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铁:我们面临的并非是“劳动力少了”

李铁:我们面临的并非是“劳动力少了”

摘要:我们分析了全国人口流动的现状。首先,我们对2006年和2015年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净流入和流出人口作了比较,其中,净流入人口显著增多的有北京、天津、山西、上海、浙江、广东等;净流出人口显著增多的有河北、安徽、江西、河南、广西、四川、贵州等。

关于人口和农业转移人口,十九大报告中有两句表述:一是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加强人口发展战略研究;二是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前不久,我们分析了城镇化进程中人口流动现状,并在此基础上对影响人口流动变化的因素、未来趋势做出判断,以下是主要观点。

城镇化进程中人口流动现状:人口流动速度下降,农民工回流速度在加快

我们分析了全国人口流动的现状。首先,我们对2006年和2015年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净流入和流出人口作了比较,其中,净流入人口显著增多的有北京、天津、山西、上海、浙江、广东等;净流出人口显著增多的有河北、安徽、江西、河南、广西、四川、贵州等。

其次,我们还对全国流动人口数量和增速作了分析,发现人口流动趋势正在减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流动人口数量减少。从2011年-2016年的流动人口数量变化可以明显看出,2015年-2016年流动人口数量已呈现减少态势。二是流动人口增长速度处于下降态势,2010年后,增速显著减慢,2011年-2014年基本维持在0.04%左右,但2015年开始出现负增长,速度为“-0.02%”。

人口流动速度下降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农民工增长速度在下降,2016年外出农民工增量仅50万人,而2010年有802万人;2016年外出农民工增长速度仅0.3%。

从空间上来看,人口流动也呈现出不同的态势。从农民工输入地来看,2016年东部地区农民工数量高于其他地区,但从增长速度来看,西部地区增长速度快于东部和中部。我们谈城市化,要从区域发展战略的角度来提,从这个角度上看农民工的变化是比较明显的。

从农民工输入地看,农民工回流的速度在加快。农民工流入东部地区的数量在减少,速度在下降,已出现负增长,而向中部和西部以及东北回流的速度在加快,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的农民工增速分别为5.3%和5.2%。

影响流动人口增长变化的因素:返乡创业、适龄劳动力下降等

第一,工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明显,农民工返乡创业也在增加。一方面,中西部地区以资源型为主,如今中西部地区大城市的发展非常快,投资也在增加,对流动人口的吸引力在增强;另一方面,2016年农民工返乡人数达450万,较2015年增加了208万人。中西部的投资环境逐渐改善,将吸引产业转移以及农民工返乡创业。

第二,宏观经济增长速度在下滑,将明显影响到城镇化的速度减缓。从2010年开始,GDP增长速度明显下滑,到2016年GDP增长速度为6.7%,同样,城镇化提高的速度也呈现减缓趋势,2016年城镇化提高速度为1.2%,较2010年减少了约0.4个百分点。

第三,制造业就业人员占就业人口总数的比重在下降。2013年-2015年比重下降了0.3个百分点。从城镇化发展规律来看,当城镇化率达到一定水平并继续提高时,制造业就业人员占就业人员总数的比重下降是正常的。

第四,产业和实体经济出现向中小城市和小城镇转移的迹象。国际上,工业远离大城市已经成为规律,很多大企业在中小城市、周边小城镇和农村聚集,企业会按照市场规律向低成本的空间转移。事实上,中国这几年特色小镇发展得如火如荼,一些企业总部包括房地产公司,都在向特色小镇转移,因为那里的成本低。

第五,农民工中适龄劳动力的比重在下降。我们可以看到,2012年-2016年16-40岁农民工的年龄构成中,处于16-20岁、21-30岁、31-40岁的农民工占比在下降,分别下降了1.6、3.3和2.5个百分点。这三个年龄段是农民工最佳外出打工时段,可比重却在下降。

对未来城市化发展趋势的判断:中西部地区县城的人口聚集较快

2000年以来,城镇化率每年以1.2-1.3个百分点的速度提高,未来城镇化速度能达到多少?还能保持1个百分点的速度吗?

首先,宏观经济形势决定了未来增长的空间有限,而实体经济向中西部转移的趋势会比较明显。可以判断,人口流动趋势较大的增长不会再出现,但会稳定在一定的水平。

其次,资本和技术会逐渐替代劳动力。一方面,2008年-2016年农民工在制造业就业的比重下降了约7个百分点,可以看出工业吸纳转移人口在下降;另一方面,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替代效果非常明显,2013年-2016年浙江省机器人代替传统的产业工人数量约200万人,而2017年初,富士康集团昆山厂区因自动化战略自然减少了6万工人。人工智能不仅仅在工业领域,在服务业领域也出现了大规模的替代,因此未来吸纳就业的能力会下降。但是要注意,服务业还有较大增长空间,我们看到,美国、英国、日本、韩国的服务业就业比重均比我们高出1倍左右,所以,未来对流动人口就业吸纳的最大空间是服务业。

再次,中西部地区县城会容纳大量返乡创业人口。从各地调研了解的情况看,这个趋势已经很明显。2017年2月,湖南省人才市场的数据显示,57%的求职者系返乡人才;贵州遵义市汇川区2013年-2016年的农民工返乡创业就业数量以年均20%以上的速度增长。另外,现在绝大多数农村青年结婚都要在县城里买房,因为他们在大城市买不起房,所以,未来中西部地区的县城和较大的小城镇可能会成为人口聚集较快的地方。

最后,劳动力就业面临长期过剩而不是不足。一些研究者认为,现在我国的劳动力已经不足了,还说我们得向印度学习,还得增加更多人口。而实际上,我们面临的不是劳动力“少了”,而是“多了”,这是我们将来要面临的长期问题。只是从外出农民工数量和同比增长速度来看,农业转移人口的增速在大幅度下降。

产业向中小城市和小城镇转移,目前尚缺乏统计数字的支撑。城市间人口迁移流动速度到底如何,可能是下一步研究的重点。目前出现的特色小镇热倾向,是不是能够带动流动人口向特色小镇寻求就业和定居的机会,还需要看待未来政策的变化。特大镇在城镇化发展进程中如何发挥吸纳流动人口的作用,也需要进一步的政策支持。

(作者为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

责任编辑:佘小莉校对:郭浩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