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丨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近代以来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必然抉择

荐读丨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近代以来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必然抉择

核心提示:近代以来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百年发展道路启迪今人:马克思主义不仅是指导中国学术界突破封建陈腐思想枷锁的科学指针,也是指导中国学术界摒弃“全盘西化”、彻底摆脱西方殖民主义束缚、树立学术自信、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的精神武器。

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明确指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近代以来我国发展历程赋予的规定性和必然性。这一重要思想既是对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发展道路及其规律的科学揭示,也是对马克思主义在我国哲学社会科学中指导作用的深刻总结,既具有厚重的历史感,又具有鲜明的现实针对性,对于哲学社会科学毫不动摇地坚持马克思主义具有长远的指导意义。

 一

近代以来,随着西学东渐,抱残守缺的中国传统儒学在西学浪潮的冲击下日渐式微。在此背景下,中国知识界或是希望从传统中开新,或是致力从西学中求变。然而,一次次的努力都未能从根本上扭转近代以来中国文化的历史命运。正当中国知识界痛苦彷徨之际,俄国十月革命震撼了整个世界,使马克思主义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正如李大钊所说:“自俄国革命以来,‘马克思主义’几有风靡世界的势子,德奥匈诸国的社会革命相继而起,也都是奉‘马克思主义’为正宗。”(《李大钊史学论集》,河北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2页)作为一种崭新的思想理论,马克思主义给当时沉闷的中国思想界注入了新风,引起了当时正在向西方思想库中苦苦探求救国救民真理的中国进步知识分子的浓厚兴趣。李大钊锐敏地指出唯物史观是认识社会、改造社会的科学方法,“为史学界开一新纪元”。当时有关介绍唯物论或辩证法的著作、译作大量出版,甚至在大学讲坛,马克思主义哲学都占有一席之地。对于唯物史观影响学术界、思想界的空前盛况,甚至连当时对马克思主义持质疑态度和批评立场的一些学者也不得不承认,“无论赞成与反对,而唯物辩证法闯入哲学界总可以说是一个事实”。(张东荪编:《唯物辩证法论战》,北平民友书局1934年版,第135页)

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蔡和森、邓中夏、瞿秋白、周恩来、董必武等中国早期的马克思主义者群体,绝大多数是具有较深文化学养的知识分子,其中李大钊、陈独秀还是北京大学的知名教授。这一特点使他们从初识马克思主义开始,在把它作为观察社会、认识社会和改造社会的思想武器的同时,也开始初步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从事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在这方面,李大钊在历史学、政治学、法学、伦理学、经济学等各个学科领域做出了拓荒性的学术建树,为中国马克思主义学派的形成奠定了初步的基础。胡乔木说过,“作为革命家的李大钊,仍然不失学者的本色”,他是“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奠基人”,“在其他学科领域,他也做了不少开创性的工作”。胡乔木高度评价了李大钊在中国学术中的开拓性贡献,他指出:“作为一个拓荒者,他在思想文化领域中所进行的一些草创性工作自然不免粗糙,然而他在中国第一个用马克思主义指导革命和占领哲学、社会科学阵地的历史功绩,是不可磨灭的。”(《胡乔木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297—298页)

责任编辑:李梦柯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