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笔记本》片段(1914—1915年)

《哲学笔记本》片段(1914—1915年)

  
  关于《费尔巴哈全集》和《黑格尔全集》卷目的札记[175]
  (1914年9月)
  Log.536[注:这是图书编号。——编者注]
  《费尔巴哈全集》,博林版
  第1卷  关于死和不死的思想
  第2卷  哲学评论和基本原理
  第3卷  近代哲学史
  第4卷  莱布尼茨的哲学
  第5卷  皮埃尔·培尔
  第6卷  基督教的本质
  第7卷  基督教的本质一书的说明和补充
  第8卷  宗教本质讲演录
  第9卷  诸神世系学
  第10卷  关于伦理学的书信和死后发表的箴言
  Log.I.175[注:这是图书编号。——编者注]
  《黑格尔全集》
  第3、4、5卷  逻辑学
  第19卷(第1、2部)  黑格尔书信集
  载于1930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46页
  关于论述黑格尔的最新文献[176]
  (1914年12月)
  新黑格尔主义者:凯尔德、布拉德莱[177]
  詹·布·贝利:《黑格尔逻辑学的起源和意义》1901年伦敦版(共375页)。书评载于1902年《哲学评论》第2卷第312页。据说他不是仅仅重复黑格尔的用语(象维拉那样)。而是力图历史地加以研究和说明。其中提到第10章:逻辑学和自然界的关系(据说黑格尔未曾达到目的)。据说黑格尔的作用在于:他“证明了认识的客观性质……”(第314页)
  威廉·华莱士:《黑格尔哲学特别是他的逻辑学入门》1894年牛津和伦敦版。这是该书的第2版。书评载于1894年《哲学评论》第2卷第538页。第1版在1874年出版。作者翻译了黑格尔的逻辑学。
  “华莱士先生十分精确地阐述黑格尔对这门科学(逻辑学)的见解……这门科学既使自然哲学也使精神哲学从属于自己,因为纯思想或观念是物质现实和心理现实的共同基础。”(第540页)
  {《精神哲学>)[178]也是他翻译的(1894年),内附解说一章。书评也载于《哲学评论》。}
  《哲学杂志》[179]第111卷(1898年)第208页上有一篇赞扬华莱士的评论,但毫无内容。
  帕·罗塔:《黑格尔的复兴和“永恒哲学”》,载于意大利的1911年《哲学评论》[180]第1期——(评论载于1911年《哲学评论》第2卷第333页)。
  罗塔是凯尔德(Caird)的拥护者。似乎没有什么东西。
  其中谈到“……布拉德莱关于看不见的能的新黑格尔主义观点,这种能是经常出现的,是在一切变化和每一单独的活动中存在和起作用的”。[181]
  {关于能的唯心主义解释}
  约·格里尔·希本:《黑格尔逻辑学释义》1902年纽约版(共313页)。
  书评载于1904年《哲学评论》第1卷第430页:“希本先生这部著作的名称尽管如此,但里面根本没有解释性的说明,而几乎是逐字逐句的摘录。”作者编了一种黑格尔逻辑学名词汇编之类的东西。但据说问题的实质不在这里:“评论家们仍然就黑格尔所采取的立场,就他的辩证法的基本含义和真正目的进行争论。有一些新的解释,特别是麦克塔格特和乔·诺埃尔的解释同塞思的著名的评论文章是相对立的,它们给予了整个逻辑学以完全不同的含义。”(第431页)
  书评的作者[182]一般地指出“这些年来”……“黑格尔主义在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的复兴”
  按希本的意见,黑格尔的逻辑学“不是一个简单的思辨体系、或者多少合乎科学的抽象概念的结合;‘它同时还是从世界生活的全部具体意义方面来对世界生活作出的解释’”(第430页)。
  1913年3月《普鲁士年鉴》[183](第151卷),斐·雅·施米特博士的论文:《黑格尔和马克思》。作者赞扬向黑格尔的转变,责骂“认识论的经院哲学”,引证(从《普鲁士年鉴》中)新黑格尔主义者康斯坦丁·律斯勒和阿道夫·拉松的话,并就普伦格的著作[184]发表了下述意见:马克思不懂得“民族观念”这个合题的意义。马克思组织工人的功绩是巨大的,然而……是片面的。
