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阳:共和国航空工业的脊梁

罗阳:共和国航空工业的脊梁

核心提示:“恪尽职守”就是每一个人都要守住自己的岗位,守住自己的责任。他最后是用生命守住了他的岗位、他的责任!

共和国航空工业的脊梁

 

沈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苗玉华

我和罗阳共事10年,他是我们的好班长,也是我们的好兄弟,是我们企业的领航人、掌舵人,是忠于祖国、献身航空的楷模。

罗阳在航空工业战线整整奋斗了30年。第一个10年,他是一名非常优秀的飞机设计员;第二个10年,他是一名非常优秀的飞机设计研究团队领导;第三个10 年,他是一名非常优秀的飞机制造大型国有企业领导。2002年他任沈飞公司党委书记,2007年担任沈飞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在他的领导和指挥下,沈飞相 继研制成功5个型号的先进战机,一架架战鹰翱翔祖国蓝天。大家都知道的歼—15飞机,就是这些先进战机之中的一个。他为我国航空武器装备水平的提升做出了 突出贡献,为国防现代化建设立下了卓越功勋。

罗阳是歼—15飞机研制现场总指挥,我是研制现场副总指挥,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了他为歼—15飞机早日腾飞走过的日日夜夜。我清楚地记得,是他提出了“面 向制造的设计”和“面向设计的制造”的新理念,创造了“厂所一体、设计制造一体协作攻关”的新模式;是他紧紧跟踪世界航空技术最新动态,组建了一支具有强 大凝聚力、战斗力的攻坚团队,带领沈飞奋力攀登先进航空制造技术新台阶;是他在歼—15飞机研制最紧要的关头,发出沈飞公司历史上第一个总经理令,以破釜 沉舟的决心加快研制进程,终于攻克了难关。歼—15飞机从立项论证到设计发图,从设计图纸到首飞成功,从试验试飞到辽宁舰上成功起降,实现了我国航母工程 建设的历史性跨越!

沈飞公司这几年一直是多个型号飞机并行制造,科研生产任务非常繁重。我有时劝罗阳:“鱼和熊掌二者不可兼得,不行就放弃一个吧。”可他一个都不放弃,在任 务节点上从来没有退缩过。用他的话说,就是我们一定要“跳起脚来够一够”,一定要完成任务!有一次,我们拼到年底最后一天,终于完成了年度生产任务, 罗 阳请班子成员和家属坐到一起吃饭。当他给我敬酒时,我想到这一年简直是拼命干过来的,太不容易了,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像兄长一样拍着我的肩膀,感慨地 说:“小苗,我知道你们很累!可是咱们都得挺住,航空报国不仅是荣誉,更是责任!”

在罗阳的带领下,沈飞公司营业收入年均增长16%,利润年均增长34%,工业总产值年均增长24%,实现职工收入翻一番。沈飞的军机生产捷报频传,民机生 产红红火火。现在,沈飞交付民机的速率达到了一天一架,在国外供应商评级中获得最高分,有力地向世界证明了“中国制造”的水平和能力!

面对国家交给我们的任务,面对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迫切需要,我们都感到担子重、压力大,罗阳的担子比我们更重、压力比我们更大,但他说:“沈飞是共和国航空工业的长子,长子就得拿出长子的样子来!”

11月25日,罗阳突然离开了我们。我想起,和罗阳见的最后一面,是在11月7日。早上一上班,他就把我叫到他办公室,向我交代3件事。他说,他8日要去 珠海参加航展,不在单位期间,由我找设计人员,把飞机研制的一个质量上的事再碰一下,抓紧时间做完,不能影响装配。另一件事,找试飞站的人,把年底前要完 成首飞的那架飞机的计划好好研究一下,研制周期节点很紧迫了,要以小时为单位排计划。第三件事,要我协调他18日上舰的事。

人们都说,看到罗阳,就懂得了什么叫共和国航空工业的脊梁。在他身上,体现了航空人攻坚克难、勇攀高峰的报国情怀,体现了军工人恪尽职守、忘我奉献的崇高品德,体现了国企责任人严于律己、淡泊名利的人生境界,体现了共产党人为国为民、奋斗不息的精神风貌!

