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全集第25卷年表

列宁全集第25卷年表


  
  
   年表  
  
  (1914年3月—7月)  
  
  1914年  
  
  3月—4月26日(5月9日)
  列宁居住在波兰的克拉科夫。  
  
  3月15日(28日)
  列宁的《“八月”联盟的瓦解》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37号上。  
  
  3月15日(28日)以后
  收到苏·斯·斯潘达良从叶尼塞斯克省的来信,信中介绍他的流放生活,并询问党内情况,特别是同取消派斗争的情况。  
  
  3月17日(30日)以后
  收到纽约工人俱乐部总书记威·埃德林的来信,信中告知从俱乐部基金中捐赠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一笔款子。  
  
  3月18日(31日)以后
  收到拉脱维亚社会民主主义运动活动家扬·埃·扬松(布劳恩)的来信,信中请求告知第四届国家杜马布尔什维克党团的情况。  
  
  不晚于3月19日(4月1日)
  写《告乌克兰工人书》。  
  
  3月19日(4月1日)
  致函伊·费·阿尔曼德,请她把《告乌克兰工人书》的草稿转交给奥·洛拉,强调指出,最重要的是,让乌克兰社会民主党人要求统一,反对以民族划线分裂工人。  
  
  3月20日(4月2日)
  列宁的《资本主义和报刊》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41号上。  
  
  3月22日(4月4日)以前
  收到尼·伊·布哈林的来信,信中说他正在写评论奥地利经济学家欧·柏姆-巴维克的书,请求列宁校订该书并为该书作序。  
  
  3月22日(4月4日)
  列宁的《激进的资产者论俄国工人》和《政治教训》两篇文章发表在《启蒙》杂志第3期上。  
  
  3月23日(4月5日)以前
  致函奥·洛拉,要求收集并寄来有关乌克兰居民的统计材料。
  把自己的《拉脱维亚工人论社会民主党党团的分裂》和《“八月联盟”的空架子被戳穿了》两篇文章寄给《真理之路报》编辑部。  
  
  3月23日(4月5日)以后
  收到扬·安·别尔津的来信,信中告知拉脱维亚边疆区社会民主党第一届中央委员会的活动和《斗争报》编辑部的情况。信中还谈到布尔什维克在拉脱维亚地方组织中的影响在加强。
  收到奥·洛拉的来信,信中告知正为列宁收集有关乌克兰的统计材料,对在《真理报》和《启蒙》杂志上即将开辟乌克兰专栏一事表示满意。  
  
  不晚于3月25日(4月7日)
  致函伊·费·阿尔曼德,认为德国人实际上有两个党,应该向他们学习一切宝贵的东西,但在学习中决不能姑息机会主义者。  
  
  3月25日和4月10日(4月7日和23日)之间
  致函《真理之路报》编辑部,询问他的《英国的宪法危机》一文是否在下一号上发表;批评格·瓦·普列汉诺夫鼓吹同取消派统一。  
  
  3月27日(4月9日)以前
  致函在伯尔尼的格·李·什克洛夫斯基,对俄国革命活动家费·尼·萨莫伊洛夫的健康表示担忧,并要求为萨莫伊洛夫安排治疗。
  致函拉·萨·里夫林,请他物色一位瑞士最好的医生给萨莫伊洛夫治病,并设法将他安排在疗养院疗养。  
  
  不早于3月27日(4月9日)
  收到扬·埃·扬松(布劳恩)的来信,信中告知拉脱维亚边疆区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允许自由报道和刊载拉脱维亚边疆区社会民主党第四次代表大会的情况的决定。信中还请求在两三星期内把列宁在代表大会上发言的详细提要寄去。  
  
  3月28日(4月10日)
  列宁的《关于民族平等的法律草案》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48号上。
  写信给在沃洛格达的母亲玛·亚·乌里扬诺娃,说他将于5月初迁往波罗宁。  
  
  3月29日(4月11日)以前
  致函在苏黎世的亚·阿·别克扎江,要求利用他的地址与社会党国际局进行联系。  
  
  3月28日(4月11日)
  致函在巴黎的伊·费·阿尔曼德,说自己怀疑法国警察局扣压俄国政治流亡者的信件;建议巴黎支部全体成员起来抵制格·阿·阿列克辛斯基,他为了达到污蔑布尔什维克包庇叛徒的目的,竟毫无根据地指控安东诺夫出卖了自己的共事者。
  列宁的《农业工人的工资》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49号上。  
  
  3月29日(4月11日)以后
  收到《钟声》杂志编辑部的来信,信中请列宁写一篇关于第四届杜马社会民主党党团分裂的文章。  
  
  3月30日(4月12日)
  列宁的《拉脱维亚工人论社会民主党党团的分裂》和《“八月联盟”的空架子被戳穿了》两篇文章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50号上。  
  
  3月31日(4月13日)以前
  致函维·鲁·明仁斯基,对他妹妹柳·鲁·明仁斯卡娅被捕一事表示关切。  
  
  3月
  列宁的《又一次消灭社会主义》一文发表在《现代世界》杂志第3期上。  
  
  3月—4月
  写《工人对在国家杜马中成立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的反应》一文。  
  
  3月—7月
  拟《卡尔·马克思》这一条目的写作提纲。  
  
  不晚于4月1日(14日)
  写《德国工人运动中的哪些东西是不应该摹仿的》一文。  
  
  4月1日(14日)以后
  致函在巴黎的伊·费·阿尔曼德,说崩得的出版物已收到,还谈到自己对《女工》杂志第3期的印象。  
  
  4月2日—4日(15日—17日)
  在克拉科夫主持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会议(有布尔什维克杜马党团代表格·伊·彼得罗夫斯基出席);拟订会议日程;起草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成立领导秘密工作的中央组织部的决议。会议研究关于下一次党的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关于参加在维也纳举行的第二国际代表大会、关于在农民中进行工作、关于庆祝工人出版节、关于出版全俄工会机关报等问题。
  同格·伊·彼得罗夫斯基研究将在杜马会议上作的关于沙皇政府民族政策的发言。  
  