  对马克思进行“自由主义的”(确切些说资产阶级的、怜悯工人的,因为作者大概是保守分子)歪曲的范例。
  麦克塔格特·埃利斯·麦克塔格特:《黑格尔辩证法研究》1896年剑桥版(共259页)。书评载于《哲学杂志》第119卷(1902年)第185页———据说他是黑格尔哲学通,他维护黑格尔的哲学,回击塞思、巴尔福、洛采、特伦德伦堡等人的攻击(看来作者塔格特是极端的唯心主义者)。
  埃米尔·哈马赫尔:《黑格尔哲学的意义》(共92页)1911年莱比锡版。
  书评载于《哲学杂志》第148卷(1912年)第95页。书评说:关于“康德之后的唯心主义在目前的重现”的意见是不错的,文德尔斑是不可知论者(第96页)等等;但作者也象黎尔、狄尔泰以及其他“名流”一样,对黑格尔的“绝对唯心主义”根本不懂,他承担了自己不能胜任的工作。
  安德鲁·塞思:《从康德到黑格尔的发展,附有宗教哲学的篇章》1882年伦敦版。书评载于《哲学杂志》第83卷第145页(1883年)。
  据说作者为维护黑格尔而反对康德。(总的说来是赞扬。)
  斯特林:《黑格尔的秘密》。书评载于上述杂志第53卷(1868年)第268页。作者是黑格尔的狂热的崇拜者,他向英国人阐述黑格尔的学说。
  贝尔特兰多·斯巴芬达:《从苏格拉底到黑格尔》1905年巴里版(共432页,4.50里拉)。书评载于上述杂志第129卷(1906年)——这是一本论文集,其中论及黑格尔,斯巴芬达是黑格尔的忠实信徒。
  斯特林:《黑格尔的秘密》。
  意大利文:
  斯巴芬达:《从苏格拉底到黑格尔》。
  拉斐尔·马里安诺。
  德文:
  米希勒和黑林:《黑格尔的辩证方法》(1888年)。
  施米特:《黑格尔辩证法的秘密》(1888年)。
  载于1930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47—350页

  关于让·佩兰《物理化学论文。原理》的书评[185]
  (1914年12月)
  注意让·佩兰:《物理化学论文。原理》(共300页)。1903年巴黎版。阿贝尔·莱伊在1904年《哲学评论》第1卷上发表评论,题目是《物理化学的哲学原理》。(佩兰分析了力、原因、能等等概念,反对“把能看作神秘的本质……”(第401页)阿贝尔·莱伊称佩兰为“新怀疑论体系”的反对者。)
  载于1930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0—351页

  彼得·盖诺夫《费尔巴哈的认识论和形而上学》[186]
  1911年苏黎世版(伯尔尼学位论文)(共89页)
  国立图书馆
  (1914年12月16—17日〔29—30日〕)
  这纯粹是中学生的作业,它几乎全是由摘自《费尔巴哈全集》约德尔的版本的引语组成的。如果仅仅当作一部引语汇编来看,或许还有用,但也不够完备。
  作者对这个题目远没有研究透彻
  作者主要引证:
  第2卷,特别是其中的《纲要》和《原理》,其次是《反对二元论》。
  第10卷,特别是其中的《论唯灵论和唯物主义》。[187]
  注意  第8卷,《宗教本质讲演录》(费尔巴哈自己在1848年写道:这是一部比他1841年出版的《基督教的本质》更成熟的著作)第8卷第26、29、102—109、288、329页及其他页。
  第7卷。《宗教的本质》(1845年:费尔巴哈认为这是一部重要的著作)。
  第4卷。《莱布尼茨》及1847年的注释。(注意)第4卷第261、197、190—191、274页。
  第7卷。对《基督教的本质》的补充。
  作者(按费尔巴哈的精神)引证了:
  埃宾豪斯:《实验心理学》第110页和第45页。
  弗·约德尔:《心理学教科书》第403页。
  奥·福雷尔:《脑和灵魂》第10版第14页
