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筑北京城市副中心

共筑北京城市副中心

摘要:总书记视察北京城市副中心,给我们所有的筑城工匠极大的鼓舞和鞭策。今后,我们一定会再接再厉,继续发挥精益求精、开拓创新的工匠的精神,圆满完成副中心的建设任务,向首都人民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大家好!我叫王首娟,是北京城建集团一名平凡的建设者,但现在却正在建设着一项不平凡的工程——北京城市副中心。

北京城市副中心位于通州区潞城镇,是一组非常庞大的建筑群,占地面积6平方公里,相当于1.5个清华大学的占地面积。我们城建集团负责施工的组团叫A1工程。从去年一月份进场到现在,通过6000名建设者日夜兼程的鏖战,一座座框架结构的高楼已拔地而起,很难想象去年这里还到处都是高压线塔、土山和低矮的村落。为确保今年年底竣工,目前我们正全力以赴进行着机电安装、精装修等工程的建设。

要说副中心工程的最大特点,那就是工期紧。大家都知道,在建筑行业,冬季叫施工淡季,一般是不施工或者慢施工的,因为混凝土的凝固温度必须要求在5度以上。通过倒排工期,我们发现必须在2017年春节前完成混凝土工程的施工任务,也就是咱们常说的大框架要起来,才有可能在今年年底实现工程竣工。当时,几乎没有人认为我们能按期实现这一阶段性节点工期目标。

我们的技术人员成立了科技攻关小组,研究课题就是“在冬天,如何让室外温度达到零上5度以上”。这可真把我们技术部的几个小伙子给难住了。瞬时、小范围达到5度是很容易实现的,比如生一堆火,一会儿周围的温度就能上来。难的是要整整一个冬天一直保持这个温度,并且是要在四面透风的面积达30多万平米的一栋框架大楼里。我们都一筹莫展,工期却在一天一天逼近。

10月份的工地,简易房里已经很冷了。晚上回到宿舍,舍友说“娟姐,咱买个电褥子吧,太冷了,睡不着啊!”“你说什么!”我立马有了主意。等不及第二天,当时就去找到我们总工程师。总工已经熬了好几个晚上没回家了,正无精打采地盯着图纸发呆呢。跟他说了我的想法:家里冷就用电褥子,工地能不能也用上“电褥子”呢?“对呀!好主意!”经过专家多次论证,最终确立了冬施采用“立体式保温法”:水平结构的混凝土满铺电伴热带,相当于电褥子,竖向结构的柱子用阻燃保温棉毡包起来,相当于盖了一床被子,又买了100台柴油热风机,每200平方米放一台,相当于咱们家里用的“小太阳”。同时,结构外立面悬挂阻燃防风布把整个大楼罩起来,进行全封闭施工,就跟蔬菜大棚的暖棚似的。通过温度检测,整个大楼在室外冬天达到了零上10度!远远超过了混凝土达到预定强度所需的温度。

就这样,通过大家的集思广益,我们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又通过6000名建设者三班倒的日夜奋战,最终,混凝土的施工,创造了中国建筑史上的奇迹!以冬季施工平均四天一层的惊人效率创造了 “副中心速度”,比常规工期提速3倍,相当于从北京到浙江1300公里的路程,通常咱们开车应该12个小时达到,而我们只开了4个小时就到了。

1月14日主体结构封顶那天,大家紧绷了一个冬天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有的人甚至抱头痛哭,一年的辛苦付出终于有了回报。并且工程质量顺利通过了长城杯金杯的验收。我的最大想法就是赶紧回家洗个热水澡睡个好觉。

建设副中心工程取得的阶段性胜利赢得了各级领导的高度赞扬。今年2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北京,专程来到了副中心工地,来看望我们。

记得刚听说总书记要来工地的消息时,我激动得连续好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24日一大早,我们换上崭新的工装,早早地就来到广场上等候。

当远远看到总书记的车子时,我们情不自禁的鼓起掌来,并大声说着:“总书记好!习大大好!”

总书记下车后,快步朝我们走过来。他穿着一件黑尼大衣,面带笑意,热情地伸出右手跟我们一一握手。当总书记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激动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因为我站在后排,生怕他看不见我,使劲伸长了手臂,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眼睛。总书记看见我了!他笑眯眯地冲我伸过手来,他的手掌柔软宽厚,目光清澈、眼神温柔,握手时毫不怠慢,真诚地跟我握了好一会儿。不知为何,我激动得热泪盈眶,准备好的话一句也想不起来了。

“总书记保重!”“欢迎总书记再来!”当总书记渐行渐远时,大家依依不舍地挥手告别,直到车子慢慢消失在视线里,仍久久不愿离开。

事后,没握上手的同事纷纷跟我握手,说要“沾点福气”。

“快讲讲你跟总书记握手的感觉。”

“我最大的感觉就是,他没有电视上看上去那么魁梧,也没那么严肃,始终笑眯眯的,感觉挺亲的。”

虽然时间过去半年了,但每次回忆起来感觉就跟昨天似的。我觉得我挺幸运的,能参与这个千年工程的建设,更幸运的是,能跟总书记握上手。

总书记视察北京城市副中心,给我们所有的筑城工匠极大的鼓舞和鞭策。今后,我们一定会再接再厉,继续发挥精益求精、开拓创新的工匠的精神,圆满完成副中心的建设任务,向首都人民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