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重:赵宝刚导演点燃了我想演戏的冲动

任重:赵宝刚导演点燃了我想演戏的冲动

主持人:我们谢谢赵导对我们的赠言,我们这个剧有4个男主角,4个男主角当中我们了解到任重这个角色,我们看到很多访谈是他自己亲身经历的,最近几年有《家的N次方》还有《北京青年》,您选的任重演这个戏,火的程度是像坐了火箭一样往上蹿,你对《北京青年》这个剧,自己的人生阅历能不能跟大家说一下?

任重:最简短的话说,看我资料中97年开始拍戏,拍完一个戏98年念大学了,02年分到北京教书了,我是一个大学老师,教到了07年的7月份,我跟导演的相识,在一个我大学同学的婚礼上,我跟导演有一个对话,导演说你在干吗,我说我在教书,导演说你这个条件为什么要去教书,我说我这个条件只能教书,导演说这么多年的经验,我觉得你可以出来演戏,可能会有所作为,点燃了我想演戏的冲动,我说我想演戏,能不能给我一个平台帮我,结果第二天就不知道我是谁了。

主持人:等到几年?

任重:等到《婚姻保卫战》。

主持人:之前是几年的时间?

任重:中间导演拍了《奋斗》《印象哈尔滨》还有《我的青春谁作主》。当时急于求成的心态不太好,就是越急的事越想要越拿不到,当你觉得有没有都行的时候,不那么想要的时候,你反而有一个机会特别容易拿到这个事。

主持人:当时离开的时候你写了一封信,特别感人,信里有一句话,你说当你30岁的时候还能明确自己的方向和自己要什么,那时候要离开那个环境大概是五年的时间吧?

任重:《北京青年》跟我自己的故事契合,我27岁的时候离开教书岗位,我说离开是自私的行为,但是我想决定未来30岁的时候我做什么,我今年33岁了,我知道我可能还是在舞蹈学院教书,可能会是一个副主任,教研室主任,未来得一个方向,我知道我会是什么状态,可是我不想要那个状态,原因是因为那并不是你最终想要的快乐,像导演说在工厂的时候拿优秀什么手,我每年是优秀班主任,这事可能跟我14岁开始学戏,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学了9年戏,不演戏到大学里教别人去演戏。学生的演出汇报我都跟着演,可能就是为了跑个龙套,觉得这事不是我想要的,甚至我觉得不快乐。我教完第一个班的时候,我重新教第二个班的时候,发现资源到了匮乏状态,你就变成重复,我想把03、04、05按照02级的方式去教,你错了,你已经不是那个时代了,我有一个想法把这个灌输给别人,到了07、08年的时候,你发现过时了。

主持人:任重的未来发展方向是兼顾两方面,还是向导演去靠拢?

任重:未来10年还是在演员这条道路上,因为演员是放电的过程。每年大概拍90集的电视连续剧,每年3部戏,就是你使到一定程度就没招了。演员是不断放电的过程,当有一天觉得电放的差不多了,就充电。我跟导演身边拍戏,也偷着学什么时候给特写,有时候在别的电视剧里拍戏的时候,还能用到自己想法里面去,但是我相信我现在还是更多的做演员。

主持人:大家对任重的演技很认可,甚至都叫你西西,你认为自己到今天这种状态,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任重:这是大家老问的,怎么叫火了,我跟导演聊天,导演说怎么叫火了,今天上街,随便拉10个人过来,其中有一个人知道这是西西,这个不行,如果有8个人说这叫任重就算成功了,可能在街上有10个人知道叫我西西。就是当你没成功的时候特别盼着成功。今天特别怕这个事,两个原因,就是你再不敢穿大裤衩、拖鞋逛街。你会有一种迷失,这是最大的困惑,原因是因为人都会有虚荣心,跟所谓的荣耀感。我可以跟你们分享一下,今天我从商务车上下来,走到片厂,有很多阿姨,大家会追捧你,这事是一个荣耀,可是当你这个椅子坐在这的时候,会偷笑,很多人叫你戏里的名字,这真的是你最终想要的吗?如果这样之后你还如何做一个普通人,今天的这种心态特别让你迷失生活的真正方向,特别让你找不到东西南北,《北京青年》最热的时候,我的微博成万的往上增加粉丝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个是我的荣耀还是西西的荣耀,你会分不清方向。

今天更多的是成名之后的冷静,你的反思是最重要的。很多人会说,在网上也会有一些负面的评论,模仿谁谁,或者说你的演技怎么样,或者说你的手势怎么样,有很多负面的东西出来。今天你要学会承受负面的东西是很重要的。我今天的这个成绩是我学习的开始,我会说安静和冷静下来面对今天所谓的成绩,未来的成绩如何让自己更新,这是自我认知和重新改变的过程。

主持人:从你大概第一次演戏到现在是15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也迷茫过吗?父母是怎么支持你的?你是怎样挣扎做到今天的。

任重:小时候不叫迷茫,17岁的时候找你拍戏,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拍戏,那时候没有迷茫,有活干,有人给你钱觉得挺了不起了,真正迷茫是大学毕业的时候,现在有很多大学生在下面,现在在校有多少人,我想跟你们说,我02年的时候,因为找不到工作跟父母有点争执,怎么不能给我找个工作让我当个演员,那时候更多的是埋怨别人,今天我反过来想你的迷茫源自于哪里。今天我想说,在座的同学们,我有什么东西拿来说这是我的骄傲,你们今天说我的骄傲是什么?自己说这个,我的骄傲是什么?如果你今天找不到这个骄傲,可能在未来的道路上碰到一种迷茫,这是丢失自我的迷茫。我跟导演有一段这样的对话,我跟导演说我要演戏,导演说为什么以前导演不让你演戏,你今天来找我,我就让你演戏,我说我自己很能演,他们没用我,因为他们看不到我的光芒,他们不用我,他们会后悔的,所以你不用我,你也会后悔的。导演说你错了,你以前有很多的问题你没有发现,你回去先把自己的问题找到,单纯从演戏找,任重你回家拿一台摄像机架在家里面,把自己专著的事拍下来,你自己去看你在生活中的矛盾是什么,你说话的问题在哪?导演给了我4年的时间磨这个事,我说原来我知道我面向摄像机的时候是这么不自然,原来我是这么的用劲,你知道你是没有人格魅力的,你需要有人帮你改这个矛盾,后来上了《婚姻保卫战》,导演帮了改了很多问题。你们碰到困惑是正常的,我上大学的时候看到三联单,用人单位一份,自己一份,学校一份,为了这个三联单跟单位吵过架,为什么你们不用我,北京、上海、天津,几乎所有的艺术院团都跑遍了,谁都不用。

主持人:当时想着为什么?

任重:当时想他们没眼光。我补充三点,对大家比较重要的,就是世界观、意识观、价值观。有人说我要去欧洲、美国、日本,其实你连中国大山大川都没看过,怎么能够看世界。我举一个最简单的时候,《北京青年》最后是在雪山上举办婚礼,我受用一生,原因在于你可能永远没有机会拉着另外一半在雪山结婚。如果有一天你和你的朋友或者爱人,手拉手去一次玉龙雪山,从海拔4508爬到4800,看到那个冰川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世界观不一样,因为你征服的不是你那个世界,而是你自己,因为跟你上去的永远是你的好朋友,你的价值观、意识观、价值观慢慢去培养。导演说我们生活是一个小盒子,其实说白了就是井底之蛙。有一天你从箱子里出来的时候,真正站在那觉得自己太小了。

责任编辑:单梦竹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