  据说朗格(第2卷第104页)反对费尔巴哈,显然是不对的(第83页和第88页),他歪曲(并否定)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188]。
  作者首先概述了费尔巴哈哲学的发展过程:《关于死的思想》(1830年)——当时费尔巴哈还是黑格尔主义者;《作家和人》(1834年)[注:此处作者还“不是泛神论者,而是多神论者”(第15页);“与其说他是一个黑格尔主义者,不如说他是一个莱布尼茨主义者”(第15页)。]——决裂的开始;《反黑格尔批判》(1835年)——费尔巴哈反对黑格尔的敌人,但也不是拥护黑格尔(参看格律恩第1卷第390页和第398页,第2卷第409页[189])。——《黑格尔哲学批判》(1839年)。——《基督教的本质》(1841年)——决裂——《纲要》和《未来哲学原理》(1842年和1843年)。——《宗教的本质》(1845年)。——《宗教本质讲演录》(1847年)。
  载于1930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1—352页

  保尔·福尔克曼《自然科学的认识论原理》
  (《科学和假说》,IX)1910年莱比锡第2版
  (伯尔尼图书馆,Nat.IV.171)[注:这是图书编号。——编者注]
  (1915年)
  作者在哲学上是个折中主义者和庸人,特别是在他反对海克尔、谈论巴克尔等人的时候。但他毕竟是有唯物主义倾向的,例如他在第35页上写道:“有一个问题:是我们把概念加给自然界,还是自然界把概念加给我们”——据说要把这两种观点结合起来。据说马赫是正确的(第38页),但我却以“客观的”观点来同它(马赫的观点)对立:
  “因此我认为:我们的逻辑起源于我们之外的事物的规律性进程;自然过程的外部必然性是我们的第一个导师,而且是最真正的导师。”(第39页)
  作者反对现象学和现代一元论,但他完全不了解唯物主义哲学和唯心主义哲学的实质。其实,他本着一般实证论的精神把问题归结于自然科学的“方法”。他甚至不能提出人类意识(和感觉)之外的自然界的客观实在性问题。
  载于1930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3页

  麦克斯·费尔伏恩《生物起源假说》
  1903年耶拿版
  (Med.5218)[注:这是图书编号。——编者注]
  (1915年)
  作者阐发了关于“活的实体”以及它的化学新陈代谢这个专题。专题。
  {参看第9页“酵素”[190]定义}
  附有关于这个问题的文献索引。
  第112页——“作业假说”据说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例如,在19世纪,唯物主义给自然科学带来很大的好处,但“今天已经没有一个哲学家-自然科学家会认为唯物主义观点是合适的了”(第112页)。永恒真理是没有的。思想的意义、效果和它们作为“酵母”的作用,——“酵母制造东西和发生作用”(第113页)。
  这里的特色是天真地表达了这样一种观点:“唯物主义”起着阻碍作用!毫不理解辩证唯物主义,完全不会区别作为哲学的唯物主义和自称为唯物主义者的当代庸人的各种落后观点。
  作者的目的——“对生命现象作力学的分析”(序言第1页)——引证《普通生理学》最后一章的话。
  作者主张不要说“活的蛋白质”(第25页),据说这是个模糊不清的概念,也不要说“活的蛋白质分子”(“因为分子不可能是活的”),而要说“生源质分子”(第25页)。
  化学的东西向有生命的东西的转化,——看来这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为了在这种新的、还不明确的、假说性的东西中更自由地前进,要打倒“唯物主义”,打倒“束缚人的”旧观念(“分子”),为了更自由地寻找新知识,采用新名称(生源质)!注意。有关物理学和一般自然科学中的现代“唯心主义”的根源和活生生的动因问题。
  载于1930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3—354页

