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转型发展需要新支点

中国转型发展需要新支点

在经历一个持续的“赶超”过程之后,特别是在中国年度国民经济活动总量超过日本之后,中国经济发展就历史性地进入了一个真正的“大超越”阶段。大超越需要以大转型为前提。大转型、大发展、大超越需要新载体。“新丝绸之路”及其“经济带”等战略安排就是这类新载体之一。而处于新丝绸之路特定区位上的空港经济城便是中国经济大转型、大发展和最终实现大超越的“新支点”。着力推进空港经济城的专业化、规模化和集群化发展,对于中国经济的大转型、大发展、大超越具有特别重要的战略意义。

实现“超越”具有重要历史意义

在前28年建设基础上,经过改革开放以来30多年的持续快速增长,目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寻求经济发展新模式,构造经济增长新载体,探索经济成长新支点,实现中国经济大转型、大发展、大超越,已经历史性地摆在了国人面前。把“新丝绸之路”及其“经济带”作为实现转型、发展和超越的新载体,把处于“新丝绸之路”特定区位上的航空港升级为临空经济区。再进一步将其升级为空港经济城,不仅有助于完善和全面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确定的“新丝绸之路”战略,而且有助于为中国经济的大转型、大发展并最终实现大超越构建新载体、形成新支点。

不管国际社会怎么看,中国的年度经济活动总量继续保持持续健康较快增长并越来越接近于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已是多数人接受的现实。同样,我们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到目前为止,我国年度国民经济活动质量、总体经济实力、国民财富总体水平及其质量等等都还存在众多缺陷和不足,我国国民生活质量和生活理念以及我国在国际事务中的领导力和影响力等等,与美国相比也还仍然存在很大差距,并不像前不久世行报告说的那样,到2014年底我国就会成为超过美国的世界第一经济大国。我国仍将继续处于年度国民经济活动总量逐渐实现超越的历史过程。毫无疑问,实现“超越”具有重要而深远的历史意义。因为,一旦实现这个超越,就意味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完成了极为重要的一步。

近30多年来的发展实践表明,引人注目的“超越”主要发生在我国加入WTO以后。加入WTO之前,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轴是“追赶”,而不是“超越”。加入之后的前10年,我国国民经济实现了年均10.6%的持续高增长,国民经济活动总量也因此迅速扩大,结果才出现了一系列影响全球经济发展的“超越”过程和结果:先是2001年对意大利的超越,成为世界第六;后是2005年对英法的超越,成为世界第四;再是2008年对德国的超越,成为世界第三;接着是2010年第4季度对日本的超越,成为世界第二(日本曾于1968年超越西德成为世界第二)。在这样一种背景下,“超越”便成为大家公认的中国经济大发展、快发展的代名词,首先是年度国民经济活动总量上的“大超越”也就成了广大国人普遍认同的一种新的伟大实践。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张少华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