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代表大会文件汇编》序言

《“统一”代表大会文件汇编》序言

《“统一”代表大会文件汇编》序言

(1901年11月)

《曙光》和《火星 报》组织国外部、革命组织“社会民主党人”同国外的“俄国社会民主党人联合会”三者统一的尝试没有成功,这件事《火星报》第9号(1901年10月)已经 谈到了。[注:见本卷第260—261页。——编者注]为了使所有俄国社会民主党人能够独立判断国外组织统一的尝试未能成功的原因,我们决定公布“统一” 代表大会的记录。遗憾的是,“联合会”推选的大会秘书却拒绝参加整理大会记录的工作(见下面第10—11页上引录的他对其他两个组织的秘书的邀请所作的复 信)。

目前“联合会”自己却出版了关于“统一”代表大会的记事(《两个代表大会》1901年日内瓦版),因此这一拒绝就更加令人奇怪 了。这意味着“联合会”愿意让俄国的同志们知道大会的结果,却不愿意让他们知道大会上的讨论情况。[注:按照代表大会的议事规程,记录应由大会批准,也就 是说,下次会议一开始,首先应批准上次会议的记录。可是在大会的第二天,当大会主席在会议刚一开始就提议批准头一天的两次会议的记录时,三位秘书一致声 明,他们交不出会议记录。由于没有速记员,讨论的记录令人很不满意。因此很明显,既然在大会第一天的夜里,秘书们未能整理出会议记录,那么,第二天晚上, 当我们已经退出大会的时候,就根本谈不上什么会议记录了。大家清楚地知道,会议记录没有准备出来。因此,“联合会”对我们的主席“没有等到大会记录被批 准”就“开了小差”(《两个代表大会》一书,第29页)所表示的愤慨,无非是一种遁词而已。由于没有速记记录,就只好让三个秘书聚在一起,对讨论的过程作 出一个哪怕是简短的记述。我们曾提出这个建议,可是“联合会”回避了。显然,没有完整的会议记录,甚至连简短的会议记录也没有,这个责任应由“联合会”承 担。]至于“联合会”为什么不愿意,可能和大概是些什么原因,那只有请读者自己去判断了。

我们认为,在“联合会”表示拒绝以后,出版 不是由所有的秘书整理的讨论记录是不妥当的,所以只好限于发表已经提交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全部文件和声明。参加大会常务委员会的有这三个组织的主席和秘书, 同时,所有声明都是以书面形式提交常务委员会的,所以由文件和声明汇集而成的对大会的记述,其公正性是不容置疑的。

另一方面,出版提 交常务委员会的全部文件和声明,在目前显得尤其必要,因为“联合会”令人奇怪地拒绝参加整理会议记录,可是最后却用更加令人奇怪的方法编写了关于大会的报 告。例如,“联合会”没有全文引录《火星报》的代表(弗雷)以《火星报》国外部和“社会民主党人”组织的名义提交大会常务委员会的质问书,可是却引录了既 没有提交常务委员会,更没有在大会上宣读,而只是由“联合会”“拟定”的答复(《两个代表大会》一书第26页)。“联合会”说“质问书”已被收回,这种说 法是错误的。质问书包括两个问题,是由弗雷以两个组织的名义向“联合会”提出的(见下面第6页)[注:见本卷第250页。——编者注]。其中不论哪一个问 题都没有收回,而只是问题的形式有所改变,即问题变成了可以付诸表决的决议案而已(不说“‘联合会’在原则上是否承认六月代表会议的决议?”而说“三个组 织在原则上都承认六月代表会议的决议”等等),此外,“联合会”没有引录已经提交常务委员会的“斗争社”的声明(见下面第6—7页)。

“联合会”不仅没有说明“斗争社”的一名成员在“联合会”对六月决议提出修正案后所作的发言的内容,而且连发言本身也没有提到[注:《两个代表大会》一 书第28页。]。这个参加过六月代表会议的“斗争社”成员在这次发言中表示反对“联合会”的修正案。但是“联合会”却刊载了波·克里切夫斯基在大会发言时 对修正案所阐明的几点“理由”,而这几点理由是没有提交常务委员会的。总之,“联合会”拒绝了我们提出的共同整理全部讨论记录的建议,而只愿记述它认为对 自己有利的事情,甚至对一些提交到常务委员会的问题也以缄默来加以规避。

我们不打算仿效这种榜样。我们只是把提交常务委员会的全部声 明和文件都翻印出来,并且仅仅指明,出席大会的各个组织的发言人发表了什么样的意见。让读者自己去判断,《工人事业》第10期上的文章和“联合会”的修正 案是否破坏了六月代表会议所制定的协议的原则基础。“联合会”的小册子堆满了大量愤怒的字眼,它竟指责我们“诽谤中伤”,指责我们的退席“破坏了”大会, 对于这些,我们自然同样不必作答复。这样的指责只能使人付之一笑,因为三个组织原是为了讨论联合的问题而聚会的,而其中的两个组织已确信他们不可能和第三 者实行联合。自然,他们就只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然后退席。只有那些理屈词穷、老羞成怒的人才会把这说成是“破坏”大会,把认为“联合会”缺乏坚定的原则 性的意见称作“诽谤中伤”。

至于说到我们对俄国社会民主党所争论的问题的意见,我们不愿把它同对大会材料的客观叙述混为一谈。除了《火星报》和《曙光》上已经刊载和还要刊载的文章而外,我们还要出版一本专门阐述我们运动的迫切问题的小册子,这本小册子正在准备中,不久即将出版。

载于1901年12月日内瓦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同盟出版社出版的小册子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的第5卷第348—351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