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1869年8月10日

马克思,1869年8月10日

  登在附刊上的威廉的这部分演讲(在柏林作的[159])虽然内容是愚蠢的,但仍表明他善于用不可否认的巧妙手法把事情说得娓娓动听。而这是很妙的!由于只能把国会当作鼓动工具,所以决不能在那里为某种合理的东西和直接涉及工人利益的东西进行鼓动!勇敢的威廉的幻想实在令人神往:因为俾斯麦“喜欢”使用和工人友好的词句,所以他就不会反对真正符合工人利益的措施!“好象”——如布鲁诺·鲍威尔所说的——瓦盖纳先生没有在国会中宣布他在理论上赞成工厂法,而在实际上反对工厂法,“因为这种法律在普鲁士的情况下是没有益处的”!“好象”俾斯麦先生如果真正愿意并且能够替工人做点什么的话,那他就不会在普鲁士本国强迫实行现存的法律!仅仅因为在普鲁士会这样做,所以自由主义的“萨克森”等地区就不得不跟着学。威廉并不了解,现在的各国政府尽管向工人谄媚,但是它们清楚地知道,它们唯一的支柱是资产阶级,因此它们可以利用和工人友好的言词去恐吓资产阶级,但是决不可能真正反对它。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2卷第340页

  {第188页:李卜克内西(1869)关于议会鼓动的蠢见。}

  {李卜克内西的蠢见(抵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