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敢”到“不愿”还有多远?

从“不敢”到“不愿”还有多远?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一人得道,仙及鸡犬”……古今中外,不少人把官场、仕途视为名利场,要么图名,要么图利,要么名利兼收,名利成了为官从政的终极目的。为官既然被涂摸上功利色彩,有人自然就会用资本论来算计为官的成本和受益,付出必讲求回报、谋利不遵循法纪,既要官运亨通,也要财运滚滚,党纪国法、宗旨信念、价值理想都是微利不计。

权权交易、权钱交易,都是为了实现一己私利的最大化。有的官员为了名利可以不惜一切、不惧一切,面对党纪国法可以无视一切、僭越一切,踩踏红线、越过底线成了常态。有的官员还以功臣能人自居,觉得自己贪一点、捞一把,是人之常情、受之无愧,小官巨贪、能人腐败,其根子还是思想灵魂深处的贪念邪论在作祟。还有的官员更是以为可以一手遮天、瞒天过海,加之熟人社会“你好我好大家好”、“多栽花少栽刺”的好人思想和伪人际学,以及失之于远、失之于宽的监督惩处机制,边腐边升、前腐后继反倒形成了心而往之、行而效之的“破窗效应”。

贪念还在,贪腐的病根就还在。当前,党和国家重拳高压强力反腐,打了不少的老虎甚至是老老虎,也拍了不少的苍蝇甚至是蜕变之中的蛆虫,尤其是致力构建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的顶层设计,使得那些心术不正的党员干部确实心有所畏、行有所止。风声紧了、篱笆密了,违反作风建设规定从高调到低调、从明到暗、从多到少,对某些党员干部确实产生了“不要撞枪口”的震慑效益,也就是说在内心还是有点惧怕了。然而心怕了并不等于心变了、行正了,如今一些人依旧抱着避风头的思想仅是暂时的收敛,抱着侥幸的心态披上隐身的外衣。

收敛不等于收手,不敢并不意味着不愿、不想,作风建设自然也就不能收官收场。治理贪腐行为不是简单地治行,重拳治乱更在于治心,心正才能行正。加大查处惩戒,为的是树立令行禁止的威信;加强思想教育,才能牢固言行一致的自觉。“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党风廉政建设首在抓领导、重在领导抓,正风肃纪更要从领导干部尤其是“一把手”抓起,才能避免“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映射效应,才能形成“从我做起、向我看齐”的示范效应。一个单位部门“一把手”清正廉洁的,必定风清气正的正能量占住上风;一个单位部门“一把手”贪腐堕落的,必定是近墨者黑的歪风邪气盛行。

得民心者得天下,知民心者知天下。形成不敢腐、不愿腐、不能腐的反腐合力,要夯实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政于民的民心民意基础,尤其是对群众的关切和呼声,要是真真切切、明明白白地回应。当一个被举报数年的官员落马的消息见诸媒体的时候,民众是该点赞还是失望;当那些在自残自尽之后才被关注的典型案例背后,弱势群体的维权是极端偏激还是一些官员冷漠到了极致。也许从不敢到不愿、不想,还需要一大步;但是从人民公仆到人民公敌,正邪就在一念之间。

(作者单位:湖南省长沙县纪委)

责任编辑:郑瑜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