  弗·丹奈曼《我们的世界图像是怎样构成的?》[191]
  1912年斯图加特(宇宙)版
  (Nat.XII.456)[注:这是图书编号。——编者注]
  (1915年)
  作者在这本小册子中概述了自己的四卷本著作:《自然科学的发展和相互联系》。
  从古埃及到我们这个时代,文化发展约有5000年了。按荷马的说法,大地就是地中海和它沿岸的国家,仅此而已(第8页)。
  在埃及,明朗的夜空便于天文学研究。人们观察了星体、星体运动、月球等。
  {(((过分哗众取宠……)))作者漫不经心,妄自尊大,写小品似地谈论哲学问题,庸俗。}
  起初,人们计算出一个月有30天,一年有360天(第31页)。古埃及人已经计算出一年有365天(第32页)。埃拉托色尼(公元前276年)确定地球的圆周为250000“斯达第”[注:古希腊的长度单位,每一斯达第约等于174—203公尺。——编者注]=45000公里(不是40000公里)。
  这本小册子不伦不类:如果当作哲学著作则嫌太草率、夸夸其谈、肤浅、庸俗;如果当作通俗书籍则又显得装模作样。
  阿里斯塔克猜测到地球围绕着太阳旋转(第37页)(在哥白尼(1473—1543)以前1800年)。(公元前3世纪)他计算出月球为地球的1/30(不是1/48),而太阳为地球的300倍(不是1300000倍)……
  托勒密的体系(公元2世纪)
  15世纪:天文学的兴盛——和航海的关系。
  哥白尼(1473—1543):太阳中心说。圆(不是椭圆)。
  ((只是在19世纪中叶,才用改进的测量仪器证明恒星形状的变化。))
  伽利略(1564—1642)。
  开普勒(1571—1630)。
  牛顿(1643—1727)。
  望远镜等  地球两极的((发现了  扁缩是直径的2000多万1/229不是1/299颗星等等))
  毕达哥拉斯(公元前6世纪)认为世界受数和度支配
  古代哲学家的四种元素、物质:土、火、水、空气……
  德谟克利特(公元前5世纪):原子……
  17世纪:化学元素。
  光谱分析(1860)。
  电等等。
  力的守恒定律。
  载于1930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5—356页

  路德维希·达姆施泰特《自然科学和技术历史指南》
  1908年柏林第2版
  (国立图书馆阅览室)
  (1915年)
  光速的测定:
  1676:奥勒·罗默(根据木星蚀):每秒40000地理哩,
  (小于……………………………300000)公里/秒
  (小于………………………298000公里)
  1849:菲佐(齿轮和反射镜):每秒42219地理哩…………=313000公里/秒
  1854:富科(两面旋转镜等):每秒40160地理哩…………=298000公里/秒
  1874:阿尔弗勒德·科尔尼(用菲佐的方法)300400公里/秒300330公里/秒
  1902:佩罗丹(同上)………………299900(±80公尺)公里/秒
  载于1930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6—357页
  拿破仑《思想》[192]
  1913年巴黎版袖珍丛书第14号
  (国立图书馆)
  (1915年)
  “大炮摧毁了封建制度。墨水正在摧毁现在的社会制度(第43页)……
  ———在每次战斗中都有这样的时刻:最勇敢的士兵在极度紧张之后也感到有逃跑的愿望。这种惊慌失措的情绪,是由于对自己的英勇精神丧失信心而产生的;但是,某种微不足道的情况、某种口实却足以使他们恢复这种信心:高超的艺术就在于创造这样的情况和口实。”(第79—80页)
  载于1930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7页

  阿尔图尔·埃里希·哈斯《现代物理学中的希腊化时代精神》[193]
