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全党书(3月底—4月初)

告全党书(3月底—4月初)

  告全党书  
  
  (1905年3月底—4月初)  
  
  同志们!你们都知道,最近一年半多以来,我们党经历着多么严重的危机。从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时起,由于一系列的不幸事件,我们党的国外中央机关,即中央机关报编辑部和总委员会,已落到党代表大会的少数派的支持者的手里。党的工作者的不满情绪日益增长,并且发展成了暗中的顽强斗争,这种斗争严重地阻碍了社会民主党的全部活动,破坏了无产阶级政党的威信。党的各地委员会看到秘密分裂的严重危害,遂要求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认为这是按照党的原则摆脱危机的唯一出路。从1904年春天起,党内全部生活就是为召开代表大会而斗争。国外的党总委员会千方百计抗拒召开代表大会。中央委员会企图满足少数派关于增补的要求,希望通过这种办法恢复党内和平,但是这个愿望落空了。结果,和平不但没有恢复,斗争倒更尖锐了。  
  
  俄国工人运动和革命的发展中出现的伟大事件——1月9日事件及其后果,造成了新的形势,这就要求党发挥更大的力量和干劲。绝大多数国内工作者日益迫切地感到必须召开党代表大会。由于国外总委员会的抗拒,许多国内委员会不得不选举一个特别常务局来召集党的代表大会。在这种情况下,中央委员会认为,自己的党的职责就是同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联合起来立即召开全党代表大会。  
  
  即使从狭窄的形式的观点看,也可以从下面的情况看出,召开代表大会是多么急需。党员从《火星报》第89号上得知,党总委员会认为除了各中央机关外,享有全权的组织有33个。由此可见,即使根据这个统计(相当多的党的工作者不同意这个统计,他们确定党组织的数目是31个),确定代表大会的召开也需要有38票(33×2=66;66+9=75;75÷2=371/2)。  
  
  选出多数派委员会常务局的13个委员会,很早以前就已经表示赞成召开代表大会。同意这13个委员会的意见的有乌拉尔、图拉、沃罗涅日、萨马拉、西北、斯摩棱斯克、哈尔科夫、喀山等委员会,也就是说,有8个委员会。这21个委员会连同中央委员会的4票(中央委员会自己有两票,它在总委员会中的代表有两票),就是42+4=46票。  
  
  载于1931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16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9卷第383—384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