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高质量发展,步子这样迈

2018:高质量发展,步子这样迈

摘要:高质量发展意味着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绿色发展,意味着依靠产品质量和品牌而不是低廉的人工成本和资源价格来开展竞争,意味着劳动生产率、资本产出效率和全要素生产率的不断提升,意味着经济内生动力、创新动力的增强,意味着金融与实体经济更紧密的融合,意味着风险防控能力的提高,意味着发展的协调性和平衡度不断完善。

2018年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施“十三五”规划承上启下的关键一年。立足新方位,面对新矛盾,如何推动高质量发展?近日,我们邀请4位专家共同解读今年中国经济怎么看、怎么干。 

怎么看2018年的高质量发展?

记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怎么看2018年的高质量发展?

潘建成:高质量发展阶段内涵非常丰富,重点是把握与过去近40年高速发展阶段的对比。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成就举世瞩目,但高速发展也伴随着资源过度消耗,环境污染严重,收入差距扩大,经济增长对投资依赖过大,生产要素的投入产出效率不高,受制于全球经济环境变化的因素增多,经济风险不断积聚,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凸显。这样的高速增长难以为继。

高质量发展意味着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绿色发展,意味着依靠产品质量和品牌而不是低廉的人工成本和资源价格来开展竞争,意味着劳动生产率、资本产出效率和全要素生产率的不断提升,意味着经济内生动力、创新动力的增强,意味着金融与实体经济更紧密的融合,意味着风险防控能力的提高,意味着发展的协调性和平衡度不断完善。

刘尚希:高质量发展涉及三个方面:物的质量——商品服务等供给的高质量;人的高质量——人口、劳动力素质,劳动者技能的提升;环境的高质量——生产生活所处环境的改善。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内涵是结构升级,是结构的高阶化。这个结构,不仅是经济结构,还包括区域、分配等发展结构的优化升级。迈向高质量发展,表明我们的发展到了新的历史阶段。追求高质量发展与适应引领经济新常态一脉相承。

如何激发民间投资积极性?

记者: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一直下滑,特别是民间投资积极性仍不够高。2018年,如何激发民间投资以及各类市场主体活力?

潘建成:2017年投资增速回落是正常的,这一定程度上正是结构调整取得成效的体现,其中1—11月民间投资增速为5.7%,一年中虽增速有所回落,但仍比2016年同期加快2.6个百分点。采矿业民间投资大幅下降近20个百分点,钢铁、有色金属等资源密集型产业也出现明显下降,但IT设备投资增速高达27.5%,卫生和社会工作投资增速高达24.8%,文化、体育、娱乐业投资增速也达到14.8%,表明消费结构升级和产业结构升级对民间投资的积极影响。

激发民营企业活力,重在进一步落实产权保护政策,完善企业经营环境,弘扬企业家精神。从根本上说,这是主动夯实提高经济发展质量的微观基础,而不是被动应对数量上表现出的投资增速回落。

刘尚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滑,主要是民间投资积极性不高,反映了市场主体活力不足。国企改革取得更多突破,能为民间投资提供更大市场空间。今年工作重点首先要以产权为基础、以资本为纽带,抓国资、国企改革,大力推动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

发展国有经济,重点要放在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上。从国有企业转到国有资本,是国有经济微观基础的重大变化,分清产权和所有权,为国有资本更灵活地配置创造条件,为国企改革创造条件,增强了国有经济的包容性、开放性,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可以相互融合,民间投资有更大天地,也使大量国有资本存量资产得以盘活。

防控金融风险为何是重点?

记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防控金融风险作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重点,这是否意味着金融形势趋于严峻?防风险该抓哪些“牛鼻子”?

高培勇:从国内看,当前金融风险与财政领域的风险交织。财政领域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的就在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近些年,在拉动GDP和“出政绩”等多重因素作用下,不少地方长期积累形成了庞大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一些地方违法违规举债、违规担保屡禁不止,这些违法违规债务,很多是向银行举借的。一旦处置稍有不慎,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因此,防范金融风险,必须要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通过供给侧改革,控制财政风险的源头,疏解和释放风险压力。在有效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的同时,还要全面理顺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打好防范化解财政风险的基础。

赵昌文:把防控金融风险作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重点,首先是因为近年来实体经济与金融、房地产之间的发展严重失衡。金融业净利润远高于制造业,导致创新要素“脱实向虚”,互联网金融热、资本运作热、就业金融热较明显,不利于创新驱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

其次,宏观杠杆率快速上升。金融创新泛滥,过度金融化、资金空转现象较突出,金融风险日渐积聚,实体经济发展的金融安全基础受到一定威胁。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镜像反映,无论是金融与实体经济报酬结构严重失衡,还是宏观杠杆率快速上升以及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不强,都充分说明金融业强劲的虹吸效应会大大削弱实体经济发展根基,必须加以高度重视。

要着力解决“脱实向虚”问题,推动金融与实体经济、房地产与实体经济再平衡。除了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还要积极推动金融业薪酬激励机制改革。

刘尚希:越是高质量的发展,越要防范重大风险,保持稳中求进。社会分工越发达,彼此依赖性越强,“风险网”上任何一个点发生风险,会传导、引致更多风险。目前,很多创新是颠覆性的,又有“无界”的特征。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特别要防范化解“对风险管控不当”引发的新风险。为此,政府首先要做好“风险分层”,并明确自身的定位。现在,解决一些宏观审慎监管难以落地的问题,需要监管机构对“风险”进行科学分层,公共风险由政府管控,而个体风险需要由市场自己消化。未来,监管部门应重在监测,谨慎出手,多用市场手段实现优胜劣汰。这要求相关部门切实提升监管能力和水平,同时加快建立与新的风险形势相适应的金融监管体制。

责任编辑:郭浩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