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医改入深水区 世界性难题中国解法

新医改入深水区 世界性难题中国解法

核心提示:3年后的今天,医改的成效如何、医改的路径是 否摸清?两会期间,卫生部部长陈竺的结论是,3年来,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公立医院改革 试点等改革重点,取得明显进展。

2009年4月,新一轮医改启动实施,按照“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的基本原则,统筹推进五项重点改革。方案出台前夕,陈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公立医院在这次改革中是一个试点,未来三年先做一个试点,摸索经验,摸清我们改革的路径。”

3年后的今天,医改的成效如何、医改的路径是 否摸清?两会期间,卫生部部长陈竺的结论是,3年来,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公立医院改革 试点等改革重点,取得明显进展。同时,他也这样描述医改的进程与方向:“政府对公立医院改革,破除‘以药补医’下了最大的决心,但目前来看水比较深。”

医改迈入深水区

■ 全面推进公立医院改革

县级医院改革能适用于公立医院吗?

新医改实施以来,媒体对公立医院改革迟迟未拉 开大幕的问题一直追问不停。中国人民大学医改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教授王虎峰指出,公立医院改革不能抛开特定的医疗体制、社会环境,独立 地进行改革,而是应该着眼于整个医疗服务体系的完善,着眼于各类医疗资源的整合,着眼于方便有序就医、缓解看病问题,来设计和推动。

王虎峰说,公立医院改革应该坚持分层协同治理。也就是说,要将政府层面的改革,重点是转变职能、改进管理服务方式,和医院层面的改革,重点是法人治理结构、科学民主决策,以及科室层面的改革,重点是医务人员的绩效、管理、薪酬和医患协调。

目前为止,在公立医院改革中,大医院还没有完全进入,现在主要看县级公立医院改革的情况来进行试点,那么县级医院公立改革的情况是否真正可以适用到大医院改革呢?

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助理吴明表示,公立医院改 革很核心的一个是补偿机制的改革,这方面县级医院和大医院有共通之处,所以先通过县级医院的推进,尤其是补偿机制的改革,如果能推进下去的话,能够有很好 的效果的话,再逐步扩大到公立医院。从目前城市的情况看,更多的是推进便民、惠民措施。对于体制改革,是需要时间的。

■ 破除以药补医

补偿机制如何跟进?

“以药补医的政策始于上世纪50年代初,在当 前的市场经济体制下,不能体现医生、护士、医学科技工作者高强度、高风险、高知识,这样一个知识劳务的价值,而是要多卖药、卖贵药、多检查,这样一些不能 体现或者说扭曲了价值的经济行为来补偿医院。”中国医学会副会长吴明江委员介绍。

“医院运行开支巨大,但现在公立医院的运转经费只有10%来自政府,也就是说另外90%都要从患者那里创收。科室收入与医生医疗收费密切联系,他不完成任务,科主任就要责怪他,他自己也拿不到钱,这个是很现实的问题!”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两会部分代表委员在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调研结果显示,一些三甲医院的药品收入占到其总收入的40%至50%,而基层的公立医院这一比重则占到70%至80%。此外,由于医院对医生处方权缺少限制,在个人利益的诱惑下,医生也倾向开“大处方”,用“高价药”。

陈竺对中国网记者说:“以药补医,包括加成部分、流通过程虚高部分,都必须革除,否则再多的钱也堵不了黑洞。”陈竺表示,一定要改革,尤其是在招标采购环节,不仅是药物,还包括耗材。

陈竺表示,解决以药补医难题,首先要对公立医 院改革有个顶层设计,找到合适的路径。现在公立医院补偿渠道有三个:政府拨款、服务收入和以药补医。取消以药补医后,要加强政府对公立医院的投入,更重要 的是要发挥好医保在支付制度改革中的关键作用。要撬动价格机制改革,原来有以药补医,医疗服务价格被扭曲。现在要把过低的护理费、诊疗费、手术费提上来, 有降有升,总量控制,调整结构。

责任编辑:黄一帆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