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回 孙仙赐海中见母 张果老转世成丹

却说胡三姐带同仙赐并会同龙王派去的鳜大夫及巡海夜叉等到了淮海交界所在。夜叉们禀说:“此地水界就名淮海村。东边归淮神管治,这西面都是大海,现在是我们大王新派的海神管辖。请问大仙要去拜访的朋友住在哪一方面?”三姐一听这话,忙朝仙赐使个眼色,对夜叉们说道:“承大王盛情,委托诸位护送前来,如今已是到了地头,那边地方小,不便惊动列位,还是先请回去销差,我们自会去找。”夜叉们巴不得这一声,一齐问鳜大夫:“怎么样?”鳜大夫也不愿再去,于是半推半就的客气了一回,方才告别而去。

这里三姐笑对仙赐说:“那班小儿只当我们来拜甚上客,不道是一个被人锁禁的田螺!这批东西全是势利儿,何必惹他们见笑呢!”仙赐称是。

二人仍用分水诀找到淮水之底。果见一个大田螺埋在土中,只剩下一个口子可以稍稍伸出头来,略略呼吸,并等那游过的小虫,接些来吃。仙赐情知就是生身之母,心中一痛,不由痛哭起来。三姐忙道:“莫哭!莫哭!我来替你通报一声!也教你母亲认得你这儿子。”

仙赐依言,俯下身去,把浮在泥面的螺壳抱起,且听三姐喊道:“罗圆!罗圆!你那驱逐的逆子仙赐儿前来找你来了!”那田螺把头伸了一大段出来,向水面瞧了瞧,看那情形,似乎已明白了这件事情的样子。一回儿螺颈触住仙赐的头,便似粘着似的,好久不动,也不肯离开。照这光景自然是表示非常亲昵的意思。仙赐也把颈面贴住螺肉放声恸哭。

良久良久,三姐方替他说明过去的情事,并致师尊之意,劝她受这千年惨劫,藉此可以修身立命,造成不坏之身。又道:“总因你前生造孽太多,如今该受酷报。但因你儿子之故,使你可成正道,未尝不是不幸之幸。今将修炼口诀传授与你,似你天资聪明,只要日夜用功,不过三百年后,就能身离顽壳,符咒之力不能拘束于你。但是还不能离开这水底,须再过五百年,功行已有八九成,休说妖魔外道不能害你,你可就在海底居住,借你顽壳作为洞府,一千年后,功行圆满,那时方能再和你儿子会面,还当聘请高明有道之士作一绝大道场,超度受你毒害的许多冤鬼,从此孽账可清,前途顺利,再没什么意外的了。”

那田螺精听了,用力点了点头,以示叩谢之意。三姐又把咒语传给与她。诸事已毕,三姐说:“此处不宜久留,我们就回去吧!”仙赐只得遵命。又和田螺亲热了一回,说了许多劝勉的话,方和三姐一同回身,出了水面。三姐说:“你的大事已了,赶快回天台做你自己的功课去吧!”仙赐称是。三姐着他自己念起驾云咒,双双腾起半空,向南催进。一下子工夫,早已到了天台,回至洞居之地。三姐告辞而去。

临别时,郑郑重重的吩咐道:“公子,今后你的责任越发重大,你既立志救母,须把母亲救出海方算做完你的大事,但这都是你的功行,今生虽然辛苦,来生仍有相当的好处。你在五百年内专做自己的功夫,五百年后,虽不成仙,但也很有些法力了,便该出去各处巡游,遇苦救苦,逢难济难,做满预限的功行,师尊自会送你转世下凡,那次转身之后,只要本心不昧,数十年即可登仙成道了。”

仙赐一一领诺,又问道:“功行满足可不再堕凡么?”三姐道:“那怕不行罢!你不听说,从前天帝为了一层贪念,指出一魂下凡历劫;功行将满,本可立时升天,为因一念仁慈不忍舍他的儿子,因此又转一世。后来数世都因六根不净,功败垂成,直至最后一次百念成灰,性灵通澈,一点没有什么挂恋的了,方才重升仙界,封为真武大帝。以玉皇之尊,那样深厚的根基,兀自转不得一点凡念,何况平常之人,何况你我出身畜道,初登人境的人!若照寻常规矩,似你一现尘志,立刻便转回。那时道心未定,道行不深,再过一生,仍不能脱离尘网,便再经十世人世,也保不住定有恁好结局。虽说将来终有成功之日,可是人欲易袭,危险太大,还不如先吃些辛苦,等到功行大成,却去经过一次轮回,什么都不易侵袭,也免了许多危险,岂非一劳永逸么!公子须知这也不是偶然之事,总是师尊替你深思远虑,设法周全,才能这等通融办理啊!”