  4月2日(15日)以后
  收到姐姐安娜的来信,信中告知《启蒙》杂志第4期刊登了列宁的《德国工人运动中的哪些东西是不应该摹仿的》一文。信中还要求列宁翻阅1914年《启蒙》杂志的内容提要,并为杂志寄去文章。  
  
  不晚于4月3日(16日)
  致函弗·米·扎戈尔斯基,请他寄来党代表会议(1908年)的决议、党的纲领和《社会民主党人报》第11号。  
  
  4月3日(16日)以后
  写文章揭露在《我们的曙充》杂志第3期上发表文章的取消派分子尔·马尔托夫和费·布尔金(谢苗诺夫)。列宁的文章没有找到。  
  
  4月4日(17日)
  列宁的《论工人运动的形式(同盟歇业和马克思主义的策略)》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54号上。  
  
  4月4日(17日)以后
  收到弗·米·扎戈尔斯基的来信,信中告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五次代表会议决议已经寄出,并说没有《社会民主党人报》第11号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纲领。
  记录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国外局会议(有俄国社会民主工党莫斯科区域局代表出席)的议程。会议研究关于召开区域代表会议、关于筹备下一次党的代表大会、关于在莫斯科出版报纸和发行《真理报》等问题。  
  
  4月6日(19日)
  列宁的《左派民粹派在美化资产阶级》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56号上。  
  
  4月6日(19日)以后
  为布尔什维克杜马党团代表格·伊·彼得罗夫斯基写《关于民族政策问题》的发言稿。  
  
  4月9日(22日)以前
  两次致函在柏林的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党人伊·埃·格尔曼,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在克拉科夫举行的会议、即将召开的党的代表大会、纪念4月22日(5月5日)工人出版节和5月1日(14日)国际劳动节的传单。  
  
  4月9日(22日)
  写信给在沃洛格达的妹妹玛·伊·乌里扬诺娃,说已得知奥洛涅茨流放地人员变化情况;认为有必要收集关于流放人员的材料,并在《启蒙》杂志上发表。  
  
  4月10日(23日)
  列宁的《英国的宪法危机》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57号上。  
  
  4月11日(24日)
  将奥·洛拉就《告乌克兰工人书》问题写的一封信转寄给在巴黎的伊·费·阿尔曼德,在附信中要求阿尔曼德在苏黎世同乌克兰社会民主党人见面,弄清楚他们对乌克兰单独成立社会民主党组织问题的态度,并设法建立一个反分离派;为准备党的代表大会,建议在巴黎和瑞士加紧建立联络点;认为必须再版经1912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六次(布拉格)代表会议修改过的党纲和党章。  
  
  4月12日(25日)
  列宁的《统一》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59号上。  
  
  4月13日(26日)
  致函《钟声》杂志编辑部,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鼓动乌克兰工人分离出去成立单独的社会民主党组织,表示极大的愤慨。  
  
  4月15日(28日)
  列宁的《有组织的马克思主义者论国际局的干预》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61号上。  
  
  4月15日(28日)以后
  收到姐姐安·伊·乌里扬诺娃-叶利扎罗娃从彼得堡寄来的信,信中告知《启蒙》杂志编辑部会议的情况和该杂志第4期的内容。信中还要他把《论民族自决权》一文的结尾部分以及给《启蒙》杂志第5期和《女工》杂志第5期的其他材料寄去。  
  
  4月16日(29日)
  列宁的《民族平等》和《取消派和拉脱维亚的工人运动》两篇文章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62号上。
  致函波兰王国和立陶宛社会民主党边疆区执行委员会,告知他们的《声明》将刊登在下一号《社会民主党人报》的讨论附页上。  
  
  4月17日(30日)以后
  收到斯·格·邵武勉寄自巴库的信,信中谈到油田工人的情绪、他写民族问题小册子的情况。  
  
  4月20日(5月3日)以前
  致函在伯尔尼的费·尼·萨莫伊洛夫,对他的健康状况和治疗效果表示关切。  
  
  4月20日(5月3日)
  列宁的《农村中的农奴制经济》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66号上。  
  
  4月22日(5月5日)以前
  出席立陶宛社会民主党人(侨民)会议。会议讨论社会民主党对待民族问题的态度以及波兰王国和立陶宛社会民主党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相互关系的问题。
  致函在伦敦的马·马·李维诺夫,建议他以代表身分出席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
  同波兰记者阿·迈科森谈日益迫近的帝国主义战争。  
  
  4月22日(5月5日)
  列宁的《俄国工人报刊的历史》和《我们的任务》两篇文章发表在《工人日报》第1号上。
  列宁在《真理之路报》两周年纪念日给该报编辑部的贺电发表在该报第67号上。
  列宁的文章《论民族自决权》(前4章)、《德国工人运动中的哪些东西是不应该摹仿的》,以及对尼·亚·鲁巴金的《书林概述》第2卷的书评,发表在《启蒙》杂志第4期上。  
  
  不早于4月22日(5月5日)
  收到В.Д.韦格曼的信,信中说敖德萨工人斗争很活跃,布尔什维克的影响在增长。信中还谈到《真理报》受欢迎以及其他情况。  
  
  4月22日(5月5日)以后
  收到马·马·李维诺夫从伦敦的来信,信中告知由于经费不足不能去维也纳出席第二国际代表大会。信中还说他认为自己不能再留在社会党国际局内,只有列宁才能在社会党国际局内享有威望。
  收到《启蒙》杂志第4期,修改自己的《论民族自决权》一文。  
  
  4月23日(5月6日)
  列宁签署的祝贺出版节的电报《同你们心连心》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68号上。  
  
  4月24日(5月7日)
  复函费·尼·萨莫伊洛夫,告知《真理报》发行量增加,要他耐心治疗,并邀请他在痊愈后到自己这儿来。  
  
  4月26日(5月9日)
  由克拉科夫移居波罗宁。  
  
  4月29日(5月12日)以前
  致函在伯尔尼的格·李·什克洛夫斯基,请他组织一个侨居瑞士的布尔什维克的代表团参加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  
  
