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0184:红色永恒

东城0184:红色永恒

 

    家住在崇西社区8号楼的金铁华先生今年60岁,是共和国的同龄人。他个子不高,胖胖的,面相很慈祥。因为在收藏革命文物方面有独特的建树,被誉为“红色收藏家”。刚来到社区工作时就对他有所耳闻,听说他有很多传奇的红色故事,月初的一个正午和他约好,我要探访我们崇西社区的这位“名人”。

 

    金叔叔很早就在楼下等候我了,这让我更加感觉到他那种越发的谦逊。他住的两居室面积不大,琳琅满目的藏品充满了整个房间,从床上到地上,到处堆满了集邮册、书信捆、资料夹、锦盒、皮箱……在各种箱子、柜子的挤压下,人只有侧着身子走动,却就在这狭窄的空间中,容纳了上万件藏品,其中不乏珍贵的历史文物。同样主题这儿一堆那儿一堆,他觉得这样才亲切,因为只有他才知道它们究竟“藏在哪儿”。

 

    最大的一间卧室显然是一间展室,三面墙上挂满了毛泽东等伟人的照片,另一面墙上的多宝阁里摆满了伟人的塑像。解放战争功劳证、延安土地证、上海解放传单等革命文物被镶嵌在镜框里,摆在柜子中。

 

    将自己的家办成一个小型的红色展馆,是金叔叔一直以来的心愿。现在,刚刚退休的他已经开始着手整理和设计了。他说:“庆祝祖国60岁生日,我要献上一份厚礼——在自家的小展厅中,将珍藏一一展出,和前来参观的人们一同,追忆那段没有硝烟的往事。把老一辈革命家的那种红色精神继续发扬光大,我要永远歌颂共产党,歌颂毛主席,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住我,让红色永恒的信心。”

 

    坐在暖暖的房间里,我的目光随着金叔叔的指引停留在那塞的满满的展柜上。展柜里的物品散发着浓烈的历史气息,金叔叔一边从展柜里一件一件爱不释手的把他的 “宝贝”请出来;一边滔滔不绝的叙述着物品的来历和背景。看着这个和我父亲年纪相仿的老人,他所做的事和取得的成绩、荣誉的背后,一定经历了许多的不寻常。为了能充分的了解他,在来之前我在百度网站上搜索了他的相关信息。他的父亲名叫金玉林,年轻时当过溥仪的禁卫军,后来继承家业,成为京城著名的绢花传人。解放后,金玉林对绢花工艺大胆革新,使这一民间艺术达到空前水平,金玉林也因此获得“人民艺术家”称号,成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于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当选为北京市第一至四届政协委员。在父亲的言传身教和革命家庭的影响下,毛主席、共产党的名字就在当时年幼的金铁华的心里扎下了根,金铁华养成了浓郁的对党和政府的“报恩”之情。他平日里除了努力工作外,把业余时间全放在了收藏上。由于他的藏品都与革命有关,如:解放区邮票、钱币、票证、报纸、课本、毛主席各种版本的著作,以及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相关照片和文物。因此,他在收藏圈儿里有“红色收藏家”之誉。

 

    金叔叔指着两本老日记的照片叙述着,这是他八十年代末,在旧货市场发现的,是两本“抗日日记”,他像捡到宝贝一样,花30元钱买回家,此后,看日记就成了金铁华每天必做的功课。一遍两遍——金铁华着迷了。日记中记录着当年八路军一二九师在太行山抗日的艰难岁月和艰苦卓绝的斗争历程。他被日记中记载的战火纷飞、战友之情和战士们崇高的共产主义信仰所倾倒,更对日记的主人能聆听到邓小平的讲话、能亲自为刘伯承祝寿,发出一阵阵的羡慕。金铁华已与日记的主人达到了“神交”的程度,在党的十六大临近的时候,他越发渴望见到日记的主人,他说,能见到日记的主人是他生活中最大的愿望之一。2003年3月3日,北京日报应金铁华要求,发表题为《寻找抗战日记的主人》的消息,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时隔三日,日记的主人找到了:他是当年在太行山,任新华日报社,编委会秘书,现已离休在家的原人民日报社秘书长郭渭老先生。金铁华埋在心里十几年的心愿终于实现了。遗失的日记还能回到身边,郭老更是感动。他握住金铁华的手,颤抖的双唇,挤出了两个字:谢谢。这个朴实的老人早已是老泪纵横。

 