仙赐听了,更加感激得死心塌地,至死靡他,不觉痛哭失声道:“师尊为弟子如此用心,正不知将来如何报答得来!”三姐安慰道:“你既知道师尊待你的苦心,就可晓得师尊希望你的至意。你我做弟子的,只要不负师尊期望,就算对得住师尊了。难道师尊还用得着你我的报答么?”仙赐含泪称是,又问三姐:“如今去哪儿?”三姐笑道:“且去西岐山见过师尊复旨再等后命。大概你的事情也还未了,怕还有用得着我的去处哩!”仙赐道:“那个自然,我是三姐一手提携照拂的人,我的功行一天不成,三姐的心事一天不了,那是一定之理。”三姐笑道:“不是这么讲法,旁的事情我不知道,但知千年之后,还要替你去找个道友好做你母亲道场的法师,这是我早已晓得的了!”仙赐也不再问,送她出了洞门。因她是代替师尊训植自己的人,不能以普通同门之礼相待,也照恭送老师之礼,跪送得不见踪影方才回洞。

三姐到了西岐,参见了文美真人。真人喜她办事小心,便从那日为始收为弟子,并替她取个法名叫“通慧”。通慧叩谢过了,仍在真人身边供应使令。真人着她每隔数十年必去天台一走,查看仙赐功行。

五百年后,真人亲降天台,授仙赐炼气烧丹大道,并得天书两卷,内载五行遁法及一切变化运用、召将遣神、收妖伏怪的法术,凡百年而习成,真人始命他周游各地,广立功行,为本生立脚根,即为来世结善缘。凡又数百年而道行完成。真人慧心默运,已知孙杰投生十余世,过一千余年,历夏、商二代,现已降在洛阳张姓人家富室,年方四十,尚无子嗣,即命仙赐下凡,为他儿子,以偿千年前一段宿愿。

这张姓男子名叫天成,所生一子,单名一个果字,那张果前生,即是孙仙赐。因宿根深厚,生而能言,灵慧异常。十岁上头,得文美真人派通慧女道冠前去指点于他。张果立时醒悟。那天成一生好善,十余世享用不绝。自得张果为子,满心喜悦。通慧怕他将来阻挠张果修道,又想他一生功行食根千年,再不回头,未免越趋越卑,终有堕入苦海之一日。因于指示张果之便,带着点醒几句。

张天成知前生因果,又见通慧云行雾走,法力无边,深信世上真有神仙。神仙也是凡人所做,不但深喜儿子生有仙根,兼想到自己身上,生怕福缘一满,转世受苦,也便立下一个修道之心,常把此意对通慧谈起。通慧喜道:“居士得仙人为子,前生原有仙缘,再能本身信道,成就必定可观。”也指授他些修养的口诀。父子俩齐心一意,共兴道念。天成又把一份家财舍散于穷苦之人,等他的妻子即张果生母去世之后,张果得通慧指示,着他会同天成,前去淮水,了结田螺精这重公案。

此时张果年纪虽轻,前生立下的功夫,好似从小儿读过的书本,长大起来略加温习,即可应用。不比他爹是初学仙诀,全没功夫,一切全仗人指导。父子俩和通慧约好在淮海村中相会。通慧又替他们去谢龙王千年来照拂之恩。因为后五百年来,罗圆法力不小,常常出至海中游行,见有水中生物受危之时,也尽力扶助一下。曾有一次,淮河中有一批客商,出洋营运,才出海口,忽遇大风,全船二十余人几致没顶。罗圆恰好出游,眼见此事,疾忙用自己躯壳顶住船底,背负大船出险,救得二十多条性命。不道本身却因这番露脸,适为老蛟的同道妖人所见,使一条钢鞭猛追。罗圆看看被他追上,那妖举鞭向罗圆顶上打下,说时本迟,那时却快,一面妖人的钢鞭才下,一面早有救助罗圆的海中神将,闻讯赶来,举混金杵挡住,一阵血战,打退妖人,罗圆方得回至海底。