  4月29日(5月12日)
  列宁的《取消主义的定义》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73号上。  
  
  4月29日(5月12日)以后
  收到亚·安·特罗雅诺夫斯基从维也纳寄来的信,信中谈到《启蒙》杂志编辑部工作中的缺点、俄国国内和国外编辑人员的相互关系等问题。  
  
  不晚于4月30日(5月13日)
  致函在巴黎的奥·洛拉,请他把乌克兰作家弗·基·温尼琴科的小册子找到并寄来。  
  
  4月
  致函尼·伊·布哈林,谈为布尔什维克杜马党团准备关于民族问题的发言稿一事。
  收到尼·伊·布哈林的回信,信中拒绝为布尔什维克杜马党团准备关于民族问题的发言稿。
  写《马克思主义和取消主义》文集的结束语。
  致函在彼得堡的阿·叶·巴达耶夫,告知他已被选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委员。  
  
  4月—5月
  起草《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向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的报告的提纲》。  
  
  不早于4月
  编写1912年8月以后各地所有布尔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秘密组织清单、1912年1月—1914年4月出版的《社会民主党人报》和《劳动旗帜报》的期号清单以及这一时期工人团体情况和为报纸募捐情况的综合报纸募捐情况的综合报告。  
  
  5月2日(15日)以后
  致函在柏林的扬·鲁迪斯-吉普斯利斯,认为出版《真理报》拉脱维亚文附刊为时过早;要他把未经在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党报纸上发表的文章的译文寄来;告知《社会民主党人报》即将出版;祝贺五一节示威游行的胜利,特别是在里加和彼得堡的胜利。  
  
  5月3日(16日)
  列宁的《再论政治危机》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76号上。  
  
  不早于5月3日(16日)
  收到波涛出版社的来信,信中请他将他论述工会运动的全部文章寄去,或者指明刊登这些文章的报纸和杂志的期号。  
  
  5月4日(17日)
  列宁的《工人运动中的思想斗争》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77号上。   5月4日(17日)以后
  代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给伊·费·阿尔曼德写委托书,要她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各妇女组织的名义参加社会党国际局。  
  
  5月5日(18日)
  致函在纽约的尼·尼·纳科里亚科夫,对他寄来美国官方关于农业问题的统计刊物表示感谢;祝贺俄国五一节示威游行的胜利;告知乌拉尔组织的发展情况。  
  
  5月6日(19日)
  致函在巴库的斯·格·邵武勉,谈打算如何同“民族文化自治”的拥护者进行斗争;介绍他拟订的由布尔什维克党团提交第四届杜马的关于民族平等和保护少数民族权利的法律草案的内容;建议邵武勉参加制订草案的工作。
  致函在日内瓦的维·阿·卡尔宾斯基,请他把尼·亚·鲁巴金写的《书林概述》第1卷寄去;要他弄清楚,在日内瓦的俄国布尔什维克中有谁能自费去维也纳出席第二国际代表大会。  
  
  5月6日(19日)以后
  写《关于民族平等和保护少数民族权利的法律草案》。  
  
  不晚于5月7日(20日)
  写《论民族自决权》一文的结尾部分。  
  
  5月7日(20日)
  致函在维也纳的亚·安·特罗雅诺夫斯基,告知正在讨论特罗雅诺夫斯基同他所资助的《启蒙》杂志编辑部相互关系的协议草案;要他尽快把争论民族问题的文章给杂志寄来;告知《论民族自决权》一文的结尾部分已寄出,五月份大概能刊登出来。  
  
  5月8日(21日)以前
  致函在维也纳的格·伊·丘德诺夫斯基,对他的《新积累论》一文提出若干补充意见。
  两次致函彼得堡的《启蒙》杂志编辑部和姐姐安·伊·乌里扬诺娃-叶利扎罗娃,对改动寄去的文章表示不满。  
  
  5月8日(21日)
  列宁的《“庄园主邻居”》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80号上。  
  
  5月8日(21日)以后
  致函在维也纳的尼·伊·布哈林,关注来自俄国的关于第四届国家杜马代表罗·瓦·马林诺夫斯基擅离职守的消息。  
  
  5月8日(21日)以后
  收到姐姐安·伊·乌里扬诺娃-叶利扎罗娃从彼得堡的来信,信中对修改列宁寄去的文章说明了原因。
  致函《启蒙》杂志编辑部,承认在批评编辑部修改自己的文章一事上,态度有些急躁。  
  
  5月9日(22日)
  列宁的《民粹派和“派别暴力”》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81号上。  
  
  5月9日或10日(22日或23日)
  致函在伯尔尼的格·李·什克洛夫斯基,告知由于罗·瓦·马林诺夫斯基离开杜马,取消派报刊对布尔什维克大肆诽谤;询问费·尼·萨莫伊洛夫能否去一趟莫斯科。  
  
  5月10日(23日)
  列宁的《精致的民族主义对工人的腐蚀》一文发表在《真理报》第82号上。  
  
  5月10日(23日)以后
  收到扬·安·别尔津从布鲁塞尔的来信,信中询问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代表大会和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是否举行,是否邀请拉脱维亚边疆区社会民主党代表出席代表大会等情况。
  致函在日内瓦的维·阿·卡尔宾斯基,感谢他寄来尼·亚·鲁巴金的《书林概述》第1卷;尖锐批评《同时代人》杂志,对费·伊·唐恩、尔·马尔托夫、格·瓦·普列汉诺夫为该杂志撰稿表示气愤;答应给他寄去第二国际代表大会代表证书。  
  
  5月11日(24日)
  致电雅·斯·加涅茨基,请他收集有关罗·瓦·马林诺夫斯基的全部材料并详细电告华沙报纸上的消息。  
  
  5月11日(24日)以后
  收到格·伊·彼得罗夫斯基的电报,电报告知第四届杜马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及《真理报》编辑部对罗·瓦·马林诺夫斯基问题所持的立场。  
  
