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续在原

男分娩恶骗收生妇

鬼产儿幼继本家宗

诗曰:

同气连枝各自荣,些些言语莫伤情。

一回相见一回老,能得几时为弟兄。

这四句乃法昭禅师所作偈语,奉劝世人兄弟和好的。人伦有五,而兄弟相处之日最长。君臣遇合,朋友会聚,其迟速难定。父生子,妻配夫,其早者亦必至二十岁左右。唯兄弟则或一二年,或三四年,相继而生,自髫稚以至白首,其相与周旋,多至七八十年之久。若使恩意浃洽,猜忌不生,共乐宁有涯哉!

所以《诗经》上说:“兄及弟矣,式相好矣,无相犹矣。”或将“犹”字解作“谋”字,或又解作“尤”字。看来不必如此解,竟当作“犹”字解。“犹”者,学样之意,他无礼,我也无知,叫做“相犹”;宁可他无礼,不可我无知,叫做“无相犹”。哥子有不是处,弟子该耐他些,弟子有不是处,哥子也耐他些。若大家看样起来,必至兄弟相争,操戈同室,往往撇却真兄弟,反去结拜假兄弟。不知假的到底是假,真的到底是真 !如今待在下说一个兄弟不睦的,私去收养假子,天教他收着了兄弟的孩儿。

此事出在明朝景泰年间,北直真定府地方有个富户,姓岑,号敬泉。积祖开个绒褐毡货店,生理甚是茂盛。所生二子:长名鳞,字子潜,娶媳鱼氏;次名翼,字子飞,娶媳马氏。敬泉只教长子岑鳞帮做生理,却教次子岑翼学习儒业,请一个姓邺的先生在家教他读书。争奈岑翼资性顽钝,又好游荡。那邺先生欺东翁是不在行的,一味哄骗,只说令郎文业日进,功名有望。敬泉信以为然,每遇考童生,便去赞谋县取府取,连学台那里也去弄些手脚。不知费了多少银子,只是不能入泮。邺先生并不说学生文字不通,只推命运不通,遇合迟速有时,敬泉不以为悔。岑翼至二十岁,生下一子,取名岑金。敬泉因自己年老,长儿尚未有子,次儿倒先得了子,十分之喜。亲朋庆贺,演了十来日戏,又不知费了多少银子。邺先生又劝他替儿子纳监,敬泉依命,又费了四五百金,援了例。邺先生自要进京乡试,趁着岑翼坐监之便,盘缠到京。即到京后,只理会自己进场之事,并不拘管岑翼,任恁他往妓馆中玩耍,嫖出一身风流疮。只得在京中养病,延医调治,直待疮愈,然后起身归家。

又在中途冒了风寒,回家不上一月,呜呼死了!敬泉素爱此子,因哀致病,相继而逝。岑翼浑家马氏,在两年之内,也患病而亡。

只留得岑金这小孩子,年方三岁,却赖伯父岑鳞收养。

此时岑鳞夫妇尚未生子,就把侄儿当做亲儿一般,到十二岁,便教他学生理。岑金却也伶俐,凡看银色,拨算盘,略一指点,便都晓得。岑鳞甚是欢喜。是年,岑鳞亦生一子,取名岑玉,爱如珍宝。到岑玉六岁时,岑金已十七岁了,买卖精通,在伯父店中替得一倍力。岑鳞与他定下一房媳妇,就是浑家鱼氏的表侄女卞氏,因幼失父母,收养在家,先为义女,后为侄妇。亲上联姻,愈加亲热,虽云侄妇,与亲媳妇一般看待。岑金成亲之后,夫妇也甚相得。鱼氏见丈夫店中有了岑金做帮手,意欲教儿子岑玉习举业。岑鳞道:“你只看我兄弟费了父亲多少银子,究竟读书不成,反因坐监弄出病来,送了性命。我们庶民之家,只该安份,莫妄想功名,指望这样天鹅肉吃!”鱼氏听说,就休了这念头。正是:万千空费买书钱,曾未将书读一篇。

