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斌: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和社会革命

徐斌: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和社会革命

摘要: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性和革命性,既指向理论学说,也指向社会现实。马克思的思想发展路径是由宗教批判经过哲学批判、经济批判走向社会批判。在这个过程中,马克思彻底批判了宗教的虚幻性、旧唯物主义的抽象性,批判了古典经济学、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及老年黑格尔派、青年黑格尔派的各种错误。

习近平总书记在“1.5”讲话中指出:“要把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场伟大社会革命进行好,我们党必须勇于进行自我革命,把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在新时代,我们党必须以党的自我革命来推动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社会革命”。自我革命和社会革命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方式,是保持党的先进性和活力、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

批判性和革命性是马克思主义最根本的特性

人类社会的历史是批判和革命的历史。马克思主义的终极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实现共产主义的过程是批判和革命的过程,是新的社会形态不断代替旧的社会形态的过程。马克思说:“哲学家们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改变世界的根本方式就是革命。因此,批判性和革命性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最根本的特性,是它与空想社会主义、各种机会主义、庸俗社会主义以及一切旧哲学的根本区别,是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推翻旧世界、建设新世界的理论武器。马克思主义的基础是“作为推动原则和创造原则的否定性”的辩证法,“辩证法对每一种既成的形式都是从不断的运动中,因而也是从它的暂时性方面去理解;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性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

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性和革命性,既指向理论学说,也指向社会现实。马克思的思想发展路径是由宗教批判经过哲学批判、经济批判走向社会批判。在这个过程中,马克思彻底批判了宗教的虚幻性、旧唯物主义的抽象性,批判了古典经济学、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及老年黑格尔派、青年黑格尔派的各种错误。理论批判是马克思世界观转变的前提,现实批判则是马克思世界观转变的关键环节。马克思在《莱茵报》时期接触到直接的现实问题,开始由理论批判走向现实批判。他批判了资本主义剥削的社会现实,并亲自参加和领导了无产阶级革命斗争。马克思在理论和现实的双重批判中,进行自我批判和建构,建立了唯物史观。他以新世界观分析了资本主义无法克服的内在矛盾和无产阶级、共产党人的革命性,非常肯定地指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在这之后的170多年里,马克思主义不断发展,而发展的根本动力只能来自内部矛盾,这个内部矛盾就是自我否定、自我批判、自我革命。

中国共产党要完成历史使命,必须不断进行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

马克思恩格斯指出:“共产党人到处都支持一切反对现存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运动。……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中国共产党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政党,它正是带着为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使命诞生的。完成这一伟大的历史使命,必须推翻旧社会,而唯一的方式是暴力革命。

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性来自两个方面:内在本质和目标任务。从其内在本质看,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始终站在人民的政治立场上,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为人民谋幸福。人民不是普通阶层概念,而是一个政治范畴,它意味着思想的先进性、意志的合理性、革命的彻底性和利益的共同性。人民的利益、诉求和意愿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与历史发展的方向一致,代表社会发展的趋势。中国共产党要实现人民的利益,必须不断地进行社会革命,消灭那些丧失了“自己的必然性、自己存在的权利、自己的合理性”的东西,用“富有生命力的现实的东西”代替“正在衰亡的现实的东西”。从目标任务看,中国共产党诞生之初,面临着进行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的双重任务,必须坚决消灭旧制度,才能实现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目标;新中国成立后,我们要建立公有制社会,确保人民真正获得当家作主的地位,就必须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当代中国改革开放是一次新的社会革命,为了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它必须对不适应生产力发展要求的生产关系、不适应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进行变革。所以,中国共产党的内在本质和目标任务要求它不断进行社会革命,推动社会发展,实现人民幸福。

客体与主体是具体的历史的统一。社会革命和执政环境的新任务、新目标、新要求,对我们党的组织建设、思想建设、作风建设、能力建设等不断提出新挑战,要求中国共产党必须不断进行自我革命。在党的历史发展中,1941年-1945年的延安整风运动是第一次大规模的马克思主义教育运动和自我革命,它反对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确立了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路线和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统一了思想、增强了团结,提高了党的战斗力和凝聚力。“文革”后的拨乱反正和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是第二次彻底的自我革命。我们党全面总结历史,敢于正视问题,主动纠正错误,使我们党的领导和国家发展转入正常的方向。而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更深入地剖析自身的思想问题,它破除了个人崇拜的思想意识、教条主义的认识方法,确立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则。这是改革开放的社会革命的先导。

 

新时代蕴含新问题,呈现新矛盾和新挑战,需要我们开启新的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孕育新的批判精神和革命意志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时代以社会重大问题和社会主要矛盾为历史分野,新时代是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时代,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时代。新时代蕴含的新问题、呈现的新矛盾和新挑战,决定了中国共产党要开启新的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孕育新的批判精神和革命意志。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成果,也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他提醒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就不要忘记我们是共产党人,我们是革命者,不要丧失了革命精神。”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革命不同于马克思面对的无产阶级革命,也不同于新民主主义革命和中国的改革开放,新革命具有新的革命对象、革命方式和革命途径。新时代的革命对象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是我们全面决胜小康社会,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过程中的一切消极思想、薄弱意志和阻碍因素。革命方式不再是疾风暴雨式的暴力摧毁,也不是对高度集中的旧体制的彻底否定,而是致力于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和发展。革命途径不再起于基层群众的革命热情的爆发,而是更注重坚定党的领导、注重顶层设计,自上而下有秩序地展开。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时代,党面临着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面临着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因此,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要“发挥彻底的自我革命精神”,要“勇于自我革命,从严管党治党”,“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一般而言,自我革命比社会革命更难,更需要自我批判精神和自我革命的勇气。自我批判要求全面审视、反思我们党在理想信念、思想观念、价值追求、工作作风、生活作风等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自我革命则要求全体党员干部在实际工作和现实生活中全面解决这些问题。

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革命中,党的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密切相关。一方面,社会革命是自我革命的目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革命要为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是我们社会发展的目标,是我们党的初心使命;自我革命是为了使我们党更加坚强有力,以应对各种风险挑战,实现社会革命的目标。另一方面,自我革命是社会革命的手段和动力。有效地进行社会革命,需要各种动力要素,中国共产党是核心要素、关键动力和统领力量;通过自我批判和自我革命,建设一个坚强有力、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政党,是顺利进行社会革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根本前提和保证。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制度理论研究中心主任,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佘小莉校对:郭浩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