  5月12日(25日)
  致函伊·费·阿尔曼德,告知彼得堡各报对罗·瓦·马林诺夫斯基的逃跑行为的反应。  
  
  5月12日(25日)以后
  致函在伯尔尼的格·李·什克洛夫斯基,谈布尔什维克在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上的策略。
  致函在彼得堡的格·伊·彼得罗夫斯基,劝他不必花时间去讨论罗·瓦·马林诺夫斯基离开杜马一事,因为马林诺夫斯基已经受到谴责;指示必须同取消派分子进行不懈的斗争。  
  
  5月13日(26日)
  列宁的《论政治形势》和《工人的统一和知识分子的“派别”》两篇文章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85号上。  
  
  5月14日(27日)
  列宁的《论左派民粹派》一文发表在《真理之路报》第86号上。  
  
  5月上半月
  致函在巴黎的伊·费·阿尔曼德,对乌克兰作家弗·基·温尼琴科在道德问题上的观点提出反对意见;建议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巴黎支部讨论关于出席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的代表团问题。  
  
  不晚于5月19日(6月1日)
  致函在巴黎的阿·弗·波波夫(卡扎科夫),询问目前出版《社会民主党人报》的经费情况。  
  
  5月20日(6月2日)以后
  收到阿·弗·波波夫(卡扎科夫)从巴黎的来信,信中告知目前出版《社会民主党人报》的经费情况。信中还邀请列宁去美国作报告并询问他能否用英语讲、告知在纽约举行了布尔什维克会议。  
  
  5月22日(6月4日)
  列宁的《取消派和马林诺夫斯基的简历》一文发表在《工人日报》第2号上。  
  
  5月23日(6月5日)以前
  致函在洛夫兰的伊·费·阿尔曼德,说对乌克兰作家弗·基·温尼琴科写的长篇小说《父辈遗训》持完全否定的态度。  
  
  5月24日(6月6日)
  列宁的《论两条道路》一文发表在《工人日报》第3号上。  
  
  5月24日(6月6日)以后
  收到维·阿·卡尔宾斯基从日内瓦的来信,信中赞同自费出席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
  致函格拉纳特出版社编辑部秘书,请他们告知,出版社要求卡·马克思这一条目释文写多大篇幅和什么时候交稿。  
  
  不晚于5月25日(6月7日)
  致函在维也纳的亚·安·特罗雅诺夫斯基,谈关于重新分配出席第二国际代表大会的委托书一事。  
  
  5月25日(6月7日)
  列宁的《不知道自己希望什么的普列汉诺夫》一文发表在《工人日报》第4号上。  
  
  5月25日(6月7日)以后
  收到格·李·什克洛夫斯基从伯尔尼寄来的信,信中说明从瑞士派哪些人组成代表团出席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并邀请列宁参加代表团。
  收到雅·安·特罗雅诺夫斯基从维也纳的来信,信中谈到重新分配出席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的委托书、中央委员会报告的参考提纲、为工人报刊捐款的数目和整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克拉科夫会议(有党的工作人员参加)记录的进展情况。  
  
  5月28(6月10日)以前
  为第四届国家杜马中的布尔什维克代表起草发言稿《谈谈农业部的预算问题》。  
  
  5月28日(6月10日)以后
  收到姐姐安·伊·乌里扬诺娃-叶利扎罗娃从彼得堡的来信,信中告知《启蒙》杂志第5期即将出版、这一期和正在编辑的第6期将发表列宁和其他人的文章。信中还谈到编辑部同阿·马·高尔基的相互关系问题。  
  
  5月30日(6月12日)
  列宁的《论统一》一文发表在《劳动的真理报》第2号上。  
  
  5月30日(6月12日)以后
  收到斯·格·邵武勉从巴库寄来的信,信中说已经收到列宁5月6日(19日)的信和《关于民族平等和保护少数民族权利的法律草案》的提纲。信中还对草案的某些条文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告知巴库罢工和布尔什维克巴库委员会领导罢工的情况。  
  
  5月
  写《论〈同时代人〉杂志》一文的提纲。  
  
  6月初
  收到亚·加·施略普尼柯夫从彼得堡的来信,信中叙述了社会党国际局主席埃·王德威尔得到达的情况。  
  
  6月1日(14日)
  列宁的《论民族自决权》一文第5—7章、《图快出丑》、《论高喊统一而实则破坏统一的行为》,以及对约·加·德罗兹多夫的《俄国农业工人的工资与1905—1906年土地运动的关系》一书和И.М.科兹米内赫-拉宁的《莫斯科省工厂的加班劳动》小册子的评论,发表在《启蒙》杂志第5期上。  
  
  6月1日(14日)以后
  从格·瓦·普列汉诺夫的《头都掉了,何必怜惜头发(声明)》一文中作摘录,并统计1914年布尔什维克的、取消派的、社会革命党的报纸每周发行份数,在《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反对工人的方法》一文中引用了这些资料。  
  
  6月4日(17日)以后
  收到亚·安·特罗雅诺夫斯基的信,信中邀请列宁来维也纳作报告和休息。信中还说打算写一篇文章驳斥“民族文化自治”,并请求审阅这篇文章。  
  
  6月5日(18日)
  列宁的《问题明确了。请觉悟的工人们注意》一文发表在《劳动的真理报》第7号上。  
  
  6月5日和9日(18日和22日)之间
  收到《真理报》编辑部的来信,信中谈到同取消派作斗争的问题、《真理报》的发行量和该报发表的论战材料。  
  
  6月5日和26日(6月18日和7月9日)之间
  写《表明工人运动中各派力量的一些客观材料》一文。  
  
  6月5日(18日)以后
  致函《劳动的真理报》编辑部,询问调和主义倾向对真理派工人的影响;指示应如何对待正在转向取消派的格·瓦·普列汉诺夫;建议无情地痛斥小团体主义和取消主义。  
  