他,实在太累了

 

沈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秘书科科长 任仲凯

罗阳的突然离世,直到现在我仍然不肯相信是真的。我心目中的罗阳,永远充满着激情和活力,怎么可能说走就走了呢!沈飞人都说,罗阳完全是过度劳累累倒的。

说起罗阳的劳累,就要说到我们沈飞的“711”和“724”工作制。“711”是一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1小时;“724”是攻坚大干时期吃住在厂,关键时刻24小时通宵达旦地生产。论711、724,罗阳是沈飞第一人,谁也比不过他!

2009年,我从基层分厂来到公司办公室,给罗阳当秘书。我在罗阳身边工作的这几年,正是沈飞多个机型同时并进、军机民机同时并进、主业辅业同时并进,年 年大干、全年大干的时期。对罗阳,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工作日程安排得非常满。我感觉,他的时间总是不够用。他吃饭速度非常快,吃完起身就走。出差的时候, 为了节省时间,就在路边小店随便吃一口。每次我陪他出去开会,都是事先定好返程票,极少参加会议主办方安排的参观活动。

一天深夜11点多,罗阳赶到一个分厂。车间里灯火通明,分厂领导正和技术人员做一项产品试验。罗阳对这个产品关注了很久,带来了突破新技术的好点子,带着 大家反复试验,等到生产出合格产品,天已放亮。罗阳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办公室,简单眯了一会儿,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这样的干法,对罗阳来说很平 常。只要他不出差,晚上办公室的灯总是亮着。我们都说他太辛苦、太累了,但他总说,一线工人更辛苦、更劳累。

罗阳身体一直很好,也非常喜欢运动,但每天的工作总是排得满满的。他擅长的排球没工夫打了,酷爱的摄影放下了,拿手的围棋也没机会下了。有几次在机场候机 的时候,我看见他拿着手机下一会围棋,算是过过瘾。有一天下班的时候,他对我说:“小任,今天我走回家,不用送我。”从公司走到家,大约一个小时,这就算 锻炼了一次身体。还有一次,他看完母亲,没让车送他,一路走回家,也是大约一个小时。我跟罗阳3年4个月,就看到他这么两次散步锻炼。他没时间逛商场,戴 的那块旧电子表,黑色表带磨得露了白边,我看见他拿着笔用墨水把表带的白边涂黑,凑合着戴。

对罗阳,我印象最深的还有一点:他的睡眠太少。能把觉睡足,对罗阳来说是一件相当难得的事。每次一上车,他很快就睡着。为了让他多睡几分钟,司机总是偷偷放慢车速,而他总是跟司机说,能不能开快点,司机只好找些理由,和他在车速问题上“讨价还价”一番。

我记得,跟罗阳一段时间后,发现他头发长得有点长了,就提醒他,该理发了。可他没时间理,头发长得很长很长了,才在我的催促下,去了理发店。那是我第一次 陪他理发,他一坐下,就对理发师说:越快越好。没过多会儿,就听理发师“哎呀”一声,连说“糟了糟了”。我过去一看,罗阳前额的头发被剪掉了一大块,原来 他睡着了,头往下一垂,理发师没注意,一剪子就剪多了,没办法,只好把头发理得很短。罗阳回到公司,大家看见都有些诧异,有人问:“罗总,换发型了?”罗 阳只是笑笑。

一天下班后,我陪罗阳去看他的母亲。罗阳的父亲7年前去世了,母亲一个人生活。罗阳只要不出差,晚上下班不超过9点,一定要到母亲那里坐一坐,陪母亲说说话。进到屋里,罗阳拉着母亲的手,问长问短,跟母亲在卧室里唠家常,我坐在外边的客厅里看电视。往常罗阳跟母亲唠上十多分钟,就出来了。可这次等了很久也 不见他出来,屋里也没有了说话的声音。我有点纳闷,就轻轻站起身往卧室看,原来罗阳倒在母亲的床上,斜靠在被子上睡着了,还拉着母亲的手。老妈妈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儿子,屋子里只有罗阳微微的鼾声。他,实在太累了。

责任编辑:单梦竹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