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爵位的自由派地主论“地方自治的新俄国”

一个有爵位的自由派地主论“地方自治的新俄国”

目前自由派空谈甚嚣尘上,我们因此常常忘记了自由派政党真正的“主人们”的真正阶级立场。叶夫根尼·特鲁别茨科伊公爵 在《俄国思想》杂志第12期上绝妙地暴露了这种立场,清楚地表明目前我国的自由派地主特鲁别茨科伊之流和右翼地主普利什凯维奇之流在一切重大问题上已经多 么接近。  

斯托雷平的土地政策,就是这样的最重大问题之一。有爵位的自由派地主对这一政策的见解如下:  

“从斯托雷平当大臣开始,政府为农村操办的一切事情主要是出于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害怕在1905年造成巨大灾难的普加乔夫暴动;一是想培养新型农民(这种农民很富足,因而很珍视私有财产,不会接受革命宣传)来对付普加乔夫暴动……”  

单是“普加乔夫暴动”[166]一语,就表明我们这位自由派同普利什凯维奇之流完全情投意合。所不同的只有一点:普利什凯维奇之流说这句话时,咬牙切齿 并且带有威胁口吻;而特鲁别茨科伊之流说这句话时却象马尼洛夫那样令人肉麻,空谈文化,高喊“新的农民社会”、“农村民主化”,虚伪得令人作呕,谈神圣的 东西则使人感动。  

由于实行新的土地政策,农民资产阶级的成长比以往要快得多。这是无可争辩的。在俄国无论实行何种政治制度和 何种土地制度,农民资产阶级不可能不成长,因为俄国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它已经完全被卷入世界资本主义周转之中。这位自由派公爵常常谈论“马克思主义的基 本原理”,无比自信又无比愚昧,其实他只要在这方面有一点点起码的常识,就会明白上述情况。但是这位公爵竭尽全力抹杀这样一个根本问题:资本主义的发展, 没有任何普利什凯维奇之流会怎么样;有普利什凯维奇之流的阶级无限权力的统治又会怎么样。公爵为合作社和播种牧草的成功,为“物质福利的提高”而高兴得不 知所措,但是对生活费用的昂贵、大批农民破产、极端贫困和忍饥挨饿以及工役制等等却只字未提。“农民正在资产阶级化”,公爵看到这一点并且为此欣喜若狂, 可是在保存农奴制的盘剥关系的条件下,农民正在变成雇佣工人,这一点我们这位自由派地主就不愿意看到了。  

公爵写道:“知识分 子同广大农民群众的第一次接触早在1905年就有了,但是当时的接触完全是另一种性质,是破坏性的而不是建设性的。当时联合起来,只是为了共同破坏生活中 的旧形式,因此联合是表面的。知识分子蛊惑家不是把自己的独立见解灌输到农民的意识中和农民的生活中,而是顺着人民群众的本能,讨好他们,使自己的党的纲 领和策略迁就他们。”  

多熟悉的普利什凯维奇之流的言论!举个小小的例子:在特鲁别茨科伊老爷们的2000俄亩土地上建立80 个农民的独立农庄[167](每个独立农庄占地25俄亩),这就算“破坏”;而在破了产的村社农民的土地上建立10—20个这样的独立农庄,这就算“建 设”。是不是这样呢,公爵阁下?您是否想到,在前一种情况下俄国将是一个真正“资产阶级民主”国家,而在后一种情况下,它在几十年的长时期内仍将是一个普 利什凯维奇统治的国家?  

可是,这位自由派公爵却避而不谈这些不愉快的问题,他硬要读者相信,大土地占有者正在出卖土地,他们“很快很快”就会完全消失。  

“如果政府采取的措施不太促进未来革命的发展,那么,当革命到来时,‘强制转让’的问题就根本不成其为问题了,因为到那时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好转让了。”  

根据内务部最近的统计[168],在1905年,3万个地主拥有7000万俄亩土地,而1000万个农民也只有这么多土地。但是,这与自由派公爵毫不相 干!他要读者相信普利什凯维奇之流很“快”就要消失,是由于要维护普利什凯维奇之流,他只能这样做。他真正感兴趣的只有一点:  

“农村中关心私有财产的人多,不仅能够对付普加乔夫式的宣传,而且能够对付任何社会主义的宣传。”  

我们感谢他的这种坦率精神!  

这位自由派公爵问道:“其结果将是怎样呢?是政府靠〈进入合作社等的〉知识分子的帮助把农民改造成心地善良的小地主呢,还是相反,是知识分子靠政府贷款来教育农民呢?”  

公爵期望的既不是前者也不是后者。这只不过是一句口是心非的假话。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他是一心主张把农民改造成“心地善良的小地主”的,他要人相信: “知识分子将是基础”,社会主义者“煽动性的土地纲领”(照这位大人看来,这个纲领同“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是根本矛盾的。读者,请不要发笑!)是没有 立足之地的。  

一个地主有这样一些见解不足为奇。无神论盛行使他感到恼怒并且说了一些祷告上帝的话也不足为奇。奇怪的是,在俄 国竟然还有这样一些蠢人,他们不懂得,只要这些地主和这些政治家在给整个自由派政党(包括立宪民主党)定调子,那么指望在自由派和立宪民主党人的“参加 下”真正捍卫人民的利益就是可笑的。  

载于1914年2月5日《真理之路报》第13号    

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4卷第316—319页

【注释】

[166]普加乔夫暴动即1773—1774年顿河哥萨克叶·伊·普加乔夫领导的俄国农民战争,这里用作农民起义的代称。——[342]。  

[167]独立农庄原指开垦土地时建立的独户农业居民点,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后来通常指拥有农业建筑物和供个人使用的地段的独立庄园。在俄国,独立农 庄最早于18世纪前半期出现在顿河军屯区,农庄主是富裕的哥萨克。到19世纪,独立农庄在波兰王国地区、波罗的海沿岸以及西部各省得到了发展。1906年 以后,随着斯托雷平土地改革的实行,独立农庄的数量增加较快。到1910年,独立农庄与独立田庄在欧俄农户中所占比重为10.5%。十月革命后,在农业全 盘集体化的过程中,多数独立农庄被取消,某些地区保存到1940年。——[343]。  

[168]指《1905年度土地占有情况统计。欧俄50省资料汇编》一书。该书由沙皇政府内务部中央统计委员会于1907年在圣彼得堡出版。——[344]。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