  1914年莱比锡版(共32页)(伐爱脱公司)
  (1915年)
  书评载于1914年《康德研究》第3期(第19卷)第391—392页,作者是物理学史(保·福尔克曼特别注意这门历史)教授,他强调赫拉克利特和汤姆森的特殊联系等等。
  载于1930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7页
  泰奥多尔·利普斯《自然科学和世界观》
  (在斯图加特召开的德国自然科学工作者第七十八次代表大会上的发言)
  1906年海德堡版
  (伯尔尼图书馆。Nat.Varia.160)[注:这是图书编号。——编者注]
  (1915年)
  康德-费希特派的唯心主义者,他强调说,无论现象学(最新的现象学——“只承认现象”,第40页),或者唯能论和活力论,都是本着唯心主义精神进行工作的(同上)。
  物质——X。
  “物质性”——“假定的表达方式……”(第35页)
  “自然界是精神的产物”(第37页)等等。
  “总而言之,唯物主义首先不是别的,而是自然科学任务的新名称。”(第32页)
  载于1930年《列宁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8页

  注释:
  [175]  关于《费尔巴哈全集》(威·安·博林和弗·约德尔出版)和《黑格尔全集》(德文第1版)卷目的札记用德文写在单独一张纸上,这张纸的纸质和大小同写着《黑格尔<逻辑学>一书摘要》的开头部分、后来粘贴在《黑格尔<逻辑学>。Ⅰ》这册笔记本里的几张纸完全相同。因而有根据认为,关于《费尔巴哈全集》和《黑格尔全集》的卷目札记是列宁着手作《逻
  辑学》摘要之前,即在1914年9月写的。——335。
  [176]  《关于论述黑格尔的最新文献》写在《黑格尔<逻辑学>。Ⅲ》这册笔记本的末尾,从笔记本最后一页写起,下接倒数第2页。在《逻辑学》一书摘要的末尾和这篇札记之间还有几页空白。由此看来这篇札记可能是列宁在《逻辑学》一书摘要结束之前开始写的。——336。
  [177]  列宁把弗·布拉德莱,显然还有爱·凯尔德称作英国新黑格尔主义(或称“英国黑格尔主义”)的代表。他们和托·格林、约翰·凯尔德以及其他一些人利用黑格尔的绝对唯心主义从理论上论证宗教,反对唯物主义和自然科学,特别是反对达尔文主义。
  19世纪下半叶,在许多欧洲国家和美国的哲学发展中,出现了某种“转向黑格尔”(列宁语)的趋向。在英国,这种趋向是从詹·哈·斯特林的《黑格尔的秘密》一书于1865年问世开始的。在垄断前资本主义转变为帝国主义时期,经验论哲学(耶·边沁、约·斯·穆勒、赫·斯宾塞)及其伦理个人主义的原则已经不符合英国资产阶级保守派的利益。黑格尔的绝对唯心主义便引起了资产阶级思想家们的注意。“英国黑格尔主义者”利用黑格尔学说的反动方面,特别是它的绝对精神的概念,而在乔治·贝克莱、大卫·休谟的主观唯心主义传统的影响下,抛弃黑格尔的唯理论和发展思想。黑格尔辩证法的要素仅仅被他们用来为不可知论进行诡辩式的辩护。在社会学领域,新黑格尔主义者论证建立强有力的中央集权国家的必要性,认为公民的利益要完全服从于这个国家。——336。
  [178]  指1894年在牛津出版的黑格尔《哲学全书》第3部分《精神哲学》的英译本。该书德文第1版是1817年出版的。——337。
  [179]  指《哲学和哲学批判杂志》。
  《哲学和哲学批判杂志》(《Zeitschrift für Philosophie undphilosophische Kritik》)是德国的哲学刊物,由德国唯心主义哲学家伊·赫·费希特创办,德国唯心主义哲学派别的一批教授担任编辑,1837—1918年先后在哈雷、莱比锡出版。1846年前称为《哲学和思辨神学杂志》。——337。
  [180]  《哲学评论》(《Rivista di Filosofia》)是意大利哲学协会的机关刊物,1870—1943年先后在佛罗伦萨、罗马、热那亚等城市出版(从1909年起用此名称)。1945年复刊。——337。
