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共(布)莫斯科委员会庆祝弗·伊·列宁五十寿辰大会上的讲话[161]

在俄共(布)莫斯科委员会庆祝弗·伊·列宁五十寿辰大会上的讲话[161]

  (热烈鼓掌)同志们!首先,有两件事我自然要感谢你们:第一,感谢你们今天对我的祝贺;第二,更感谢你们让我免听祝词。(鼓掌)我想,这样我们也许会逐渐地——当然不是一下子——创造出一种比流行至今的祝贺方式更合适的方式,以前的祝贺方式有时竟成了绝妙的讽刺对象。请看,这是一位出色的画家为讽刺这种祝贺而画的一幅漫画。这幅画连同一封非常亲切的信一起是我今天收到的。同志们十分体谅我,让我免听这种祝词。我拿这幅漫画来给大家看,是为了让我们今后根本免去这类祝贺活动。[162] 
  其次,我想略微谈谈布尔什维克党的现状。使我产生这一想法的是一位著作家在18年以前,即1902年写的一段话。这位著作家就是卡尔·考茨基,我们现在应该同他断然决裂,同他进行斗争,但是,他以前在同德国机会主义作斗争时,曾是无产阶级政党的领袖之一,而且我们曾经同他合作过。那时还没有布尔什维克,但是所有同他合作的未来的布尔什维克,都对他评价很高。下面就是这位著作家在1902年写的一段话:  
  
  “现时〈与1848年不同〉可以认为,不仅斯拉夫人加入了革命民族的行列,而且革命思想和革命活动的重心也愈来愈移向斯拉夫人那里。革命中心正从西向东移。19世纪上半叶,革命中心在法国,有时候在英国。到了1848年,德国也加入了革命民族的行列……揭开新世纪序幕的一些事变使人感到,我们正在迎接革命中心的进一步转移,即向俄国转移……从西欧接受了这么多的革命首创精神的俄国,也许现在它本身已有可能成为西欧革命动力的源泉了。轰轰烈烈的俄国革命运动,也许会成为一种最强有力的手段,足以铲除在我们队伍中开始蔓延的萎靡不振的庸俗习气和鼠目寸光的政客作风,促使斗争的渴望和对我们伟大理想的赤诚重新燃起熊熊的火焰。俄国对于西欧来说早已不再是反动势力和专制制度的堡垒了。现在的情况也许恰恰相反。西欧正变成支持俄国反动势力和专制制度的堡垒……俄国的革命者如果不是同时必须跟沙皇的同盟者——欧洲资本作战,也许早就把沙皇打倒了。我们希望,这一次他们能够把这两个敌人一起打倒,希望新的‘神圣同盟’比它的前驱垮得更快一些。但是不管俄国目前斗争的结局如何,那些在斗争中牺牲的烈士(不幸的是,牺牲的人会很多很多)所流的鲜血和所受的苦难,决不会是白费的。他们将在整个文明世界中培育出社会革命的幼苗,使它们长得更茂盛、更迅速。1848年时,斯拉夫人还是一股凛冽的寒流,摧残了人民春天的花朵。也许现在他们注定要成为一场风暴,摧毁反动势力的坚冰,以不可阻挡之势给各国人民带来新的幸福的春天。”(卡·考茨基《斯拉夫人和革命》,载于1902年3月10日《火星报》第18号)  
  
  看,一位杰出的、但是今天我们必须同他断然决裂的社会党人,在18年前关于俄国革命运动就是这样写的。这段话使我产生一个想法,我们党目前也许会陷入十分危险的境地,即变得骄傲自大起来。这是十分愚蠢、可耻和可笑的。大家知道,一些政党有了骄傲自大的可能,这往往就是失败和衰落的前奏。我们当前最凶恶的一个敌人在我所引的话中曾寄于俄国革命的这种期望,的确是过高了。我们迄今是获得了一些辉煌的成就和辉煌的胜利,可是要知道,这是由当时的情况造成的。当时我们还不可能解决主要的困难,当时我们担负着军事任务,同地主、沙皇、将军等反动势力进行着最深刻、最激烈的斗争;这样,我们为了组织同每日每时冒出来的小资产阶级自发性、分散性和涣散性作斗争,即同一切拉我们退向资本主义的东西作斗争,就把社会主义变革的根本任务搁了下来。无论是在经济方面,还是在政治方面,我们都把这些任务搁下来了,因为我们没有可能来妥善地着手完成这些任务。因此,我们从上面引的一段话中想到的那种危险,全体布尔什维克,无论就个人或整个政党来说,都应当加倍地注意。我们应当懂得,我们最近一次党代表大会的决定,必须坚决执行,这就是说,我们面临着极其繁重的工作,这就要求我们比以往作出更大的努力。  
  
  最后,我希望我们决不要使我们的党落到骄傲自大的地步。(鼓掌)  
  
  载于1920年莫斯科出版的《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列宁五十寿辰(1870—1920年)》一书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40卷第325—327页

  【注释】

  [161]1920年4月23日,俄共(布)莫斯科委员会举行了庆祝列宁五十寿辰的晚会。出席晚会的有莫斯科的党的工作者。马·高尔基、阿·瓦·卢那察尔斯基、米·斯·奥里明斯基、斯大林、列·波·加米涅夫等人在会上讲了话。晚会临近结束时,列宁到会讲了话,受到与会者的热烈欢迎。——[353]。  
  
  [162]指著名漫画家卡里克在1900年为俄国民粹主义者尼·康·米海洛夫斯基的寿辰而画的一幅漫画。在这幅画上,画家把前去向米海洛夫斯基祝寿的马克思主义者画成一群小孩子。叶·德·斯塔索娃在列宁五十寿辰时把这幅漫画寄给了列宁,并在附寄的贺信中说,党那时还处于童年时期,人数很少,现在则已长大成人,“这是您的双手、您的智慧和天才所创造的业绩”。——[35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