    在金叔叔众多藏品中,有两张当年太行山保育院的保育证。一张是37年出生的女孩李然,一张是32年出生的男孩李炎。金铁华认为,保育院的孩子都是革命后代,他们的父母在战场和敌人拼杀,有的已经牺牲,那么这两个孩子又有怎样的命运呢?他们现在在哪里?至今,金铁华仍没有放弃他的寻找。

 

    收藏这些红色藏品,金铁华似乎体会到了红色收藏的更多意义:这些珍贵的革命文物,不仅见证了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透过它们还会追寻到文物背后许多曲折的命运和过往人生。从此金铁华开始着迷于这些旧纸片背后的故事,总想探个究竟。

 

    金叔叔说:是红色收藏影响了他的一生。这些藏品激励着他,在三十多年的工作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并且获得了包括北京市级工作先进在内的许多先进称号。他说:我非常感谢街道领导的支持,每年为我举办收藏展,我会珍惜也会利用展览的机会,来宣传共产党的丰功伟绩,用我的行动来回报社会。

 

    金叔叔的“红色收藏”从来不卖,却先后捐了不少,不久前,他还把自己收藏的五件抗战文物捐献给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这五件文物包括三个不同版本的“七大”的党章;一枚抗战时期太行山中学的战勤证券;还有1938年,一个侵华日本士兵写给家人的书信,这封信揭露了日本侵略军攻陷南京的罪恶事实。面前的金叔叔很博学,真像一个老师。让我一遍又一遍地重温着以前的那一段段历史知识。和他聊历史你的头脑一定要清晰,年代、事件一定明确,我的书本知识相形见绌。我小心翼翼地接过金叔叔递过来的一张泛黄的老报纸,历史仿佛再现,“北平宣告完全解放”60年前的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这张比他的年龄大一个月的报纸是他得意的藏品。他说 “60年了,我与红色有着不解之缘,生下来只有25天的时候,我父母就抱着我去欢迎进北京的毛主席,耗尽积蓄收藏这些红色的见证,我就是希望留下一些直观的历史,讲给后人听,让红色流传。话语间他的眼神是那样的光彩,他的精神是那样的执着,他感动着我。

 

    金叔叔收藏的革命文物包罗万象,在许多方面保持着全国之最,从“五·四”运动以来各时期的图书、报刊、信件、邮票、老照片、传单和解放区课本,总量上万件。在毛泽东邮票邮品的收藏上,金铁华可谓独树一帜。八十年代他结识了包括北京市集邮协会会长朱祖威在内的许多良师益友,他在他们身上吸取了许多的知识,提高了自身的集邮品味,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把自己的集邮重点转移到了毛泽东纪念邮票这个主题上。现在金铁华藏有400余枚毛泽东邮票,从画面看,有毛泽东像和毛泽东手迹;从发行国看,有中国印制的300余枚,外国印制的130余枚,来自30多个国家。他视这些邮票为珍宝。有的人收藏是为升值发财,有的纯粹是因为个人爱好,金叔叔则是要用藏品复活人们对逝去的时代和先烈们的记忆。多年来,连金铁华都不记得自己带着藏品到底参加了多少场展览。这些展览给人们讲述了战争背后的真实历史,也让收藏圈里的人们见识到了金铁华的宝贝,于是上门求购的人络绎不绝,但都被金铁华回绝了。金铁华和他爱人都是工薪阶层的退休职工,收入都不是很高,平日里生活非常节俭。金叔叔身体不好,有严重的糖尿病,全身的淋巴结肿大到用肉眼可以看出来,而且疼痛难忍。有人劝金铁华卖掉一些邮票换钱看病,但他说我的毛泽东邮票只进不出,至死也不会卖掉一张,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拿毛泽东藏品去做交易,我珍藏毛泽东邮票,完全是出于对毛主席的尊敬和热爱。待我百年之后,我要把这些邮票捐给国家或传给后人,让红色永恒。

 

    金铁华是崇西社区的魅力人物,为社区增添着那一抹鲜亮,他也是崇文区特色活动的代表人物,在崇文的舞台上向世人宣传中国共产党人的丰功伟绩。金铁华的故事感动着社区、感动着崇文,感动着千千万万的热爱中国、热爱中国共产党的人。国内外的很多人都知道崇文有个金铁华。
   

文章作者:兰凌燕 

责任编辑:张荃荃

本文关键词: 袁正光 科技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齑羸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