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回 显原形吓煞泰水 得梦兆打破疑云

却说胡氏行近豆棚,展开老眼向这爱婿一瞧,猛然大叫一声,惊倒在地。手中抱着的女孩,年才四岁,也被她掼在地上,大哭大喊,一会儿瞧瞧睡在榻上的老子,也是狂喊一声,跟随她外祖母一同晕死。这一阵大闹,早惊动了榻上的诚夫,忙从睡梦中惊起,跌将下来,搀起胡氏,抱起女孩,同时春瑛和两个女仆也赶到了。大家正在忙乱,也动问原由。那女孩先醒,一见搀她的是她老子,又大哭大叫,两只小手拼命地挣扎,只向她娘身上乱扯,口中说:“爹不是个人,爹不是个人。我不要他抱呀。”

春瑛听了,大为奇异,忙把孩子搀了过去,一面惊问诚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诚夫一听女孩的话,心中不晓转着什么意思。正在呆呆的不得劲儿,听妻子这般逼问,因说:“连我也不晓得,她是怎么一回事儿?如今该快快先把娘送回去,再作道理。大家都在这里,也不是事儿。”

一句话提醒了春瑛。于是春瑛抱着女孩,还有几个孩子,此时也闻信赶到。诚夫呆了一会儿,皱皱眉头,猛然间把胸脯一拍,满面上现出杀气,回头吩咐下人们:“伺候几位公子,别叫他们跑开。”自己便告着奋勇,亲自来背他丈母。春瑛欲待阻挡,诚夫说:“丈母生平爱洁,她又是老诚规矩的太太,别人怎好背她?我做女婿的和自己儿子一样,当然不要紧。况老人家又喜欢我,不会嫌我不干净的。”春瑛只得依他。大家在前面,诚夫背着丈母在后面走。大家已经进了园门,诚夫还在相距几十步的地方,慢慢地走着。但春瑛等耳中却明明听得胡氏喉中似乎有什么声气。大家都当她已经醒转,倒也十分开心。一会儿都进了正屋,诚夫将她背至床上,轻轻地放下,说道:“怎么娘还是老不开口,你们都来瞧瞧,她这样子,不是已经……”

说到这里,便把下半句忍在口中,不说出来。春瑛听了这话,心中已是明白,她娘必是凶多吉少,慌忙把小孩递给二女仆。自己过来一看,只见胡氏双睛暴凸,舌头伸在口外,宛然像被人缢死的一般,再摸摸她身上,连一丝游气都没有了。春瑛顿时捶床拍案,呼天抢地地哀哭起来。诚夫自然也伏在床沿号啕大哭。

哭过一阵,下人们都来劝解。随后他们的娘舅德山,并老婆张氏、儿子、女儿,一齐得信赶到。大家哭过一场,诚夫不待他们开口,自己先说:“丈母死得大奇,死状也太古怪。若说被人暗害,她老人家和什么人有这般大仇?况且是自己亲自背了进来,大家共见。没有离开我这身子一步,到了床上,就成这样形状。难道是什么缢鬼索替,趁她跌这一跤,有些中风的光景,就将她的性命从我的肩胛上取了去,也未可知。但这事究也近于荒谬。舅舅在此,你是我们的长亲,看该如何查究一下才好?”

德山却是一个醉中圣贤,只要供他好酒、好肉,酒肉一饱,就是向他借个脑袋来用一用,他也没有不答应的。此时听诚夫如此说法,只得抱定个少管闲事的宗旨,忙说:“甥姑爷的话不错,你丈母由你亲自背入房中,谁能从你肩上不声不响,取了她的性命去?再说句玩笑的话,就是姑爷中人要谋死你丈母,也没有那么容易呀。”说到这句,诚夫不觉变了面色,正待说话,却听德山又接着说道:“仔细想来,除了你才说的缢鬼索替之外,简直没有其它理由可供探讨。总而言之,这些全是前生的冤孽,今世得到报应。人已死了,赶紧办后事要紧。这些空话,说它做什么?”诚夫听了,心头一块大石头方才落地。当下大家举起哀来,办起丧事。少不得一场忙碌,这也不必细叙。

单说春瑛自上年诚夫对她辩明建业之事,心中疑念尽消。哪知为时未久,又出这件奇怪的丧事。想母亲死状可惨,决不像是吓死,更不像是中风。而且女孩子年已四岁,略知情事。据她说:“那天晚上,祖母抱她到了爹爹身边,却不见爹,只见一条绝大绝大的大蛇,又好像哥哥读的书本子上那条大龙。爹爹原只系了一条裤子,这条裤子,却明明套在这似龙非龙、似蛇非蛇的下半段儿。因此祖母一吓,就吓倒了,把我也掼了下来。等我喊了一声时,那东西又不见了,只见爹爹从榻上起来抱我。那时娘和哥哥们也来了,我至今见了爹爹,还是怕颤颤的。”

