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打假”乱象 更需要法律严打

“恶意打假”乱象 更需要法律严打

摘要:2014年的“新消法”实施一年后,2015年朝阳区法院审理的消费纠纷案件同期增长了10.3倍。北京市朝阳区法院通报,职业打假人知假买假对案件增长“贡献”最大。在遵守法律的职业打假行为之外,采用掉包、自带假货等非法方式进行敲诈的案例屡见不鲜。要打击“恶意打假”行为,不仅需要监管执法部门做到有法必依,更需要包括商家在内的各个方面做有针对性的改进,实现科学打假。让我们共同关注本期经典案例。

【事件介绍】

北京“打假人”超市调包求索赔 名企每年发数万封口费

6月26日,如常的日子,一男子走进了通州一家超市。

“给我拿条烟。”

“你要什么烟?”

“中华的。”

就在店主转身找钱时,男子从怀里掏出一条一模一样的烟,熟练而迅速地做了调换。

“西凤酒给我拿一瓶,拿一瓶西凤。”

“这些230。”

“要230?”

男子表现出对价格的不满,拿回钱,离开超市。

这是通州超市行业协会会长陈辉(化名)提供给重案组37号的一段视频。掉包者正是近期频繁出现在北京各中小超市的“恶意”打假人,他们专门拿假货掉包商家的真货,隔天再从商家找出假货,然后以合法打假的名义进行敲诈。

数年内,活跃于北京中小超市的“恶意打假人”已形成了一个江湖。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的“新消法”实施一年后,2015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审理的消费者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同期增长了10.3倍。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召开的新闻发布会通报,职业打假人知假买假对案件增长“贡献”最大。

在严格遵守法律的职业打假行为之外,采用掉包、自带假货等非法方式进行敲诈的案例屡见不鲜。合法打假的崛起,客观上起到了保护消费者权益、净化市场的作用,而其中乱象,又激起了新的矛盾,导致了超市群体与职业打假人群体的对立。

一位打假人表示,现在恶意打假越来越多,因为有利可图。

谁是“恶意打假人”?

报道使用了一个概念——“恶意打假人”。提出概念的好处是可以对复杂的现象进行概括,让人们把握某些特点。但是在“恶意打假人”的概念提出之后,有必要对这个概念进行精准“画像”。否则,人们就会在标签化思维的作用下,将恶意打假与合法的职业打假混为一谈,甚至认为“新消法”助长了“恶意打假”。

想要对“恶意打假人”准确画像,必须弄清所谓“恶意”是道德层面的界定,还是法律层面的判定。职业打假人认为自己知假买假是一种合法举动,索赔是应有的权利,同时也是对制假卖假者的打击,根本没有什么实际恶意;但对被索赔者来说,知假买假者是钻法律的空子,借机敲诈勒索。显然,两者在道德层面难以达成共识的。而在法律层面上,这个问题变得相对简单——只有主动的违法行为才能被认为具有实际恶意。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