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立诚:为了胜利 此生无憾

姜立诚:为了胜利 此生无憾

摘要:尽管好多事情都已忘记,但是总记得,我和战友们抗战,牢牢地抱着必胜的信念——为了胜利,就算死也无憾。

人物简介:姜立诚,男,1923年5月出生,湖南宁乡县人,曾任长沙第九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副官处参谋。1938年,姜立诚参加国民党陆军志愿兵第一团。1939年3月,他被编入第九战区守备司令部。亲身经历4次长沙会战以及常德会战、衡阳会战等,在司令部负责文电收发、编发战况简报。1945年10月返乡后,曾于1948年到南京陆军司令部任少尉。1953年1月返乡务农。

我8岁那年,父亲过世,后来全靠母亲拉扯长大。14岁那年,卢沟桥事变,很快日军飞机便来到岳阳、长沙进行轰炸。敌机几乎每天都会轰炸几次,平时住在一起的人可能突然就连尸体也找不到,一时间宁乡县城内人心惶惶。

目睹日军的残暴,湖南各地都响起了“团结起来抗日”的口号。1938年,我怀着一腔热血参加了国民党陆军志愿兵第一团,后来被纳入第九战区司令部特务团。

进入特务团不久,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司令部副官处一位长官将我调到副官处的汽车队,负责加油等后勤事务。战争时期各种物资十分紧缺,我们经常要去外面收集战备物资。记得在第一次长沙会战前,部队没有船,我们不得不连夜向江边的老百姓“借用”船只,一个晚上借了20多条船。这为后来阻击日本人提供了有力保障。

很短时间内我晋升为参谋处第二课额外同准尉司书,开始与各种情报打交道。战争时期,情报和文书整理工作绝对不能中断,加上经我手的文件都属于机密,除了周一参加例会,其他时间我都待在办公室编写情报、整理资料、分析敌情信息。虽说部队离我家只有不到60公里,但我只回去过两次。

当时参谋处有两位从日本留学回来的青年,两人每天轮流在收音室,听取日本电台发出的广播,将有价值的内容翻译出来;同时,第九战区驻扎在各地的部队也会及时送来战事动态消息。我将这些情报经过筛选、统一誊写整理,作为机密件送给参谋长或科长以上级别的长官看。

虽然身处后方,但我每天都能从情报里,感受到前线战斗的惨烈,尤其是在常德保卫战爆发之后。日本鬼子在当地想尽各种办法残害老百姓,他们把带有鼠疫病毒的跳蚤放在瓷坛里空投,跳蚤到处乱飞咬人,病毒很快就传播开来。常德城里非战斗伤亡情况一天比一天严重。

1944年爆发了长衡会战,那是我印象里最激烈的一次战役。日军狡猾地用剪刀战术,从洞庭湖向南迂回,绕到岳麓山后包围了我们位于湖南大学内的指挥部。当时参谋长赵子立召集我们向外突围,由于他身体不好,我们五六个人轮流背着他到湘江边渡河。虽然成功撤退了,但长沙沦陷,第九战区开始化整为零进行游击战。

1945年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我们在宁乡县城接受日军投降。到今天,70年过去,没想到我能活到92岁。尽管好多事情都已忘记,但是总记得,我和战友们抗战,牢牢地抱着必胜的信念——为了胜利,就算死也无憾。

(本报记者 侯琳良 人民网记者 林洛頫整理)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