  6月9日(22日)
  列宁的《论冒险主义》和《拉脱维亚马克思主义者的决议和取消派》两篇文章发表在《工人日报》第7号上。  
  
  6月10日(23日)
  列宁的《一位自由派的坦率见解》一文发表在《劳动的真理报》第11号上。  
  
  6月11日(24日)以后
  读刊登在《劳动的真理报》第12号上的乌拉尔的纳扎尔的短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并在上面作记号,在《表明工人运动中各派力量的一些客观材料》中提到这篇短评。  
  
  6月13日和14日(26和27日)
  列宁的《工人阶级和工人报刊》一文发表在《劳动的真理报》第14、15号上。  
  
  6月14日(27日)以后
  收到波涛出版社的来信,信中告知奥·倍倍尔的回忆录的部分译稿已送去排版,并说《马克思主义和取消主义》文集即将印完。  
  
  6月16日(29)以前
  致函米·康·弗拉基米罗夫(舍印芬克尔)和里斯金,谈有关在巴黎出版党纲和党章事宜。
  代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通知社会党国际局书记卡·胡斯曼,委派马·马·李维诺夫为驻社会党国际局代表。  
  
  不早于6月16日(29日)
  统计各个团体和个人为《统一报》募捐的情况,该报是以格·瓦·普列汉诺夫为首的孟什维克护党派分子同布尔什维克调和派分子出版的。  
  
  6月16日(29日)以后
  收到社会党国际局执行委员会寄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的信,信中告知在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召开以前,社会党国际局执行委员会将在布鲁塞尔召开“统一”会议,要求派代表出席。
  收到米·康·弗拉基米罗夫和里斯金从巴黎寄来的复信,信中告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章程和纲领已经付排,保证如期完成这项工作。  
  
  不晚于6月17日(30日)
  致函波涛出版社,询问自己的《工人阶级和工人报刊》一文的处理情况,这篇文章原拟作为《马克思主义和取消主义》文集第2册的附录出版。  
  
  6月17日(30日)以后
  收到波涛出版社的来信,信中告知他的《工人阶级和工人报刊》一文已经排好,将刊印在《马克思主义和取消主义》文集的最后面。
  收到扬·安·别尔津从布鲁塞尔的来信,信中告知,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党已经收到社会党国际局执行委员会关于7月3—5日(16—18日)在布鲁塞尔召开会议的通知,他将代表拉脱维亚党出席这次会议,建议会面并商讨共同行动。  
  
  不晚于6月19日(7月2日)
  致函波涛出版社,再次询问自己的《工人阶级和工人报刊》一文的情况;要求整理出一套报纸(供草拟布鲁塞尔会议的报告用);随信附去对自己的《工人对在国家杜马中成立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党团的反应》一文的补充。  
  
  6月19日(7月2日)
  列宁的《左派民粹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一文发表在《劳动的真理报》第19号上。  
  
  6月19日(7月2日)以后
  列宁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收到亚·加·施略普尼柯夫从彼得堡的来信,信中谈到俄国工人的觉悟日益提高,总罢工的思想深入人心,布尔什维克报纸极受欢迎,取消派分子及其报刊在削弱。
  收到马·马·李维诺夫从伦敦的来信,信中附有卡·胡斯曼的两封信,其中包括社会党国际局发出的出席布鲁塞尔会议的邀请书。  
  
  不晚于6月20日(7月3日)
  受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的委托致函伊·费·波波夫、米·费·弗拉基米尔斯基和亚·阿·别克扎江,建议他们参加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代表团出席社会党国际局布鲁塞尔“统一”会议。
  致函伊·费·阿尔曼德,告知社会党国际局执行委员会定于7月3—5日(16—18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统一”会议列宁;受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委托,请阿尔曼德参加代表团,对她在会议上持何种态度提出建议;答应制定极详尽的策略。  
  
  6月21日(7月4日)
  晚上,同雅·斯·加涅茨基商谈有关波兰反对派参加布鲁塞尔会议的问题。  
  
  不早于6月21日(7月4日)
  受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委托,通知社会党国际局执行委员会,说中央委员会作出一项专门决定:如果波兰反对派没有收到邀请,或不能同其他与会者享有平等权利,那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就不参加布鲁塞尔会议;询问将有哪些组织和个人出席这次会议。  
  
  6月21日—23日(7月4日—6日)
  致函在南锡的格·伊·萨法罗夫,建议他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代表团秘书的身分出席布鲁塞尔会议。  
  
  6月21日(7月4日)以后
  收到伊·费·波波夫从布鲁塞尔的来信,信中说他同意作为代表出席布鲁塞尔会议,必要时还可以担任翻译。信中还请求对寄送会议所需的文件和《真理报》一事作指示。  
  
  6月22日(7月5日)
  列宁的《俄国的土地问题》一文发表在《劳动的真理报》第22号上。  
  
  6月23日(7月6日)以前
  就出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纲领和章程的开本和二校样拖延的原因等事宜;致函在巴黎的尼·瓦·库兹涅佐夫。信中还要求告知出席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的巴黎代表的名单以及其他情况。
  致函斯·格·邵武勉,同他争论民族问题,要他读一读列宁的《关于民族问题的批评意见》和《论民族自决权》两篇文章,并对文章提出批评意见;请他搜集在高加索用格鲁吉亚文、亚美尼亚文以及其他文字出版社会民主党报纸的材料,询问韦尔什维克报纸和取消派报纸的发行情况。
  致函在洛夫兰的伊·费·阿尔曼德,请她为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准备好一切必要的文件材料以及《社会民主党人报》上驳斥取消派的文章。
  致函伊·费·阿尔曼德,坚决主张她去出席布鲁塞尔会议;答应代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起草报告;告知拟由哪些人参加代表团。
  致函在巴黎的尼·瓦·库兹涅佐夫,请库兹涅佐夫同米·费·弗拉基米尔斯基商讨他参加布鲁塞尔会议的问题。  
  
