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恩格斯致路德维希·库格曼 1867年10月12日

82.恩格斯致路德维希·库格曼 1867年10月12日

82.恩格斯致路德维希·库格曼 1867年10月12日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汉诺威

1867年10月12日于曼彻斯特

亲爱的库格曼:

马克思把您8日的信转给了我。他认为,在应当从哪些观点来批评他的书[注:《资本论》第一卷。——编者注]方面,我能比他更好地向您提供您所需要的意见。为了免得您多费辛苦,我一次写好了两篇文章,阐述了在我看来最能为公众所接受的一些观点,这两篇文章肯定适用于任何一家资产阶级报纸[515]。这两篇东西也许有助于您在还没有亲自读完五十个印张的巨著之前就写出一些其他的文章和短评。主要的不在于写什么和如何写,而在于使人们来谈论这本书,使孚赫、米哈埃利斯、罗雪尔和劳这班家伙也不得不来表示自己对它的看法。应当尽量设法在一切报纸上发表文章,不管这些报纸是政治性的,还是其他性质的,只要它们肯发表就行,既要有长篇书评,也有短小简评,主要的是要多要经常。必须使这班先生们无疑试图奉行的完全沉默的政策行不通,而且要尽快使它行不通。文章的校样希望每一次都能寄一份给马克思,以便我们和迈斯纳都能知道,正在做什么事情。

李卜克内西在柏林畜舍[注:指北德意志联邦国会。——编者注]的表现很好。他始终不渝地总是投反对票,并发表了精彩的第一次演说[360],当时西姆桑这个克伦纳士神的儿子宙斯马上就打断了他。然而他的建议却是唯一合理的建议。

我希望,在我离开之后[327],您家中诸事如意。我在这里绕着办公桌子转,为讨厌得要死的商业耗费大量时间,又已经有两个月了。关于芬尼亚社社员在这里进行的一次小小的勇敢的突击,您大概已经听说过了。事情策划得很周密,并且完成了,但是,遗憾的是,领导者们被捕了。[391]

致衷心的问候。

您的  弗·恩格斯

马克思恳切地请您立刻把所有这些文章刊登在当地报纸上,等这些文章发表之后才把它们寄给他。[注:恩格斯的这句话是写在信边上的。——编者注]

注释:

[327]从1867年7月5日到8月初,恩格斯到瑞典、丹麦和德国旅行,在汉诺威拜访了路·库格曼。——第324、553、565、570页。

[360]指威·李卜克内西于1867年8月31日被选入北德意志联邦国会之后在同年9月30日辩论护照法时的发言,这是他在联邦国会的第一次发言。李卜克内西在其对法案的一项补充建议中要求,警察对于各种国籍的人都不得随意驱逐和限制其居住期限。他的发言被大会主席西姆桑博士打断。李卜克内西的建议被否决。——第357、367、564、566页。

[391]9月18日,为了劫救在芬尼亚社社员组织的1867年3月起义失败以后被捕的两名芬尼亚社(见注182)领导人凯利和迪集,在曼彻斯特进行了对囚车的武装袭击。凯利和迪集逃跑成功,但是有五人当场被捕,他们被控在冲突中杀害了一名警察。从11月1日到23日在曼彻斯特对被捕的芬尼亚社社员进行了审判,在审判时,为了证明芬尼亚社社员有罪,竟采用了假证明和一些无耻的手腕。尽管辩护人之一厄·琼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朋友和战友)花了许多力量,法庭还是判处被告死刑。其中一人(马瓜伊尔)后来被赦免,另外一人(康当)由死刑改判为终身监禁,其余三人(拉尔金、阿林和奥勃莱恩)于1867年11月23日在曼彻斯特被杀害。

在审讯芬尼亚社社员和对他们判决时,英国工人阶级在国内展开了由国际总委员会根据马克思倡议所组织的支援爱尔兰民族解放运动的大规模运动(见本卷第380—381、385—386页)。——第381、383、387、392、395、565页。

[515]指恩格斯写的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的两篇书评。其中之一由于库格曼的帮助发表在《未来报》上(见注403),而另一篇,恩格斯寄给了《莱茵报》,但该报未予发表(见注393)。——第564、566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

 

责任编辑:岳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