春瑛听了这番报告,更回想到四个小孩分娩时的梦景,并又想起从前的种种疑点,把几个问题合并起来,越发造成一个总疑案。她只觉得自己的亲亲爱爱的丈夫,必是什么神龙转世,所以有这许多异征,而且有几样征兆怕丈夫本人都未必一定知道,所以连他自己也不能说得明白。却不管他本人知道与否,总之既有这等佳兆,可见是个非常之人,将来多分有些造化,也未可知。如此一想,倒欢慰起来。

光阴易过,不觉又是数年,诚夫的小女孩子也有十一二岁了。诚夫既不出门,也不见他有甚么显贵的朋友往来。虽则夫妻情爱始终不改,春瑛也不是怎样指望他求名求利,封侯拜将。但是年华垂老,幻境无穷,芳心默运,终觉种种怪象来得太没着落。

一天,德山夫妇前来闲谈,适逢诚夫出去。德山的妻子尤氏人极老诚、忠厚,素来宝爱春瑛。春瑛也事他们两老如父母,有许多话,在诚夫面前未必敢讲的,对于他们面上,却是无话不谈。这日,无意之中就说到胡氏死状奇惨,大家终是不明白此中的真相。春瑛因把孩子们调了开去,对尤氏说道:“甥女有件不易解的难题,久想请教舅父母。因觉事有关碍,不敢随便出口。今天讲到母亲之事,却使我万分忍耐不住,要把胸久蕴未泄的话对舅父母谈谈。”二人问是何等大事,如此慎重。

春瑛便将自己对于丈夫种种疑团,从最初订亲之日为始,直至诚夫显形吓死老母为止,讲得详详细细。说完了话,又凄然下泪道:“自知母亲老命,送在冤家身上,但他也不是有心谋死母亲。况事情闹将出来,一家人就得拆散开来,一班儿女交给谁教养。而且当时甥女因他有此许多异兆,疑他是必有造化的奇才英俊,一片痴心,还希望他有些大的作为,那么将来也可替母亲争些身后的面子,老人家死在九泉,也可瞑目了。在诚夫本人,也算得将功抵过。甥女存了这等思想,所以把那时的事情,一概放在肚子里边,始终没敢向人透露一句。时常想到亡过的母亲,地下有知,不要恨我做女儿的只顾维护丈夫,不替老人家报仇。我想到这层,兀自心惊胆战的。可怜甥女自从母亲死后之日为始,对于诚夫身上,不晓转过多少念头儿。一念母仇当报,恨不得立刻将他吓死母亲之事,宣布出来。他的有心无心,有罪无罪,听诸王法判断。那我也算对得住母亲了。转念又望他能够建功立业,替国家做事情,替母亲讨封诰,再替儿女们立点根基,也未尝不可邀亡母的原谅。这样两种念头,久留胸中,始终不得个解决。但照现在的情形看来,他这人哪!舅母、舅父都在这里,不是甥女胡乱评断人家,照他这等志趣行为,要想做个英雄豪杰,怕也没甚么大指望了。甥女倒也并不一定要他怎样荣宗耀祖,但既不能成就事业,倒使甥女对于母亲的心愿,没有解决之法。这还罢了,最奇怪的是他这人,说是平常人物,为甚么又有那些异征。既然有许多的异征,怎又不见一些报应?甥女自幼读书,也曾知道自古来多少帝王名臣,当其出世之时,都有几件异于平人的征兆,尤其是梦见金龙,大贵非凡。如今你们甥姑爷,不但几个孩子有此同样的梦兆,而他本身竟于睡中会显出原形来。这等征象就了不得了。何以他的情形,却又一些没有发达腾飞的情状呢?甥女对于此事,怀疑至今。想两位老人家见多识广,也定知道这当中的道理。”

德山是一个拘谨小心的人听了这一大片议论,深怕这位甥婿真有什么举动起来,功名富贵倒不大在意,却怕身家性命被他带累在内。听完了话,早已呆得和木鸡一般,尽自怔怔地瞧他老婆,哪里还能答复春瑛的请教。尤氏虽是女流,胆量倒比丈夫大些。她见丈夫这般情景,不觉好笑起来,说道:“甥女,你不该把这等话对你舅舅讲。他枉为男子,胆子比芥子还微细。听见这等话,兀的把他的魂灵儿吓到九霄云外去了,哪里还有什么主见?”德山听老婆这样讥笑,不觉红了脸,讪讪地笑道:“你这是什么话?我做娘舅的,有个不希望外甥姑爷飞黄腾达么?不过我也自恨才疏学浅。甥女问我的话,惭愧一句也答不出。你既这么说,一定有什么高见。甥女不是外人,她又诚心诚意地请教你我,你却不妨从直谈谈,也好甥女放心。”尤氏笑着呸了一声,说道:“亏你还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平时些小事情,便吓得不敢出头,总要推我出去,替你说话。如今放着甥女嫡亲的骨肉,不过请教几句闲话,说不说,打甚么紧,懂不懂,又没关系。你既然说不出来,也就罢了。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也要往我身上推,不是可笑么!”德山经她这么一说,面孔越发红了。正要回敬她几句,无奈口才实在不好,期期艾艾了一阵,半句儿也说不完全,引得尤氏和春瑛相对大笑。春瑛因说:“舅父实是万分忠厚的人,比舅母更来得质朴。舅母既然如此说,想来一定能够替我解决这个疑案,还请快快告诉甥女儿吧。”尤氏笑道:“甥女也说得好笑极了。甥女人又聪明,又读过许多书,人家许多男子都说赶不上你。难道舅母这样一个不通世务,不读诗书的乡下婆子,见识会比你更高么?不过说到乡下婆子,又有我们的乡下见识。我听人说,城外东华大帝,非常灵应。多少人求福得福,求财得财,求子孙的得子孙。甥女既是心有怀疑,大家又闲着没有事做,何妨备好香烛,同去求告大帝赐支灵签,就可以明白此中的真相了。”