早识才非苏季子,何如二顷洛阳田!岑鳞只因父亲被先生骗了,遂以读书为戒,并不教岑玉读书,只略识了几个字,便就罢了。鱼氏又因得子颇迟,姑息太甚。岑玉渐渐长成,弄得不郎不秀,书又不曾读得,生理又不曾学得。直至十五岁,方拘他在店中。他平日疏散惯了,哪里肯理会买卖里边的勾当。

岑金看兄弟不上眼,便和妻子卞氏商量,要与伯父分居。卞氏遂乘间对鱼氏道:“叔叔渐已长大,将来少不得要娶个婶婶到家,恐家中住不下。何不分拨我们另居,省得到那时癘促。”

鱼氏道:“也说得是。”便把这话对岑鳞说了。

岑鳞依允,即另买一所房屋,分拨岑金夫妇居祝岑金那时已二十六岁了,自分居之后,仍在店中相帮,只是朝来暮去。

岑鳞因他已自爨,遂照店中伙计之例,一样算些束修与他。如是年余,忽一日,岑金对岑鳞道:“侄儿既分居另爨,日费不给,虽承伯父有束修见惠,哪里用度得来?意欲求伯父划些本钱与我,自去营运。”岑鳞听说,沉吟不语。原来岑金向在店中日久,手中已有些私蓄,自分居以来,时常私约主顾在家做买卖。岑鳞已晓得些风声,今日见他忽然要去,心里好生不然。

岑金见伯父不应承他,又托人转对岑鳞说。岑鳞便备起一席酒,请众亲友来公同面议。亲友既至,依次坐定。岑鳞开话向众亲友道:“自先父及亡弟去世之时,侄儿尚在襁褓,全是我做伯父的抚养成人,娶妻完聚,又用心教他学生理,才有今日。他要分居,我就买屋与他祝分居之后,我就与他束修,并不曾亏他。不想他今日忽然要去,又要我付本营运。我今已年老,儿子尚小,侄儿若要去时,须写一纸供膳文书与我,按期还我膳金,我然后借些本钱与他去。众亲友在上,乞做个主见。”

众亲友未及回言,只见岑金开口道:“侄儿向来伯父教养,岂不知感。但祖公公在日,原未曾把家私两分划开;父亲早亡,未曾有所分授。母亲死时,侄儿尚幼,所遗衣饰之类,也不知何处去了!今日伯父自当划一半本钱与侄儿,此是侄儿所应得,何故说借?”岑鳞听了,勃然怒道:“你祖公公为要你父亲读书,在你父亲面上费了若干银子;凡请先生及屡次考试,并纳监、坐监诸般费用,都在我店中支龋我都有帐目记着,你还道没有分授么?你祖公公又欠了若干客债,都是我一力挣清。

若非我早夜辛勤,勉强撑持,这店业久已开不成了。至于你母亲所遗衣饰,有得几何?把来抵当丧葬之费也不够用。你今日还要向我问么?我向日把亲儿一般待你,你今日怎说出这般没良心的话来?”岑金道:“据伯父这般说,家私衣饰都没有了。

但侄儿自十二岁下店以后,到十五六岁学成生理,帮着伯父也曾出力过的。自十五岁至廿五岁这几年,束修也该算给。”岑鳞道:“你若要算十五岁以后的束修,那十五岁以前抚养婚娶之费,及分居时置买房屋的银两,也该算还我了。”两个你一句,我一句,争论不休。众亲友劝解不祝一个定要写分授文书,不肯说借贷;一个定要说借贷,个肯说分授。众亲友议了多时,商量出个活脱法儿,对岑鳞道:“总是伯父扶持侄儿,如今也不要说分,也不要说借,竟说付本银若干便了!”于是草就一纸公同议单,先写伯父念侄儿缺本营运,付银几何;后写侄儿感伯父教育婚娶之恩,议贴每年供膳银几何。岑鳞看众亲友面,只得依允。初时只肯付银二百两,岑金嫌少。众亲友又劝岑鳞出了一百两,共写定了三百两,其供膳银写定每年五十两,大家书了花押,然后入席饮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