  6月23日(7月6日)
  致函在彼得堡的阿·萨·叶努基泽,询问1911年以来高加索出版布尔什维克报纸和取消派报纸的情况,以及这些报纸是否刊登财务报表、工人和其他人的贺词、关于投票拥护第四届杜马代表六人团或七人团的决议等材料。  
  
  6月23日—30日(7月6日—13日)
  起草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在布鲁塞尔会议上的报告的提纲;起草报告的几种文稿;写给中央代表团的指示。  
  
  不早于6月23日(7月6日)
  收到Б.Г.丹斯基的来信,信中告知已给《保险问题》杂志寄去自己一篇文章的抄件,请求修改这篇文章。信中还告知《马克思主义和取消主义》文集已经印完并询问列宁何时到维也纳。  
  
  6月23日(7月6日)以后
  收到《真理报》编辑部的来信,信中说《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反对工人的方法》一文发表在《启蒙》杂志第6期上。
  收到扬·安·别尔津的来信,信中谈到即将召开的布鲁塞尔会议、同意列宁提出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统一的条件、表示将协调布尔什维克和拉脱维亚代表团的发言、介绍会议参加者情况、认为列宁有必要亲自出席这次会议。
  收到尼·瓦·库兹涅佐夫从巴黎的来信,信中解释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纲领和章程二校样耽搁的原因、谈到出席维也纳代表大会的布尔什维克代表团名单已寄出、要求寄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给法国全国非常代表会议的贺词。  
  
  6月24日(7月7日)
  列宁的《谩骂的政治意义(谈谈统一问题)》一文发表在《劳动的真理报》第23号上。  
  
  6月24日(7月7日)以后
  收到尼·瓦·库兹涅佐夫从巴黎的来信,信中谈到米·费·弗拉基米尔斯基同意参加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出席布鲁塞尔会议代表团,还谈到根据列宁的要求正在搜集党的代表大会、代表会议的记录、决议以及各种报纸。  
  
  不晚于6月25日(7月8日)
  致函维·谢·米茨凯维奇-卡普苏卡斯,询问有关立陶宛《浪潮报》的创办历史和编辑方针。
  几次致函在伦敦的马·马·李维诺夫,叙述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就布尔什维克参加布鲁塞尔会议一事给社会党国际局书记卡·胡斯曼的答复的内容。
  收到伊·费·阿尔曼德从洛夫兰发来的电报,电报中说同意参加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出席布鲁塞尔会议代表团。
  致函伊·费·阿尔曼德,谈有关筹备维也纳国际妇女社会党人代表会议的事宜,并感谢她寄来邮包和拍来电报。
  致函伊·费·阿尔曼德,告知中央委员会确定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出席布鲁塞尔“统一”会议代表团的名单,并告知次日将寄出中央委员会的报告的开头部分和结尾部分。  
  
  6月25日(7月8日)以后
  收到马·马·李维诺夫从伦敦寄来的明信片,明信片中告知已收到列宁的两封信,还说给卡·胡斯曼已寄出一封信,说明不出席布鲁塞尔会议的原因。  
  
  6月26日(7月9日)
  列宁的《表明工人运动中各派力量的一些客观材料》一文发表在《劳动的真理报》第25号上。  
  
  6月27日(7月10日)以前
  致函彼得堡的波涛出版社,要求将《马克思主义和取消主义》文集的校样寄来。
  致函在伦敦的马·马·李维诺夫,要他给在布鲁塞尔的伊·费·波波夫寄去五个人的委托书,供出席布鲁塞尔会议的布尔什维克代表使用。
  致函在洛夫兰的伊·费·阿尔曼德,说列宁为布鲁塞尔会议起草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的报告已经寄去,请阿尔曼德将这份报告译成法文,并对她在会上如何行动提出建议。
  致函在巴黎的米·费·弗拉基米尔斯基(卡姆斯基),请他搜集布鲁塞尔会议的所有材料。
  致函在布鲁塞尔的伊·费·波波夫,要他把巴黎、彼得堡等城市寄来的文件保存好,以供布尔什维克代表在布鲁塞尔会议上工作之用。列宁还委托波波夫尽可能准确地把所发生的一切,特别是德国卡·考茨基的发言记录下来。  
  
  不早于6月27日(7月10日)
  收到阿·弗·卡扎科夫从巴黎的来信,信中谈到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纲领和章程的排版工作已经结束,要求批准出版。  
  
  6月27日7月3日(7月10日和16日)之间
  对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给布鲁塞尔会议的报告作补充。
  致函伊·费·阿尔曼德,就如何在布鲁塞尔会议上宣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的报告一事,向她提出建议,强调必须论证只有布尔什维克才是工人党。
  给在布鲁塞尔的伊·费·波波夫寄去载有自己的《论高喊统一而实则破坏统一的行为》一文的《启蒙》杂志第5期以及其他文件。  
  
  不晚于6月28日(7月11日)
  给伊·费·阿尔曼德寄去为出席布鲁塞尔会议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代表团所作的重要指示的第四部分。  
  
  6月28日(7月11日)
  列宁的《左派民粹派在工人中的力量有多大》一文发表在《劳动的真理报》第27号上。
  列宁的《论民族自决权》(最后部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反对工人的方法》和《关于“前进派分子”和“前进”集团》等三篇文章发表在《启蒙》杂志第6期上。
  致函波涛出版社,感谢他们寄来《马克思主义和取消主义》一书第2册的最后一部分校样;要求立即将该书机样,连同《真理报》、《我们的曙光》杂志的合订本和其他一些材料寄给在布鲁塞尔的伊·费·波波夫。  
  
  不晚于6月29日(7月12日)
  会见从彼得堡来请示工作的阿·谢·基谢廖夫、尼·巴·阿维洛夫等人,向他们了解彼得堡工人运动的情况;建议他们留下来参加党中央委员会的会议。  
  