后来罗圆修道垂成,把顽壳做成一所海底洞府。那近处一带数百里内,见有一种彩光熠熠辉煌。许多妖人都当海中出了奇宝,纷纷来袭,又幸龙王先期替她戒备,派来三千神兵,守住淮海村口,方得无事。这等故旧之情也算不可多得。

这时通慧到了水晶宫中,见过龙王。龙王已知她的本意,忙先替她道了辛劳。通慧笑道:“贫道是专程替大王老友道谢来的,怎么大王倒先替我道乏起来呢?”龙王也大笑道:“彼此都是扶助老友,怎能言谢。闻得罗圆遵师法旨,在他新建洞府中起建道场,不知法师是哪一位。”通慧道:“这事敝师在五百年前,早已算定该是一位姓李的跛脚道人主持坛事。这人和大王的贵老友也还有些直接、间接的缘法,那跛仙的前生,原是玉帝殿上司香吏,为因口舌不慎,在万寿筵上和一位司花女官说了一句笑话,两人都罚堕轮回十世,那司花仙女第一次降生,就做了贵老友孙仙赐的夫人,也便是如今启建道场的罗圆夫人的媳妇,转到现在,这被谪两仙都经了十世轮回。这次限满,他们都能不昧本性,修成正果,便可回转天曹,另有荣令,决不止仍为原职。因天心最仁,前次降罚是格于天律,无可如何。迨见他们十世为人,都还忠厚贤孝,圣心大为嘉悯。因此料定他俩成就,必不在校并闻现在的仙女,生在江南何氏,出世未久。现在的司香吏却生在河南李氏,据闻为老君祖师同族后人。祖师从盘古以来,常常转世为人。近百年来,又转生于苦县地方,收得弟子文始真人。恰值司香吏十世降生之时,祖师即派文始前去指点照拂,因此这李仙成道颇速,为自来修道的人所未有的奇缘。祖师并已亲收为徒,留在他自己门下。此公前程真不可限量咧!我所说的这张果和孙仙赐有些间接仙缘,就从仙赐的夫人司花仙女而来。”

龙王点头笑道:“是了!这花仙等九世降生之事寡人全知道,也还替她效过一些微劳呢!”通慧却没暇问他这事,仍接着说道:“这虽算不得什么,但仙家规矩,凡是两方有些小关系,即称为缘。因此这跛仙和现在的张果,也可称得薄有前缘了。”龙王笑而称是。又说:“田螺壳内做道场,倒真是千古未有之奇闻。毕竟仙家妙用,比众不同。如此盛会,想来令师文美真人和许多仙官仙吏都是要到的。那时寡人也要躬亲前往,参与这个稀世难逢的盛典咧!但不知有定期了没有?”通慧道:“日期尚没定准,大概今天他们自己人议妥之后,再由我去聘请法师前来,就可开场。那时大王就是不得空闲,我们也一定要来强邀的。”说罢,大家都笑起来。

通慧说完了话,别过了龙王,赶到淮海村中。只见那村情形大不相同。从前是一片荒凉,鱼虾不到的地方,如今却因螺壳放光,各处水族中凡有些小道行的,闻此异事,都不远千万里之遥赶来观光。同时便有惯于经营的水族商贾,也乘机前来开设一个买卖场儿。不上十年,这荒凉满目的淮海村,竟变成了贸易兴盛的大海市。通慧见这光景,不觉点头赞赏。一时到了那罗圆顽壳所成的洞府,他那洞屋仍照螺壳原形建造,进口处是一座大圆门,入内屈折弯曲,蜿蜒回旋,通到底方是一座小小后门。门亦是圆形,洞中宽阔非常,定可容得数千人的起居。罗圆已完全成为人体,自己住在中间一屋。屋分三间,两旁却有走廊可通前后。至于洞中器皿什物,虽非十分富丽,也觉清雅别致。通慧想道:照此情形,也很可以迎请众仙的了。

正在一处一处参观,早被洞中伺应人役瞧见,飞报进去。里面罗圆夫人在前,天成父子随后一起迎了出来。列公要知田螺壳内如何做道场?跛脚仙究是何人,和老君祖师什么情?却因事情大怪,情节过长,一时三刻实在讲说不尽,只好抹桌另起,从头写来方才有头有绪,秩序井然。列公们耐心等着,莫瞎骂作书人卖关子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