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秋韵

京城秋韵

摘要:秋天总是会让异乡人多些深沉怀念之情,而西山和北山的秋果、积水潭和西直门外的高大柳树、护国寺大殿里的佛像,还有琉璃厂琳琅满目的古玩,会在此时给悲秋的人一些温暖与抚慰。

“秋天一定要住北平”——老舍先生已经写尽秋天之美,尤其是北平的秋天。

北京的四季都喜爱,春花夏雨秋叶冬雪皆是醉人美景。倘若执意选一,当选秋天。京城秋日,满树金黄的银杏叶与金碧辉煌静默伫立的古建在蓝天映衬之下,更加彰显出古都的大气与厚重。

秋叶是京城深秋必不可少的景致。秋之时,总有人专程而来,只为在国宾馆墙外成列的高大银杏树下留影。据说这里的银杏树是京城最早种下的一批,算是京城银杏的标志了。满地金黄落叶层层叠叠,看到有些儿童低头捡拾叶子高举起来凝视,便令人拾起儿时许多纯真回忆。渐渐地,这里多了些举着长镜头的摄影人和拿着画板写生的人,他们把这金黄落叶、牵手情侣以及孩童笑脸都收录在自己的作品中。此外,天坛公园的银杏树大道、中山公园南门内的银杏林、颐和园西门内的银杏树,也都是赏银杏叶的好地方。

观赏银杏叶还有个好去处,就是紫竹院公园内的福荫紫竹院行宫。相比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名园中的景点,福荫紫竹院行宫显得低调很多。事实上,行宫也有着悠久历史,其始建于清朝,距今已有二百余年。在行宫建筑群落中,最惹眼的是院落中两棵生长了四百年的大银杏树。虽曾被雷击,但是从树体两侧新生出许多小枝,形成了子抱母的形态。春夏满株翠绿,入秋便一片金黄,似漫天金蝶飞舞,蔚为壮观,灿烂了整个秋天,引得诸多游客前来拍照留念。待到深秋,古银杏满树都是果子,密密匝匝,随着阵阵秋风散落满地。

观秋叶不只城内,郊野更让人欣然往之。每到秋季,西山的红叶比胭脂还醇厚,比朱砂还明艳,芳馥的野花编织成锦毯铺满山坡,青松翠柏伴着红色的宫墙金瓦,昭示着皇家尊贵的气象。

若是有兴致再走远些,登临长城,看漫山红遍、层林尽染,每处景致都是上天浓墨重彩的杰作,世间竟没有如此斑斓的画笔。目之所及,所有的景象似孩童不小心打翻了画板,美得那样随性而自然。若是置身房山区坡峰岭,更是会迎来一场盛大的红叶盛宴。迤逦的群山被百年黄栌装点着,如一幅巨大绚烂的画布,浓艳热烈,感情表达得肆意张狂。这里秋日天空深邃澄澈,云彩变幻多姿,满天红霞绮丽无比。每当薄雾升起,景色神秘优雅又壮美无边。

京城秋景不止于秋叶,还有诸多美丽的花卉为北京平添秋韵。老北京人已经习惯了秋季到颐和园观赏清宫遗存古桂。满园幽幽飘逸着桂花香,馥郁绵长,与湖光山色共同构筑了一幅“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的人间仙境。深秋时节,京城流传着持螯赏菊的传统,“九月团脐十月尖,持螯饮酒菊花天”,这是描写旧时秋季人们啖蟹饮酒赏菊的乐事。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三十八回专门写了大观园里的持螯会,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等见物生情,诗兴大发,并由宝玉提议,即兴作了咏蟹诗。

要说赏菊,就得去北海公园。园内的一株株秋菊傲霜怒放,色彩缤纷的菊花与古朴的皇家园林建筑完美融合,成为京城御园金秋赏菊的最佳去处。人如潮花如海,品菊赏菊者络绎不绝,欣然体验着“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的意韵。

观秋水亦是京城诗意之人所好。燕京八景之一“太液秋风”,乾隆皇帝的题字碑就在“水云榭”内。水云榭建于康熙年间,康熙皇帝专门写了一首《水云榭闻梵声诗》:“水榭围遮集翠台,熏风扶处午后开;忽闻梵诵惊残梦,疑是金绳觉路来。”后来乾隆皇帝也附和一首:“云无心出岫,水不舍长流;云水相连处,苍茫数点鸥。”站在水云榭四望,可见蓝天之下琼岛白塔,近观东岸殿宇参差,远越水面遥望瀛台,还有那掩映在绿荫中金碧辉煌的紫光阁,景色醉人。

秋天总是会让异乡人多些深沉怀念之情,而西山和北山的秋果、积水潭和西直门外的高大柳树、护国寺大殿里的佛像,还有琉璃厂琳琅满目的古玩,会在此时给悲秋的人一些温暖与抚慰。

郁达夫总是不远千里,从杭州赶往青岛,从青岛赶往北平,不过是想饱尝故都的“秋味”。他在《故都的秋》里写道:“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影,西山的虫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钟声。在北平即使不出门去罢,就是在皇城人海之中,租人家一椽破屋来住着,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这京城的秋日是澄澈的,又是多彩的;是厚重的,又是有趣的;是诗情画意的,又是带着烟火气息的。而这些,共同构筑了京城秋之美,深藏于人们的记忆和情感中,美好而温存。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