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致劳拉·拉法格 1892年9月11日

203.致劳拉·拉法格 1892年9月11日

勒-佩勒

1892年9月11日于伦敦

亲爱的劳拉:

上星期二[注:9月6日。——编者注]我回到了这里,仍然杜门不出,但是身体正在好转。我在等候路易莎星期三回来,倍倍尔把她从维也纳带到柏林,现在她还在那里。

关于报纸的消息[387]已获悉,谢谢。吕斯既然已经退出,我想旧合同对其他签字的人也失去了约束力,除非他们特地重申合同仍然有效。我想,同吕斯一起 退出的还有他的朋友维纽(此人我不认识)。不管怎样,看来好象正在酝酿一次新的组合,我们希望它会成功,而且是这类组合的最后一次。

我们这里 发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件事关系到大陆上所有的社会主义政党。从附上的一份报道中你可以看到,工联代表大会[363]在经过讨论以后拒绝了出席苏黎世 代表大会[364]的邀请,并决定“立即”召开一个它自己的讨论八小时工作日问题的代表大会——而且也是一个国际性的大会!这就要求我们有所行动,如果可 能的话,整个大陆一致行动。

英国工人受议会妥协精神的感染如此之深,以致他们不后退四分之三或八分之七步就不能前进一步。于是,人们对争取八 小时工作日突然热情迸发(如你所知,正是那些三年前认为八小时工作日是不可能的人现在喊得最响),这样就几乎使这一战斗口号在目前带上了反动色彩。它成了 一种万应灵药,成了唯一应该考虑的东西。争取八小时工作日的广大拥护者,对于在如此短的时期内就得到这样一个可观的意想不到的多数,是如此兴高采烈,他们 为了讨好那些新转变过来的“旧”工联主义者,现在竟不惜牺牲一切更高的东西。对这种屠杀社会主义婴儿的做法之所以更易使人容忍,是因为“新”成员 [343]是一盘散沙,没有总的组织,大家互不相识,而且至今尚未产生出能孚众望的人。你知道,在英国这里要产生出这样的人,只能借助于卢格所说的现象重 复的力量,就是说,只有在若干年内经常在公众面前出头露面才行,如希普顿、克里默、豪威耳等人就是证明。

不管怎样,这是事实。工联代表大会经 过讨论以一百八十九票对九十七票即差不多是二对一的票数,把自己置身于世界工人运动之外,并决定单独行动。他们极其轻蔑地把我们的邀请当面扔回,甚至没有 委托议会委员会[380]给予委婉的答复,甚至没有就这一邀请提出任何正式提案。有人提出了一个反提案,后来这个邀请作为修正案被塞了进去,否则人们根本 不知道有这个邀请。从我将寄给你的一份完整报道中,你会看出,为了哪怕是把这个提案提交代表大会审议,威廉·梭恩费了多大的周折!这真是莫大的侮辱。

现在该怎么办呢?这是必须认真考虑的,首先是法国人应该这样做,因为他们的马赛代表大会[378]要在柏林代表大会(10月16日)[388]以前召 开。如果我们对于这种侮辱予以应有的回击,那末,肯定要去参加工联召开的代表大会的可能派[30]和布朗基派就要乘机捞一把。另一方面,如果可能派和布朗 基派参加了,而且是所有的大陆上的社会主义者中仅有的参加者,那对我们就更为有利。所以我认为极其重要的是:我们的法国朋友们要立即和倍倍尔以及德国执行 委员会就共同的行动路线达成协议。要是德国和法国一致行动,那末西班牙、奥地利、意大利、瑞士、或许还有比利时,也都会跟上来,而如果多梅拉[注:多梅 拉·纽文胡斯。——编者注]要去,就让他去吧。

目前——我还不知道爱德华个人的观感如何(当时他在那里)——我的意见是:

(1)法国和德国应该在马赛和柏林声明,他们打算完全无视这个伪代表大会。

(2)他们应当在决议中表明这一点,措词要坚决,但要冷静而不含敌意。这个决议法德两国最好是一样的,并且能够成为其他各国的范本。这个决议应为将来的 工联代表大会,为个别工联甚至在现在翻然回头留有余地。他们当然是会这样做的,我相信,许多人过不了几天就会对自己的投票赞成感到懊悔。

(3)如果温和的情绪占上风,并决定出席这次英国代表大会,以保持和平,那末,每个国家应当只派一个代表,不能多派。从形式上考虑,这个代表必须通过选举 产生并由工会代表大会或它的执行委员会加以委任,而且他还应该是一个真正的工人,否则就不会得到承认。同时每一个代表都应该提出坚决的抗议。

关于这件事,我明天要给倍倍尔写信[注:见下一封信。——编者注]。同时也请你们告诉我:你们的人在哪里,有什么办法可以同德国人达成协议。

附上一份关于法国的通讯样品,目前《前进报》刊登的就是这样的通讯。当然,李卜克内西会为自己辩解说,如果我们的人不送简讯去,他就只好到其他能得到的地方去索取。

如果在这封信发走以前我从爱德华那里还听到什么消息,我将把它加进去。

永远是你的  弗·恩·

一两天内,我将把我的两本书[注:弗·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一书英文版;《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德文新版。——编者注]寄给你。

同时寄出一份苏格兰报纸。

注释:

