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意识形态

德意志意识形态

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  

德意志意识形态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对费尔巴哈、布·鲍威尔和施蒂纳所代表的现代德国哲学以及各式各样先知所代表的德国社会主义的批判[2]

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

写于1845—1846年

苏共中央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院于1932年第一次全文用原文出版,1933年用俄文出版

按手稿刊印

原文是德文

序言

人们迄今总是为自己造出关于自己本身、关于自己是何物或应当成为何物的种种虚假观念。他们按照自己关于神、关于模范人等等观念来建立自己的关系。他们头脑的产物就统治他们。他们这些创造者就屈从于自己的创造物。我们要把他们从幻想、观念、教条和想像的存在物中解放出来,使他们不再在这些东西的枷锁下呻吟喘息。我们要起来反抗这种思想的统治。一个人说,只要我们教会他们如何用符合人的本质的思想来代替这些幻想,另一个人说,只要我们教会他们如何批判地对待这些幻想,还有个人说,只要我们教会他们如何从头脑里抛掉这些幻想,这样……当前的现实就会崩溃。

这些天真的幼稚的空想构成现代青年黑格尔哲学的核心。在德国不仅是公众怀着畏惧和虔敬的心情来接受这种哲学,就是哲学英雄们自己在捧出它的时候也洋洋自得地感到它有震撼世界的危险性和大逆不道的残酷性。本书第一卷的目的在于揭露这些自称为狼、别人也把他们看作是狼的绵羊,指出他们的咩咩叫声只不过是以哲学的形式来重复德国市民的观念,而这些哲学评论家们的夸夸其谈只不过反映出德国现实的贫乏。本书的目的在于揭穿同现实的影子所作的哲学斗争,揭穿这种如此投合沉溺于幻想的精神萎靡的德国人民口味的哲学斗争,使这种斗争得不到任何信任。

有一个好汉一天忽然想到,人们之所以溺死,是因为他们被关于重力的思想迷住了。如果他们从头脑中抛掉这个观念,比方说,宣称它是宗教迷信的观念,那末他们就会避免任何溺死的危险。他一生都在同重力的幻想作斗争,统计学给他提供愈来愈多的有关这种幻想的有害后果的证明。这位好汉就是现代德国革命哲学家们的标本[注:手稿中删去了以下这一段话:“德国唯心主义和其他一切民族的意识形态没有任何特殊的区别。后者也同样认为思想统治着世界,把思想和概念看作是决定性的原则,把一定的思想看作是只有哲学家们才能揭示的物质世界的秘密。

黑格尔完成了实证唯心主义。他不仅把整个物质世界变成了思想世界,而且把整个历史也变成了思想的历史。他并不满足于记录思想中的东西,他还试图描绘它们的生产的活动。

从自己的幻想世界中被逐出来的德国哲学家们反抗思想世界。他们……把关于现实的、有形的……观念同这种世界……

所有的德国哲学批判家们都断言:观念、想法、概念迄今一直统治和决定着人们的现实世界,现实世界是观念世界的产物。这种情况一直保持到今日,但今后不应继续存在。他们彼此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想用不同的方法来拯救他们所谓在自己的固定思想的威力下呻吟的人类;他们彼此不同的地方取决于他们究竟把什么东西宣布为固定思想。他们相同的地方在于:他们相信这种思想的统治;他们相同的地方在于:他们相信他们的批判思想的活动应当使现存的东西遭到毁灭,——其中一些人认为只要进行孤立的思想活动,就能做到这一点,另一些人则打算争取共同的意识。

相信现实世界是观念世界的产物,相信观念世界……

德国哲学家们在他们的黑格尔的思想世界中迷失了方向,他们反对思想、观念、想法的统治,而按照他们的观点,即按照黑格尔的幻想,思想、观念、想法一直是产生、规定和支配现实世界的。他们宣布反对并停止……

按照黑格尔体系,观念、思想、概念产生、规定和支配人们的现实生活、他们的物质世界、他们的现实关系。他的叛逆的门徒从他那里承受了这一点……”——编者注]。

注释:

[2]“德意志意识形态。对费尔巴哈、布·鲍威尔和施蒂纳所代表的现代德国哲学以及各式各样先知所代表的德国社会主义的批判”是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于1845—1846年合写的一部著作。

1845年春天,马克思和恩格斯已经决定共同写这部著作,而真正开始写作是在1845年9月。这部著作约有五十印张的手稿,共两卷。第一卷的内容主要是研究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些基本原理和批判费尔巴哈、鲍威尔、施蒂纳的哲学观点。第二卷的内容是批判各种“真正的社会主义”的代表。

“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写作工作于1846年夏初就基本结束了。这时,第一卷的大部分,即批判鲍威尔、施蒂纳的观点的各章(“莱比锡宗教会议”),以及第二卷的大部分都已脱稿。只有第一卷的第一部分(对费尔巴哈观点的批判)的写作工作,在1846年下半年还在继续,而且也没有完成。

1846年5月,第一卷手稿的主要部分曾由约·魏德迈从布鲁塞尔带到威斯特伐里亚,准备请当地的企业家即“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尤·迈耶尔和鲁·雷姆佩尔就地出版。但是在1846年7月,当第二卷手稿的大部分已经寄到威斯特伐里亚以后,这些出版商就拒绝刊印“德意志意识形态”了。马克思和恩格斯从1846年到1847年曾在德国多次为自己的著作寻找出版商。但是,由于警察署方面的阻挠,由于那些出版商——他们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反对的派别的有关代表——的拒绝,这些努力并未得到结果。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生前,只发表了“德意志意识形态”第二卷的第四章,这是在“威斯特伐里亚汽船”杂志1847年8月号和9月号上发表的。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第一卷第二章中,有好几页(本卷第108—112页)在文字上几乎和“社会明镜”杂志第7期(1846年1月出版,“报道和评论”栏,第6—8页)上所发表的注明“11月20日于布鲁塞尔”的那篇匿名短评完全一样。

在“社会明镜”杂志第5期上(“报道和评论”栏,第93—96页),曾经发表了一篇匿名短评,它的第二部分在有些地方也和“德意志意识形态”第二卷第五章的字句一模一样。

在手稿中并没有写明这部著作的标题和第一卷、第二卷的题目。它们是根据马克思的“驳卡尔·格律恩”这篇论文后来按上去的。

“费尔巴哈”这一章中的标题和材料的安排,是根据马克思和恩格斯手稿边上的批注,按照本章内容本身安排的。

“圣麦克斯”这一章分为两部分:“1.唯一者及其所有物”、“2.辩护性的评注”。这是根据作者们在本章开始部分所写的指示、根据整章内容来安排的。(在手稿中误写为“7.辩护性的评注”)

在手稿中,没有“德意志意识形态”第二卷的第二章和第三章。

在遗留给我们的手稿中,有些地方已经受到了“老鼠的牙齿的批判”。这些根据句子的完整部分所恢复起来的地方,都用方括弧括起来了。从手稿中所发现的遗漏字句,也以脚注形式注明了。在方括弧里也包括一切必要的、少数的、编辑上的增补。——第11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