  6月29日(7月12日)
  致函在洛夫兰的伊·费·阿尔曼德,告知彼得堡的两名工人(阿·谢·基谢廖夫和尼·巴·阿维洛夫)已经到达,格·伊·彼得罗夫斯基即将到达;强调她参加布鲁塞尔会议是极为必要的。
  列宁起草的《告乌克兰工人书》用乌克兰文刊登在《劳动的真理报》第28号上,署名奥克先·洛拉,并附有列宁加的《编者按》。  
  
  6月29日和7月6日(7月12日和18日)之间
  在波罗宁主持党中央委员会会议(有来自俄国国内的党的工作者参加)。会议研究杜马党团的工作和筹备党的代表大会的问题。  
  
  6月29日(7月12日)以后
  在波罗宁多次同格·伊·彼得罗夫斯基研究俄国国内工人运动问题和布尔什维克杜马党团的工作。  
  
  不晚于6月30日(7月13日)
  致函伊·费·阿尔曼德,阐述布尔什维克代表团在布鲁塞尔会议上的策略,提醒她必须向社会党国际局成员详细解释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非法条件下工作的特点和困难,指示她在同取消派和社会党国际局领导人进行论战中如何运用好党的决议。  
  
  6月30日(7月13日)以后
  收到马·马·李维诺夫从伦敦寄来的信,信中说波兰社会民主党反对派已经收到出席布鲁塞尔会议的邀请书,还说委托书已寄给在布鲁塞尔的伊·费·波波夫。  
  
  不晚于7月1日(14日)
  致函在洛夫兰的伊·费·阿尔曼德,告诉她提交社会党国际局和供在布鲁塞尔会议上作报告用的材料已寄出,要求把材料保存好,事后归还。  
  
  7月2日(15日)
  列宁的《首先要有明确性!(谈谈统一问题)》一文发表在《劳动的真理报》第30号上。  
  
  7月2日和3日(15日和16日)
  列宁的《工人出版节的总结。根据〈真理之路报〉的报表》一文发表在《劳动的真理报》第30号和第31号上。  
  
  7月3日(16日)以前
  写便条给格·叶·季诺维也夫,请他转告雅·斯·加涅茨基:不同意他提出的发给250克郎才能去出席布鲁塞尔会议的要求。
  收到格·伊·萨法罗夫从南锡寄来的信,信中表示同意去维也纳出席第二国际代表大会和党代表大会,还请求党中央委员会拨给他参加布鲁塞尔会议所需的经费。
  收到伊·费·波波夫从布鲁塞尔的来信,信中说马·马·李维诺夫寄来的给出席布鲁塞尔会议全体代表的委托书以及列宁寄来的汇款和文件都已收到。信中还谈到波波夫为参加布鲁塞尔会议进行准备工作的情况,他现在正等待详细的指示。  
  
  不晚于7月3日(16日)
  致函在布鲁塞尔的伊·费·阿尔曼德,告知在波罗宁正在举行有党的工作人员参加的中央委员会会议、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代表大会将于8月召开;要求在布鲁塞尔会议闭幕后,详细报告会议的结果。  
  
  7月3日—5日(16日—18日)
  在比亚韦-杜纳耶茨领导布尔什维克代表团在布鲁塞尔会议上的工作。  
  
  7月3日(16日)以后
  收到伊·费·波波夫的信,信中报告了布鲁塞尔会议的进程和布尔什维克代表团在会议上的活动情况。  
  
  7月4日或5日(17日或18日)
  致电出席布鲁塞尔会议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代表团,指示必须以三个代表团的名义提出关于取消派的实质的声明。  
  
  7月5日(18日)以前
  列宁和格·伊·彼得罗夫斯基从波罗宁致电社会党国际局,告知有关埃·王德威尔得彼得堡之行的各种材料已寄出。同时把这封电报的副本和彼得罗夫斯基从彼得堡带来的材料和报纸寄给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代表团。这些材料对于揭露孟什维克起了重大作用。  
  
  7月5日(18日)
  列宁编辑的《马克思主义和取消主义》文集第2册出版,该文集收载列宁14篇著作。  
  
  7月5日(18日)以后
  为《劳动的真理报》写题为《布鲁塞尔代表会议上的波兰反对派》的短评。
  致函在伯尔尼的格·李·什克洛夫斯基,告知布鲁塞尔会议的结果;询问他是否在为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作准备;了解费·尼·萨莫伊洛夫的健康状况。
  致函在柏林的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党人伊·埃·格尔曼,谈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党对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态度,对1914年拉脱维亚人和他们的中央委员会反对取消派的言论表示满意,但对拉脱维亚边疆区社会民主党能否与布尔什维克完全统一表示怀疑,认为必须先要明确如下原则问题:拉脱维亚边疆区社会民主党是否能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共同反对取消派、民族主义和联邦制。
  致函在柏林的弗·米·卡斯帕罗夫,要求告知俄国革命事件的发展情况。  
  
  7月6日(19日)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通过列宁起草的关于对波兰反对派的态度和关于向出席布鲁塞尔会议的中央委员会代表团表示感谢的决议草案。
  致函伊·费·阿尔曼德,揭露第二国际领导人在布鲁塞尔会议上的行径,称赞布尔什维克代表处理事情冷静而又坚决。
  致函伊·费·阿尔曼德,告知收到关于布尔什维克代表团在布鲁塞尔会议上的工作的出色报道,向她表示感谢,并说下一次党的代表大会大约于8月7—12日(20—25日)举行,她将作为代表参加这次代表大会。  
  
  7月7日(20日)以前
  致函伊·费·阿尔曼德,告知7月5日(18日)的关于布鲁塞尔会议的工作报告已经收到,对波兰反对派的行为表示愤慨;建议采取措施获得参加维也纳代表大会的委托书;要求根据手稿指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的报告中有哪几个地方她已在布鲁塞尔会议上讲了。  
  
  7月7日(20日)以后
  写《徘徊在十字路口的波兰社会民主党反对派》一文。
  列宁和娜·康·克鲁普斯卡娅收到Г.Н.科托夫从巴黎的来信,信中告知他作为《真理报》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国外组织委员会的代表的工作情况,并说正等候关于布鲁塞尔会议的报告。  
  