[30]恩格斯指的是法国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各种派别。

茹·盖得(因此又有盖得派之称)和保·拉法格领导的马克思派,以1879年成立的工人党为代表。一开始,这一派的队伍中就进行着尖锐的思想斗争,因而使 党于1882年在圣亚田代表大会上分裂为盖得派和可能派(即布鲁斯派)。盖得派仍保留工人党的名称。党以在马克思参与制定、并于1880年在哈佛尔代表大 会通过的纲领为依据来进行活动。盖得派依靠的是法国大工业中心的无产阶级、巴黎的一部分无产阶级,主要是大工厂的无产阶级。党的基本任务之一是为争取广大 工人群众而斗争。八十至九十年代,工人党在向法国无产阶级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党的机关报《社会主义者报》在这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 用。马克思派积极参加了工会运动并领导了无产阶级的罢工斗争。由于保·拉法格参加竞选,党进行了大量宣传活动,拉法格在1891年被选入众议院,这是法国 社会主义者的重大成就。法国工人党为了加强社会主义者的国际联系,为了揭露法国资产阶级共和国对外政策的侵略本质,特别是1891—1893年的法俄联 盟,做了很多工作。

但是,党的领导人并不总是执行彻底的马克思主义政策,他们有时也犯了机会主义性质的错误,例如,九十年代在农民问题上。马克思和恩格斯不止一次地批评他们,帮助他们制定工人运动的正确路线。

布鲁斯派,即可能派——法国社会主义运动中的机会主义派别,以布鲁斯、马隆等人为首;他们在1882年造成法国工人党的分裂,并成立新党“法国社会主义 革命工人党”。这个派别的领袖们反对革命的策略,他们宣布改良主义的原则,即只争取“可能”(《possible》)争得的东西,因此有“可能派”之称。 在九十年代,可能派不再是一个统一的整体(见注33),他们在相当程度上已丧失影响。1902年,可能派的多数参加了饶勒斯创建的改良主义的法国社会党。 ——第19、29、44、45、62、68、70、74、90、94、98、101、117、121、135、140、150、154、174、207、 209、260、266、278、287、290、303、325、345、409、448、452、462、501、541、554、570、572 页。

[343]指主要是把英国的非熟练工人联合起来的新工联运动。新工联是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国内工人运动高涨时期,在英国工人状况由于 1883—1886年的经济危机和英国工业垄断地位的丧失而日益恶化的影响下开始产生的。新工联的特点是具有战斗的进攻的精神(它们常常在罢工中产生), 加入新工联的是无产阶级中一向置身于工人运动外的广大群众。受到恩格斯直接帮助的英国社会主义者在新工联的形成过程中起了很大的作用。恩格斯在《伦敦的5 月4日》和《〈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92年英国版序言》(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2卷第70和324—325页)两篇著作中,对新工联主义进 行了评述。——第391、395、447、450、457、570页。

[363]工联年度代表大会于1892年9月5日至10日在格拉斯哥召 开。大会研究了关于议会中工人席位、合作社、工厂检查和其他问题,并表示同意规定八小时工作日。同时大会拒绝参加苏黎世第三次国际社会主义者代表大会的邀 请,并决定召开讨论八小时工作日的另一个国际代表大会。他们这样做是企图破坏马克思主义者正在筹备的第二国际例行的代表大会和分裂国际工人运动。

恩格斯坚决反对英国工联领袖们的分裂行动,他在寄往德国、奥地利、西班牙、法国的信中(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2卷第386—387页和本卷 第450—453、457—458、459—460和462—464页),建议各社会主义政党公开谴责英国工联主义者的行动。——第420、423、 432、435、447、450、457、459、478页。

[364]指1893年8月6日至12日在苏黎世召开的第三次国际社会主义工人代表大会。——第420、422、432、436、447、458、464、476、531、533页。

[378]1892年9月24日至28日在马赛举行了法国工人党第十次代表大会。大会研究了关于农村工作、党的状况和党的活动、庆祝五一节、参加 1893年苏黎世国际社会主义者代表大会、参加即将举行的议会选举等问题。代表大会通过了一个土地纲领,其中提出了许多有利于农村无产阶级和小农的具体要 求。代表大会并通过了一项决定:不参加英国工联召开的讨论八小时工作日问题的国际代表大会,而邀请英国工联派代表参加苏黎世国际社会主义工人代表大会。 ——第435、448、452、458、460、462、474、477、478、488页。

[380]议会委员会是六十年代末英国各工会在 不列颠工联代表大会的名称下联合起来后的执行机关;从1871年起,它每年在工联代表大会上选举产生,在代表大会闭幕期间是工联的领导中心。它的职权包括 提出工联的议员候选人,支持对工联有利的法案,筹备例行的代表大会。在委员会的成员中,奉行旧的、保守的工联主义政策并依靠工人贵族的改良主义分子占多 数。1921年,议会委员会被不列颠工联代表大会总委员会所代替。——第435、448、450、458、501页。

[387]恩格斯指的是为把《社会主义者报》从周报变为日报而继续进行的谈判。——第446页。

[388]德国社会民主党柏林代表大会于1892年11月14日至21日举行,会上主要研究了当前党的活动的问题:党的执行委员会和帝国国会党团的总结 报告、庆祝五一节、采取抵制措施等等。经过长时间的辩论,代表大会表示了自己对国家社会主义的否定态度。代表大会也拒绝了参加根据格拉斯哥工联代表大会 (见注363)的决议召开的国际代表大会的邀请,并决定参加1893年在苏黎世召开的国际社会主义工人代表大会。——第448、452、517、528、 532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8卷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