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中美关系协调新架构

构建中美关系协调新架构

核心提示:在全球化时代,中美关系被“重新国际化”了,越来越多的国内议题、双边关系议题、地区和全球议题成为中美首脑峰会的主题,涉及宏观政策协调、国际金融改革、气候变化、地区热点问题等众多问题,中美关系问题不仅是双边关系问题,更关乎整个世界全局。

随着中美关系交往的深入,中美一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凸显,中美战略竞争和摩擦的烈度也在上升。如何协调和管控中美关系,夯实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根基,是当前和今后中美关系发展的一个焦点问题。尤其是在南海问题和互联网问题上,今年以来,美国各界不断放风,炒作所谓“南海军事化”话题,派遣军舰前往中国在南海所填岛礁12海里以内的区域,甚至扬言因网络袭击要“制裁中国”等。如何在外交上筑牢堤坝,稳定中美关系,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步入新阶段

近年来,以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为标志,中美关系正在发生自冷战结束以来最深刻、最活跃、最重大的变化。对于此种转变,尽管学界和社会各界看法不一,但主流的看法仍然认为中美不大可能成为真正的朋友,也不大可能成为敌人,中美关系将呈现为一种合作伙伴与竞争对手复杂交织的“非敌非友”关系,中美关系的重心越来越从实力较量转移到话语竞争上来。

当经济总量超过日本成为第二经济大国后,中国不可逆转地步入国际政治舞台的中心地带,中美关系表现为第一大国与第二大国竞争与合作并存的复杂关系。特别是在后危机时期,国际社会背景、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和国际思潮的急剧变化,使得话语权成为中美关系的一个重要维度,中美关系将不可避免地在世界秩序、双边关系、多边机制和社会价值等领域存在话语分歧。作为后危机时代最有影响力的两个大国,中美各自代表守成战略力量和新兴战略力量,都在积极提出新理念、新主张、新概念,加紧争夺国际话语权和道义高地。在今后较长一段时期内,在全球话语结构总体稳定的情况下,中国在与美国的话语竞争中面临结构性劣势,甚至短时期内难以改变失语的问题。

中国在话语权竞争上的劣势和失语问题,既受制于中美实力对比和国际话语结构,也受制于中国话语战略的模糊和滞后。中国长期奉行的“韬光养晦”方针塑造了中国外交不当头、不扛旗、不争论的防御话语偏好,当中国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于国内现代化建设和做好自己事情的时候,在外交战略上就很难产生强有力的话语偏好。再加上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奉行改革开放的基本政策,大力推进原有话语体系的改革,广泛参与全球化体系,导致原有的话语体系无时无刻不受到西方话语体系的猛烈冲击,短时期内难以确立新话语事实的权力关系。尤其是在处理中美关系过程中,更重视实用性的策略思维,缺乏明确的战略目标,不愿意将对美战略清晰化,导致在一系列战略问题上存在着失语倾向。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国力受到削弱。美国出于应对金融危机的需要,希望中国在一些国际和地区问题上提出新话语,承担更多责任。不过,由于中国依然延续原先埋头国内建设的战略思维,错过了中美确立新型战略关系的机遇。因此,适应中美关系话语权竞争的要求,中国对美外交需要重视话语权问题,重视把话语权作为中国对美外交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通过明晰战略目标、设置战略议程、创新游戏规则、开展公共外交等渠道夯实中国话语体系的基础,依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模式的自我完善和发展,不断提升中国发展经验在世界上的话语权。这是新时期中国外交战略调整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实上,2012年初,习近平主席访美期间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就是中国实施话语权战略的开始,问题的关键是如何以“新型大国关系”为统领,在对美战略目标、战略议程、游戏规则和社会形象等一系列问题上制定配套措施,切实提升中国在处理中美关系中的话语权。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蔡畅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