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阿·马·高尔基(1908年2月7日)

致阿·马·高尔基(1908年2月7日)

  亲爱的阿·马·:关于您的声明我将同亚·亚·商量一下。依我看,既然您本人从前不认识他,就没有必要发表了。[154]  
  
  您把论犬儒主义的文章寄给哪本布尔什维克文集了呢?我真弄不清楚,因为关于各个布尔什维克文集的情况常常有人热心地写信告诉我,但您说的那本文集我从来没听说过。希望是寄给彼得堡那本文集了。[155]给显克微支的信,如果有副本,请寄来(请注明这封信是什么时候寄出的),不过既然是征询意见,显克微支肯定会发表的。[156]  
  
  您的计划很有意思,我很乐意去。但是您知道,我不能放下党的工作,这项工作需要马上加以安排。安排一件新工作是困难的。我不能丢下不管。大约过一两个月就能安排就绪,那时我可以自由自在地离开一两个星期。  
  
  您认为必须经常不断地同政治上的颓废、变节、消沉等现象进行斗争,这个意见我万分同意。至于对“社会”和“青年”的看法,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分歧。知识分子在我们党内的作用日益降低:知识分子从党内逃跑的消息在在皆是。这些败类跑得正好。党内的这些市侩垃圾清除掉了。工人将担负起更多的工作。职业工人的作用正在加强。这一切好极了,我相信您的“踢几脚”也就是这个意思。  
  
  现在谈谈如何产生影响的问题。究竟“创办”什么样的“刊物”?文集还是《无产者报》?当然最容易的回答是:不是还是,而且两者都办。这个回答是无可非议的,但不大实际。公开的文集当然应当有,我们彼得堡的同志正在为这些文集流汗,我离开伦敦住在克瓦卡拉[注:库奥卡拉的戏称。——编者注]时也是搞这个工作。如果有可能,应该全力支持他们继续出这些文集。[157]  
  
  但是,从伦敦到1907年11月(半年!)的经验使我相信,现在不能创办经常性的公开刊物。我坚信,党现在需要有一份正常出版并能坚持不懈地执行同颓废、消沉作斗争的路线的政治性机关报——党的机关报,一份政治报纸。许多国内的人不信任在国外办的机关报。这是一种错误。我们编委会决定把《无产者报》迁来这里不是没有原因的。当然,把它安排好并使它活跃起来是困难的。但应当这样做,而且一定会做到。  
  
  为什么它不可以包括文学批评呢?篇幅少吗?我当然不知道您的工作安排。可惜我们在会面时聊天多,谈正经事少。如果您对于写定期的(一两星期一次)短小文章不感兴趣,如果您觉得写大本著作更好,我当然不希望您中断。它会带来更大好处!  
  
  但是,如果您也愿意一起参加办政治报纸的工作,为什么不写些象《新生活报》上的《谈谈小市民习气》一类体裁的东西呢?依我看,您已经开了个好头,为什么不继续下去呢?我“有意”在最初写给您的一封信中提到这一点,我想:既然这种体裁这样吸引他,他一定会把它抓起来的。现在我还认为,在最近的一次来信中您好象是把它抓起来了。是不是我搞错了呢?要是报纸不象从前那样片面,党的工作会从中多得到多少倍好处啊!而著作家的工作如果同党的工作,同经常不断影响全党的工作更紧密地联系起来,也会多得到多少倍好处啊!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些“袭击”,而是毫不停顿毫不间断的全线总进攻;社会民主党布尔什维克不仅限于逐个地进攻那些形形色色的蠢才,而是要夺取一切的一切,象日本人从俄罗斯人手中夺取满洲一样。  
  
  您打算为文集写的三类文章(哲学,文学批评,当前策略),其中一类半即当前策略和一半的文学批评最好由政治报纸,由《无产者报》刊载。哎,各种半党派性杂志和非党杂志所刊载的专门的文学批评文章,长篇大论,没有什么好东西!我们最好设法远远离开这种知识分子的陈旧的老爷派头,也就是说,把文学批评也同党的工作,同领导全党的工作更紧密地联系起来。欧洲成年的社会民主党就是这样做的。我们也应当这样做,不必害怕在这一工作中集体办报初期会碰到的种种困难。  
  
  长篇的文学批评著作要汇编成书,部分由杂志发表。  
  
  定期地经常地写些文章,加入政治报纸的大合奏,同党的工作联系起来,继续发扬在《新生活报》上已开始运用的精神,——告诉我,您愿意这样做吗?  
  
  第三类是哲学。我强烈地意识到自己在这方面的修养不够,这使我不能公开发表意见。但是作为一个普通的马克思主义者,我在认真阅读我们党的哲学家的著作,认真阅读经验一元论者波格丹诺夫的著作和经验批判论者巴扎罗夫、卢那察尔斯基等人的著作,而他们迫使我完全倾向于普列汉诺夫!要有力量防止受情绪左右,象普列汉诺夫那样!他的策略是极其庸俗卑劣的。但在哲学方面他捍卫的是正确的东西。我赞成唯物主义,反对“经验……”之类的东西。  
  
  可以不可以、应当不应当把哲学同党的工作方针,同布尔什维主义联系起来呢?我想现在不能这样做。让我们党的哲学家们对理论再研究一些时候,再争论一些时候并且……谈通。目前我赞成唯物主义者和“经验……”者之间的这些哲学争论同整个党的工作分开。  
  
  等您回信,暂时写到这里。  
  
  您的 列宁  
  
  从日内瓦发往卡普里岛(意大利)  
  
  载于1934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26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47卷第132—135页
    
  【注释】

  [154]说的是就尼·亚·谢马什柯被捕在报刊上发表声明的问题(参看本卷第96号文献)。——169。  
  
  [155]马·高尔基的《论犬儒主义》一文是为法文杂志《进步文献》写的,最初发表在彼得堡种子出版社1908年出版的《文学的崩溃》文集中,随后刊登于上述法文杂志3月号。文章中有一些造神说的错误观点。——169。  
  
  [156]马·高尔基1908年1月30日给亨利克·显克微支的信,是对显克微支就普鲁士政府掠夺波兹南地主地产一事征询意见的答复。  
  
  高尔基的信是一份反对显克微支维护波兹南地主大私有财产的揭露性文件。信里说,他珍视显克微支的艺术家的天才,但抗议他向威廉二世发出的用下述论据作支柱的呼吁,即:波兰人的行为是“和平的”,他们“不点燃革命之火”,并且准时交纳税款和给普鲁士军队提供兵士。高尔基最后说,“这些话使我对您爱波兰人民是否强烈感到怀疑”。  
  
  显克微支把252份征询意见的答复汇编成书在巴黎出版,高尔基的答复没有被收进。——169。  
  
  [157]六三政变后,由于书报检查的加紧,合法报刊无法出版,布尔什维克就出版了一些文集。1907年和1908年初出版的文集有《生活之声》、《闪电》、《1908年大众历书》、《当前问题》、《当前的生活》和《谈谈时代潮流》。——17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