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泽庆:抗战时期我军精兵政策回顾与启示

潘泽庆:抗战时期我军精兵政策回顾与启示

强敌压境,为什么要走精兵之路?

摘要:精兵工作是一项政策性很强的工作。精兵工作的顺利实施,离不开深入细致的思想教育和配套完善的政策保障,特别是离不开对相关人员的妥善安置。

引言

精兵政策,是抗日战争时期为应对敌后抗战的严重困难,我党我军采取的一项旨在加强人民军队质量建设的重要措施,是著名的“十大政策”之一精兵简政的重要内容。通过实施精兵政策,我们不但有效解决了在敌后抗战严重困难时期我军如何巩固与发展、如何提高战斗力、如何继续坚持抗战等重大问题,而且为人民军队在战胜严重困难后进一步发展壮大、转入对日战略反攻奠定了坚实基础。

为何要“精兵”——应对敌后抗战严重困难形势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顽固派开始推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反动政策,经济上封锁抗日根据地并不断制造军事摩擦;侵华日军则强化对占领区控制,对抗日根据地进行“蚕食”“扫荡”。敌后抗战进入严重困难阶段,抗日根据地面积大为缩小,经济建设遭到很大破坏,物资十分匮乏,“鱼大水小”、兵多难养的矛盾日渐突出。同时,日益臃肿的机关、重叠的机构及不断增加的勤杂人员使得部队自身行动困难,指挥不便;而作战部队减员后,很难及时得到补充,缺编现象较为普遍,从而影响了部队的战斗力。这种状况越来越无法适应对敌斗争的需要,不仅严重影响敌后游击战争的坚持,也极大地制约了人民军队的发展和建设。因此,如何合理控制军队规模,有效改善军队组织结构,加强军队质量建设,从而提高部队战斗力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1941年11月7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出《关于抗日根据地军事建设的指示》,明确指出:每个抗日根据地的军事机构,均应包含主力军、地方军和人民武装三个部分;“目前军事建设的中心注意力,应放在地方军及人民武装的扩大与巩固上”,“主力军应采取适当的精兵主义,其工作重心是提高其政治军事技术的质量”。为推动精兵工作的深入开展,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于1942年8月3日发表《彻底实行精兵政策》的社论,强调“精兵主义”应成为当前主力军建设的原则。“我军力量的生长,应在质量中去求改进,而不是在量上去求扩大”。同年9月7日,毛泽东在为《解放日报》撰写的社论中,明确要求各抗日根据地都要把精兵简政“当作一个极其重要的政策看待”。12月1日,中共中央就精兵简政作出进一步指示,要求全军精简后,达到“量小而质精,更有战斗力”。

敌后抗战严重困难时期,我党我军审时度势,及时调整此前采取的大力发展主力部队的政策,以加强军队质量建设为出发点、以提高军队战斗力为着眼点,制定出精兵政策,无疑抓住了当时军队建设的重心和大局,从而保证了人民军队的巩固发展和不断取得对日作战的胜利。发展规模要适度,结构编成要合理,并与战争形势相适应,这是人民军队建设的基本经验,也是中国特色精兵之路的内在要求。

怎样来“精兵”——与人民战争战略战术相适应

减少指挥层次,精干机关。在落实精兵政策中,中共中央军委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如1942年,军委机关和直属队从7000人减至约2000人。各战略区结合自身实际,撤销了某些旅、纵队、团及军区、军分区的番号,或以师、旅、纵队、团机关兼军区、军分区机关。山东抗日根据地在1942年上半年的精兵简政中,山东分局、第115师师部、山东纵队指挥部合署办公,三个机关的人员由1万余人缩减至3500余人;第115师师直机关人员由1390人减至880人。新四军军部及直属队经过四次精简后,至1943年1月,军部机关和直属队由16个单位3884人,减为9个单位1803人。八路军、新四军领导机关的缩编、指挥层次的减少,大大提高了机关的工作效率,增强了指挥的及时性、灵活性。

增加战斗人员,充实作战部队。针对敌后抗战严重困难时期部队作战损失后兵员不易补充、缺编严重的情况,各战略区在落实精兵政策中并不是简单地裁撤或合并作战单位,而是普遍增加战斗人员,充实作战部队。第115师师直机关在1942年上半年的精兵工作中,将近40%的杂务人员和勤务人员转为战斗员,使战斗员较原有增加30%。晋察冀军区经过1943年6月的精简后,极大地充实了作战部队,使战斗部队人数上升到占全军区部队总人数的84.36%。晋绥军区经1943年春季的精简,将作战部队人数与军区、军分区机关人数的比例由精兵前的2∶1提高到5.6∶1,作战部队人数与团级机关人数的比例则由3.7∶1提高到10.8∶1。新四军在精兵中也大力增加战斗人员,至1943年1月,其战斗人员的比例从1942年的31%提高到65%。战斗人员的增加及作战部队的充实,从根本上解决了部队“头重脚轻”的矛盾,也极大地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

整理编制,实行灵活编组。整理编制,使部队的组织结构更加适应对敌斗争的需要,是精兵政策的一个重要目标。各战略区在精兵工作中,从本地区具体情况出发,实行多种灵活的编组方式。第120师兼晋西北军区在1941年12月至翌年3月的精简中,旅和纵队实行甲、乙两种编制:甲种编制辖2~3个甲、乙种团或3个乙、丙种团,乙种编制辖2个丙种团。第129师在1942年春的精简中,对所属各团实行甲、乙、丙三种编制:甲种团为3营9连制,乙种团为2营6连制,丙种团为4连制。晋察冀军区在1942年春夏间精简时,将所属各团划为两种编制:甲种团为3营12连制,另直辖迫击炮连、特务连、侦察连,定员为2770人;乙种团为4连制,另直辖特务连、侦察连,定员为1080人。新四军各师在精简整编期间,大体保持了师—旅—团的架构。八路军、新四军这种编制的调整,表现出高度的灵活性,使部队的组织结构更加适合积蓄力量和敌后分散的游击战争的要求。

精兵工作并不是消极地裁减员额、简单地缩小机关,而是根据敌后斗争形势发展的需要,主动地改变部队的组织结构。我党我军在制定相关政策时科学统筹,精心谋划,分步实施。八路军、新四军在落实精兵政策过程中,本着实事求是及对上级、对本单位高度负责的态度,有条不紊地推进各项工作的开展。同心同向,上下合力,步调一致,是精兵工作取得显著成效的一个关键因素,也是人民军队从胜利走向胜利的重要法宝。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