  不晚于7月8日(21日)
  开始为格拉纳特百科词典撰写《卡尔·马克思(传略和马克思主义概述)》这一条目。  
  
  7月8日(21日)
  致函格拉纳特出版社编辑部秘书,告知因一些意料不到的情况不得不把已经动笔的《卡尔·马克思》这一条目停下来,希望编辑部能另找一位作者撰写。
  列宁对《莱比锡人民报》的一篇文章的反驳发表在该报第165号上,署名“《真理报》编辑部”。  
  
  7月8日(21日)以后
  收到伊·费·波波夫从布鲁塞尔的来信,信中谈到会议的进程,布尔什·维克代表团和波兰、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党人代表团在布鲁塞尔会议上的活动情况。
  收到格·伊·彼得罗夫斯基从彼得堡的来信,信中告知布尔什维克几次遭到逮捕,但彼得堡工人的活动日益增强。  
  
  7月9日(22日)
  委托娜·康·克鲁普斯卡娅致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俄国局,通报布鲁塞尔会议情况以及党代表大会和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筹备情况。  
  
  7月9日(22日)以后
  收到亚·加·施略普尼柯夫的来信,信中告知彼得堡和俄国其他一些城市因法国总统雷·彭加勒访俄而举行罢工的消息,以及为出席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而进行准备工作的情况。  
  
  不晚于7月11日(24日)
  收到伊·费·阿尔曼德的来信,信中告知布鲁塞尔会议的详细情况。
  致函伊·费·阿尔曼德,感谢她提供了代表会议的详细情况;赞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代表团拒绝参加表决卡·考茨基在布鲁塞尔会议上提出的决议;告知打算同前来波罗宁的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党人爱·兹维尔布利斯讨论关于拉脱维亚边疆区社会民主党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代表大会的问题;批评卡·考茨基和格·瓦·普列汉诺夫的立场。  
  
  7月12日(25日)以前
  致函伊·费·阿尔曼德,说俄国革命正在到来,还谈到彼得堡有很多人被逮捕、报纸被查封、奥地利和塞尔维亚之间可能发生战争等情况。  
  
  7月12日(25日)
  受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委托,致函在斯德哥尔摩的瑞典社会民主党人威·扬松或奥·施蒂茨,请求告知斯德哥尔库的几个可靠的秘密地址,以便同彼得堡进行联系,因为过去是经华沙联系的,现在已不可能了  
  
  7月12(25日)以后
  收到格拉纳特出版社编辑部从莫斯科寄来的信,信中请他不要拒绝撰写《卡尔·马克思》这一条目,并建议将交稿日期延至8月15日(28日)。  
  
  不晚于7月13日(26日)
  同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党人爱·兹维尔布利斯谈话,兹维尔布利斯向列宁介绍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党及其“左派反对派”的情况。  
  
  7月13日(26日)
  致函扬·鲁迪斯-吉普斯利斯,要求告知里加第四区和拉脱维亚工人的大多数是否赞成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建立更为密切的关系,认为让工人了解中央委员会在布鲁塞尔会议上提出的十四项条件是重要的;询问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党在民族问题上的态度,阐明自己反对联邦制和主张民主集中制的立场;谴责波兰反对派在布鲁塞尔会议上的行径。  
  
  7月14日(27日)
  收到弗·米·卡斯帕罗夫从柏林寄来的信,信中告知登有对布鲁塞尔会议各种反映的报纸已经寄出。  
  
  7月15日(28日)
  致函格拉纳特出版社编辑部秘书,表示同意将《卡尔·马克思》这一条目写完。  
  
  7月15日和18日(28日和31日)之间
  起草《革命与战争》一文的提纲,并为下一号即第33号《社会民主党人报》编写文章目录。  
  
  7月15日(28日)以后
  收到瑞典社会民主党人威·扬松从斯德哥尔摩的来信,信中告知奥·施蒂茨现在哥本哈根,建议全部信件按他的地址寄。  
  
  7月16日(29日)以后
  收到扬·鲁迪斯-吉普斯利斯从柏林来的复信,信中告知在拉脱维亚边疆区社会民主党内存在着“左派反对派”,而他本人是这派的拥护者。鲁迪斯-吉普斯利斯认为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建立更加密切的关系是必要的,同时还告知:列宁为布鲁塞尔会议所拟的十四项条件已经收到。  
  
  7月17日(30日)以后
  收到伊·埃·格尔曼从柏林的来信,信中告知在布鲁塞尔会议上,布尔什维克提出的十四项条件已为拉脱维亚社会民主党人接受。
  收到格·伊·萨法罗夫从南锡的来信,信中谈到为第二国际维也纳代表大会所进行的准备工作、布尔什维克代表团的初步名单,认为列宁和俄国国内来的党的工作者参加这个代表团是必要的。  
  
  7月18日(31日)
  致函在伯尔尼的格·李·什克洛夫斯基,告知第二国际代表大会改为7月27日(8月9日)在巴黎举行;认为费·尼·萨莫伊洛夫务必前去出席这次代表大会,要求尽可能细心地安排好这件事,使他在巴黎不致于中断治疗。  
  
  7月18日(31日)以后
  致电在彼得堡的阿·叶·巴达耶夫,通知国际社会党代表大会即将在巴黎举行;邀请他前来波罗宁。  
  
  不晚于7月19日(8月1日)
  应弗·维·阿多拉茨基的要求,写回信向他介绍有关民族问题的书刊,建议参考安·潘涅库克和约·施特拉塞尔的几本小册子。
  致函在柏林的弗·米·卡斯帕罗夫,要求从《前进报》以及资产阶级报纸上整理出一套关于彼得堡工人运动的剪报,并把它寄来;询问在《前进报》上是否刊登过格·瓦·普列汉诺夫的《新的高涨》一文的译文。
  收到格·伊·萨法罗夫从南锡的来信,信中谈到他对布鲁塞尔会议的印象,以及他结识费·尼·萨莫伊洛夫的情况。
  【参考文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