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四个“强化”为依托,全面提升非公党建工作水平

以四个“强化”为依托,全面提升非公党建工作水平

1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到广东考察时指出,民营企业对我国经济发展贡献很大,前途不可限量。党中央一直重视和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这一点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非公企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国内到国际,实现了快速发展,经济实力大大提升,竞争地位不断提高,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显著增强,已经发展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力量。

根据有关资料显示,非公有制企业对我国GDP贡献率高达60%以上,提供了80%的城镇就业岗位,吸纳了70%以上的农村转移劳动力,贡献了90%的新增就业率和超过50%的税收占比。这些数据表明非公有制经济在我国经济总值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据《2017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统计公报》显示,在近300余万个非公有制规模以上企业中,已有187.7万个建立了基层党组织。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虽然非公有制经济成分在整个国民经济中占据的位置越来越重要,但是很多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党建工作依然存在弱化虚化问题,党建水平有待提高,党的统领引领作用不强。

一、地方党委对于非公党建工作存在错误认识。

地方党委对于加强和促进本地区非公党建工作的作用举足轻重。但在实际工作中,很多地方党委对于抓非公党建工作依然存在一些错误认识。

一是在组织建设上的错误认识。长期以来,地方党委在非公党组织建设上,最重视的是建立党组织的数量,只顾数量而不顾质量,错误地理解了“两个覆盖”的真正含义,认为党组织数量上去了、百分比提高了就是完成了上级党委交办的任务,将非公党组织的建立等同于非公党组织作用的发挥,其直接后果就是非公党组织作用发挥不理想,甚至造成非公党组织成为非公企业的摆设。

二是不能正确处理党建与经济发展的关系。非公党建工作的主要目的是扩大党的群众基础,巩固党的执政基础,同时通过党的建设,促进企业健康发展。作为地方党委,既要正确处理和协调各方关系,赢得上级党组织、企业经营者和广大职工的肯定,又要在强调政治功能的同时,充分发挥党建工作对于企业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非公企业作为盈利性组织,其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功能毋庸置疑,但是在开展党建工作中,企业必然会牵扯精力,投入人力物力财力,消耗和占有企业资源。这势必会形成党建工作和经济发展的矛盾冲突。一些地方党委在抓非公党建工作时,没有考虑企业实际,单纯为了党建抓党建,偏离了上级党组织关于抓非公党建的方向,同时也没有考虑企业发展实际,违背了非公党建的初衷。

二、非公企业党员构成形式影响党建工作质量的提升。

很多私营企业和中小个体经营户的雇工来源都是农村、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和城镇待业人员。这些人员流动性强,不稳定因素多。这些人员中的党员由于身份的变化和生活的需要,加之“大锅饭”、“铁饭碗”观念已经成为“过去式”,他们对稳定工作的认同程度已经不再像过去那么牢固,通过劳动获得更优厚的工资待遇成为他们追求的第一目标,导致他们已不在乎党组织关系的归属,更没有开展正常组织生活的意识和自觉。

非公企业党员大多存在以下三种心理状态。一是失落心理。很多非公企业党员或党务工作者都是过去国营企业下岗职工,身份的转变造成他们内心的错误认知,总认为从国企到私企有落差,是丢面子、失身份,认为过去是“主人”,现在是“客人”,与私营企业主之间只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二是不踏实心理。非公企业党员大多觉得非公企业的工作保障不如国企,人员稳定性不强,抱着“骑马找马”的心理,随时准备到薪酬更好的企业就职。三是无所谓心理。由于生活和工作的变动,加之养家糊口的压力,很多非公企业党员对党的信念已经弱化,对组织关系隶属、党员作用发挥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躲避和无所谓心理。

三、非公党组织党建水平参差不齐。

绝大多数非公企业党建工作水平都处于低水平发展状态,党建工作亮点不足,品牌效应不明显,基本都是以本地区内为数不多的一两个企业党组织作为对外展示的代表,总体水平参差不齐。

一是思想上不够重视。非公企业党建工作最大的难题就是企业经营者对党建工作不足够重视,对本单位党建工作不支持,导致党组织在企业内部没有地位,党务工作者自然“不受待见”,没人愿意干党建工作。很多企业经营者认为党务工作会影响企业经济发展,存在“重经营发展,轻党建工作”的认识误区,对党建工作支持不够,党建工作随意性较大。

二是组织生活很随意。非公企业由于自身的稳定性不强,造成党建工作的随意性很大,加之大多数非公企业规模不大,临时用工现象普遍存在,人员流动性很强,党组织正常活动难以集中有效地开展。

三是党建经费不足。非公企业以追求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加之一些非党企业主对当党建工作认识的不足,他们为了追求经济效益,节约成本开支,不愿意为党建工作提供活动经费。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党组织开展党务工作时,捉襟见肘,底气不足,不能施展拳脚。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