  [181]  此处引自对亚·基阿佩利《现代多元论和一元论》一书的评论,见1911年《法国和外国哲学评论》第9期第333页。——337。
  [182]  这篇书评的作者是L.维贝尔。——337。
  [183]  《普鲁士年鉴》(《Preuβische Jahrbncher》)是德国保守派的政治、哲学、历史和文学问题杂志(月刊),1858—1935年在柏林出版。—338。
  [184]  指约·普伦格的《马克思和黑格尔》一书(1911年)。列宁关于这本书的札记,见本卷第353—356页。——338。
  [185]  关于让·佩兰《物理化学论文。原理》(1903年)一书书评的札记,写在《黑格尔<逻辑学>。Ⅲ》这册笔记本的末尾。书评是阿·莱伊写的,载于1904年《法国和外国哲学评论》杂志第4期。这篇札记在关于论述黑格尔《逻辑学》的著作的书评札记中间,它前面是同一期杂志上的关于约·格·希本著作的书评的札记(见本卷第337—338页)。—340。
  [186]  关于彼得·盖诺夫《费尔巴哈的认识论和形而上学》(1911年)一书札记写在《(其他+)黑格尔》这本笔记本的第1页。列宁借阅该书时填写的伯尔尼图书馆阅览室索书卡还保存着。索书卡上注明借书日期是1914年12月29日,归还日期为12月30日。
  这册笔记本第2—3页上写的是保·福尔克曼《自然科学的认识论原理》(1910年)和麦·费尔伏恩《生物起源假说》(1903年)两书的札记,从第4页开始写《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一书摘要》。——341。
  [187]  收入《费尔巴哈全集》第2版第2卷和第10卷的这4篇作品全称是:《关于哲学改革的临时纲要》(1842年)、《未来哲学原理》(1843年)、《反对身体和灵魂、肉体和精神的二元论》(1846年)和《论唯灵论和唯物主义,特别是从意志自由方面着眼》(1863—1866年)(见《费尔巴哈哲学著作选集》1984年商务印书馆版上卷第101—119、120—186、193—219、410—534页)。——341。
  [188]  指弗·阿·朗格《唯物主义史及对当代唯物主义意义的批判》一书(1866年)。该书伪造唯物主义哲学史。——342。
  [189]  指卡尔·格律恩出版的路·费尔巴哈遗著两卷本《路德维希·费尔巴哈的书简.遗稿及其哲学发展的评述》第1卷,以及《费尔巴哈全集》第2版第2卷。——342。
  [190]  “酵素”是“酶”的旧称。麦·费尔伏恩在其著作第9页上对“酵素”的概念下了一个定义:“酵素是活的实体的产物,其特点是能分解大量的一定的化学化合物,而本身却不受到破坏。”——344。
  [191]  关于弗·丹奈曼《我们的世界图像是怎样构成的?》(1912年)一书的札记,写在《哲学》笔记本的第1页上;在这一页上还有路·达姆施泰特《自然科学和技术历史指南》(1908年)一书的摘录。从这册笔记本的第2页起,是《诺埃尔<黑格尔的逻辑学>一书摘要》(见本卷第279—285页)。——346。
  [192]  关于拿破仑《思想》一书(1913年)的札记,写在《哲学》笔记本的第2页的末尾。从这一页开始是《诺埃尔<黑格尔的逻辑学>一书摘要》(见本卷第279—285页)。——349。
  [193]  关于阿·埃·哈斯《现代物理学中的希腊化时代精神》(1914年)一书书评的札记,写在《哲学》笔记本中,《黑格尔辩证法(逻辑学)的纲要》(见本卷第286—291页)之后。书评是B.鲍赫写的,载于1914年《康德研究》杂志第3期。同一页上还有关于泰·利普斯《自然科学和世界观》一书(1906年)的札记,下一页起是《斐·拉萨尔<爱非斯的晦涩哲人赫拉克利特的哲学>一书摘要》。
  《康德研究》杂志(《Kantstudien》)是德国新康德主义者的刊物,由汉·费英格创办,1897—1944年先后在汉堡、柏林、科隆出版(有间断),1954年复刊。——34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