一句话提醒了春瑛,忙说:“舅母说的一点不错,东华帝君真是最有灵感的神道。好在离我家不远,舅母,我们择日不如撞日,难得今儿两位老人家双双在此。你们甥姑爷又出门去了,他说要到晚上才能回来。此时才午牌时分,快去快回,正好瞒住他,一点晓不得信息。两位老人家,答应了我,我们即刻就去,好么?”德山、尤氏听了,一时倒也高兴起来。当即唤进一个下人,预备软轿香烛之类。三人都坐了轿子,龙氏轿中带着春瑛的幼子毛毛,春瑛自己带了女儿囡囡。并带了男女佣人各一,一行七个人,直奔城外东华庙内。三人都下了轿,下人们把两个孩子带去各处玩耍。春瑛让舅父母先拈了香,自己随后上去,一秉虔诚地叩了几个头,求出一支签来,三人围拢来,一同观看,那签上没有一个字,是一幅白纸。三人不解其故。春瑛便说:“没有择定日子,斋戒沐浴,必是神灵嫌我不诚,不肯赐签。”尤氏却劝她再求一签。春瑛依言,再跪再求,默默通诚,好久好久,才又求出一签。说也不信,求出来的又是那支原签,仍旧不见只字。再由尤氏代求一签,仍是如此。这一来倒把三个吓得没了主意。据尤氏之见,说:“一定是我们三人之中有什么得罪了神灵。久在庙中,越发惹得大帝厌恶,不如赶紧回去。”春瑛信以为真,大家乘兴而来,扫兴而返,慌慌张张回到家中。

春瑛本为决疑而去,如今越发加上疑团。这日晚上,便觉神思不宁,辗转反侧地闹了一夜,倒把诚夫也闹得睡不着觉。先是疑她有什么毛病,问了几次,春瑛怕他疑心,只得勉强蜷伏,动也不动。诚夫方才睡熟,春瑛还在彷徨,直到晨鸡三唱,东方发白,方有些倦意,恍恍惚惚地进了梦境。梦见一位年轻的仙人,道衣道冠,手持拂子,自言是东华帝君的徒弟钟离权,说:“奉帝君的法旨,以尔夫获罪于天,屡逃法网。此番恶贯已满,帝君命我行诛。因念尔生性忠厚,生平并无罪过,误嫁匪人,情尤可憨,特先告戒于尔。遇有意外之事,可速避至外家,切勿心存私爱,妄思有所动作,自取无穷之祸。今天你等前来庙中求签,帝君不肯赐示,也是怕事机泄漏。妖人何等灵警,万一先期有甚么动作,岂非可危可怕?所以不得不格外秘密。你要明白此中利害,务要特别小心,慎之戒之,勿贻后悔。”说毕自去。春瑛醒转来,惊出一身大汗。回思梦境,历历在目。

证明日间求签情形,觉得凶多吉少,又念多年夫妻,深知我丈夫的为人也颇规矩,有何大罪,致遭天谴?如此一想,觉幻梦无凭,不足深信。刚正诚夫醒来,见春瑛还是呆呆地望着,如有深思,心中不觉大奇。又恐她弄出什么毛病来,便拥住了她,温温款款地安慰了一番。又问她有甚么感触,忽失常度。这样一来,可就坏了。春瑛受此温存,愈觉丈夫关爱之深,相待之厚。不知不觉间,竟把梦中仙人切嘱之言,丢在脑后。自思身为人妻,祸福与共。无论梦境真假,别人可瞒,丈夫面上须瞒不得。于是把梦中见闻,一一地说出来。双手抱住诚夫的腰际,悄悄切切地问道:“哥哥你也替我想想,这等恶梦,怎能不叫人惊骇?”问了一回,见诚夫并不做声,心中大奇。忙把自己一张粉脸,靠近诚夫,贴住他的脸儿。正要再问,哪知诚夫的脸上忽然冷得和冰铁一般。二目大睁,怔怔地直视帐外。此时天色黎明,晨光透人,约略瞧得出他的神情十分可怕。这一来,把个春瑛吓得怪叫起来。

未知诚夫为何有此现象,却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