可靠,马克思和恩格斯写一篇文章揭露法国和英国政府利用谣言来达到蛊惑性目的的手法。在这篇文章中马克思和恩格斯批评了法国小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巴尔贝斯所持的沙文主义立场,并且指出奥·布朗基是革命的法国的真正领导者。“纽约每日论坛报”编辑部把这篇文 章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以“塞瓦斯托波尔的骗局”为题在10月21日作为社论发表,另一部分以“塞瓦斯托波尔的骗局。——概评”为题在该报同一号上发表,没有署名。

10月9—30日

恩格斯写“阿尔马河会战”、“俄国的兵力”、“对塞瓦斯托波尔的围攻”三篇文章;这三篇文章作为社论分别发表在10月26日和31日以及11月15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文章在纽约产生很大的影响。

10月29日以后

马克思被邀请参加因拿破仑第三拟来英国访问而由伦敦的宪章派组织的反波拿巴委员会的工作。根据琼斯的提议,马克思同马志尼、维·雨果、路易·勃朗等资产阶级民主运动活动家一起被选为这个委员会的名誉委员。马克思表示拒绝;他向琼斯说明,如果这种发动具有纯粹英国的性质,将有更大得多的效果;琼斯同意马克思的意见,并且后来他在委员会的工作中遵循这一点。

11月9日—12月4日

恩格斯根据马克思的请求继续定期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关于塞瓦斯托波尔战役进程的军事评论。他的“克里木战局”、“巴拉克拉瓦会战”、“因克尔芒会战”和“克里木战局”等文章分别在11月27日和30日、12月14日和27日发表。

11月22日

马克思告诉恩格斯:布林德以及其他在伦敦的小资产阶级流亡者的首领企图组织有德国流亡者一切派别的代表人物(其中包括马克思)参加的抗议俄国和抗议德意志各邦君主在克里木战争中的立场的群众大会。由于不同意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首领们对克里木战争的立场,马克思拒绝参加,并且打算在必要时组织有英国宪章派参加的反群众大会。

1854年12月—1855年1月

马克思重读他前几年作的有关政治经济学的笔记本,“如果不是为了把它们加工,那末至少是为了掌握材料并且把材料准备好以便整理”。他作了简单的纲要,并且加上了“货币,信贷,危机”的标题,同时在每一个条目之后都援引了摘有不同作者(吉耳布雷思、桑顿、图克、哈巴德、约·斯·穆勒、富拉顿等)的文章的有关笔记本,标出作者、著作名称和自己笔记本的页码。他后来在写“政治经济学批判纲要”和“资本论”第三卷时利用了这份材料。

恩格斯研究一系列有关俄国和斯拉夫人民的历史的德文、俄文和其他文字的书籍和材料。他阅读哈克斯特豪森、赫尔岑(“来自对岸”、“俄国和旧世界”、“往事和追思”)以及帕顿、兰克、沙法里克、马切奥夫斯基、恩格尔等人的书籍。

12月初

恩格斯在和德朗克通信中谈到送递从德国前共产主义者同盟盟员瑙特那里收到的65—70份用红油墨印的最近一号“新莱茵报”的问题。

12月2日左右

马克思接到由拉萨尔转来的要他给德国资产阶级民主派报纸“新奥得报”撰稿的建议;该报在布勒斯劳(弗罗茨拉夫)出版并有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摩·弗里德兰德和摩·埃尔斯纳参加。

12月15日

马克思对恩格斯寄来的文章作了补充,该文再一次强调这样的思想,即奥地利和普鲁士参战会有助于欧洲革命的开始。文章以“战况的进展”为题发表在1855年1月1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

12月20日

马克思把他同意为“新奥得报”撰稿一事告诉恩格斯。

12月21日

恩格斯写“奥地利的兵力”一文,该文作为社论发表在1855年1月8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

1854年12月22日左右—1855年1月初

恩格斯在伦敦马克思处。

1854年12月29日—1855年1月1日

马克思写两篇总标题为“克里木战局的回顾”的文章,马克思从这两篇文章开始给“新奥得报”撰稿。文章在1855年1月2日和4日发表。

1855

1月—2月初

马克思继续阅读自己的政治经济学笔记本。他主要是按照地租和人口论问题编制这些笔记本的索引,其中包括多年的“经济学家”杂志的摘录和戴夫南、艾利生、配弟、布阿吉尔贝尔、洛克、斯图亚特等人著作的摘录。

1月4日

恩格斯一回曼彻斯特就写了一篇激烈批评整个英国军事制度的文章。文章以“英军在克里木的灾难”为题在1月22日“纽约每日论坛报”上作为社论发表。

1月5—6日

马克思把恩格斯写的“英军在克里木的灾难”一文译成德文寄给“新奥得报”,并作了一些修改。文章于1月8日和9日在该报上发表。

1月8—22日

马克思给“新奥得报”写一组以“工商业危机”为题的文章,文章根据对英国商业的分析得出结论:经济周期又达到了“过度生产和过度投机为危机代替”的阶段。这一组文章分别在1月11、12、20日和25日发表。马克思把一篇同样题目的文章寄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并于1月26日发表。

1月9—23日

马克思继续定期给“新奥得报”寄关于英国内政问题的文章以及利用恩格斯寄给“纽约每日论坛报”的文章中的材料所写的军事评论;这些文章分别在1月13、15、18、22、23日和26日发表。

1月16日

马克思的女儿爱琳娜诞生。

1月23日

马克思在给拉萨尔的信中答复一系列经济问题,其中包括关于废除谷物税对工业品价格和工资数量的影响问题。马克思答应一有机会就从自己的经济学 笔记本中把拉萨尔感兴趣的问题的一些确切数字材料收集给他,现在提供的只限于一般的资料。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0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