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岁抗日老兵忆往事:5女兵仅她活着走出野人山

95岁抗日老兵忆往事:5女兵仅她活着走出野人山

摘要:1942年4月底,中英盟军战斗失利。5月初,刘桂英所在的22师从缅甸北部胡康河谷“野人山”撤退,当年8月底,刘桂英抵达印度小镇列多,成为极少数翻越野人山幸存的女兵。在刘桂英记忆中,撤退野人山是一条死亡之路。“太惨了。白骨累累,尸水横流,蛆爬得到处都是,恶臭熏人。可怜我们护士班5姐妹只有我一个人活着走出野人山。”

95岁的刘桂英,成为极少数翻越野人山幸存的女兵。吴江 摄

1944年5月,中国远征军奇袭密支那机场。资料图片  

中国驻印军在蓝姆伽基地进行丛林训练。资料图片

原密支那机场跑道尽头如今是一所大学。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启示录

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拉开太平洋战争序幕。12月23日,日军轰炸仰光,缅甸告急。为确保滇缅公路生命线的畅通及联合抗敌,1941年12月26日,中英签订《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1942年3月至1945年3月,中国先后动员40万远征军在中、缅、印战场与盟军联合对日作战。

1942年3月至5月,10万远征军士兵第一次入缅作战,在同古保卫战、斯瓦阻击战、仁安羌解围战、棠吉收复战取得了出色战绩,但由于英军配合不力,加上指挥上的失误,导致远征军孤军奋战,最后惨败。远征军分4路撤退:除孙立人部队安全退到印度,其他3路均险阻重重,死伤惨重。资料统计,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出动103000人,伤亡56480人,而伤亡人员绝大部分在胡康河谷野人山。

1943年10月中国驻印军从印度反攻缅甸,1944年5月中国远征军滇西部队发动反攻,至1945年3月,中国远征军取得入缅作战的最后胜利。入缅作战的胜利,鼓舞了全国军民抗战信心,重新打通了国际交通线;同时揭开了正面战场对日反攻的序幕。

特约顾问:戈叔亚民间研究二战中国远征军专家

5月30日,安徽合肥阴雨连绵。95岁的刘桂英坐在自家狭窄、老旧的房子里,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

73年前的这一天,也是雨天。1942年5月30日,22岁的湖南妹子刘桂英在缅北原始丛林里蹒跚步行。雨哗啦啦下,打在树叶上噼啪作响。她披着防水的油布,全身仍然湿透,双脚浸在雨水里。

“那时候的雨哟,大得像老天爷直接往地上泼大水,山涧小溪片刻工夫就水流成河,大雨日复一日,没有尽头,人都绝望了。”

刘桂英不喜欢阴雨天气。尽管73年过去了,刘桂英仍清晰地记得撤退野人山的情形。山,莽莽苍苍像海涛一样延绵的山,山叠着山,翻过一座,眼前是一座更高的山;树,郁郁葱葱像巨伞一样撑开的千年古树,树与树彼此缠绕,遮天蔽日;雨,无止境的雨季,倾盆大雨像利剑一样刺下来,日复一日,没有停歇……

73年前,刘桂英是中国远征军第五军22师野战医院的一名护士,1942年3月随部队进入缅甸会同英军与日军作战。

1942年4月底,中英盟军战斗失利。5月初,刘桂英所在的22师从缅甸北部胡康河谷“野人山”撤退,当年8月底,刘桂英抵达印度小镇列多,成为极少数翻越野人山幸存的女兵。

在刘桂英记忆中,撤退野人山是一条死亡之路。“太惨了。白骨累累,尸水横流,蛆爬得到处都是,恶臭熏人。可怜我们护士班5姐妹只有我一个人活着走出野人山。”

95岁的老人,背驼了,眼花了,耳朵也听不太清楚,她的记忆力却很好,至今仍能记得远征军战友的名字。

“太惨了,太惨了。”她眼泪盈眶,盯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