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恩格斯资助马克思写作看建立舆论宣传工作的利益机制导向

从恩格斯资助马克思写作看建立舆论宣传工作的利益机制导向

马克思与恩格斯的革命友谊是马克思主义创立过程中形成的令人感慨的佳话。从1844年马克思与恩格斯在巴黎会晤之后的40年里,马克思和恩格斯在领导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紧密团结协作,患难与共,相互帮助,建立了真挚的、牢不可破的革命的无私的友谊,这两位巨人之间的友谊是世界上任何友谊都无法比拟的。恩格斯是一位非常懂得要为朋友奉献自己一切的人。当马克思遇到生活困难时,他鼎力相助,慷慨解囊。马克思曾经为此而感叹:“人生离不开友谊,但要得到真正的友谊才是不容易;友谊总需要用忠诚去播种,用热情去灌溉,用原则去培养,用谅解去护理。”可以说,英镑是马恩友情的最好见证者,但他们之间的友谊跟金钱没有关系,纯粹是发自信仰和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高度契合。正是因为这种默契,建立了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为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理论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产生和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timg

马克思于1818年5月诞生于普鲁士莱茵省特利尔城的一个律师的家里。1841年,23岁的马克思从柏林大学毕业。由于学习成绩十分优秀,并且在校期间在各大报纸上发表了大量文章,因而毕业就被德国著名报纸《莱茵报》聘为主编,开启了令人羡慕的工作。但是,马克思是一位有良知有血性有担当的人,一直关注社会,关注民生,坚持为劳苦大众鼓与呼。刚进入报社几天,他就写了一篇批评性文章《关于林木盗窃法的辩论》,谴责政府不关心百姓疾苦,甚至剥夺了老百姓捡拾枯枝当柴烧的权利。文章发表后,招致普鲁士政府的强烈不满,很快就查封了报纸,马克思被迫辞去了珍爱的主编的工作位置。大约一年后,《莱茵报》正常运行,马克思成为报纸的撰稿人。1843年,马克思又在该报发表了一篇批评沙皇俄国的文章,控诉沙俄统治的不人道罪行。沙皇尼古拉一世看到这篇文章后暴跳如雷,向普鲁士强烈施压。《莱茵报》又一次被查封,马克思直接被撵出报社大门。

失业后流落街头、生活落魄的马克思,认识了他一生的好朋友恩格斯。由于两人都信仰共产主义,都对劳动人民有深刻同情,都有拯救人类的伟大愿望,都很欣赏对方,所以,他们自然而然走在了一起。1844年,《德法年鉴》上同时刊载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文章,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思想不谋而合。马克思预感到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位志同道合的亲密战友。1844年8月底,从英国曼彻斯特回德国的恩格斯,特意绕道巴黎去见马克思。28日,26岁的马克思和比他小两岁的恩格斯在巴黎的一家咖啡馆见面了。这是一次改变历史的会面。在接下来的10天里,两个人朝夕相处,倾心交谈。恩格斯敬仰马克思的学识和对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的本质理解,马克思也对与恩格斯在一些观点、思维上的一致感到由衷的欣喜,两人从此开始了毕生的亲密合作和伟大友谊。尤其恩格斯非常欣赏马克思的才华和崇高精神思想境界。因此,恩格斯就对马克思说:您以后不用工作了,我每月资助你的生活,您只需写文章就可以了。恩格斯对马克思的每月资助是世界上最革命的无私奉献,是推动社会文明进步伟大革命的资助。

由于马克思有着改造社会进行伟大革命的强烈愿望并付诸了行动,因而他受到各国反动政府的迫害,长期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1845年,马克思参与编写《前进周刊》,在其中对德国专制主义进行了尖锐的批评。普鲁士政府对此非常不满,并要求法国政府驱逐马克思。1845年2月3日,马克思被法国政府派流氓殴打,驱逐出境,流亡到比利时。从1845年到1848年3月初,住在布鲁塞尔,此后又被驱逐。由于法国临时政府撤销了基佐政府的驱逐令,马克思回到法国,自1848年3至5月底,二次住在法国巴黎。之后返回普鲁士,在科隆定居。1849年5月16日,马克思接到普鲁士当局的驱逐令。5月19日,他创办仅一年的《新莱茵报》被政府查封。6月初,马克思又来到法国巴黎。8月,由于普鲁士政府的干涉,马克思又被法国政府驱逐前往英国伦敦,在那里仍被普鲁士政府派驻英国的密探所监视。在伦敦的5年时间里,马克思度过了一生中最困难的日子。因为经济和债务问题,精神焦虑,受疾病所苦情绪不佳,4个孩子中有3个不幸接连夭折。

就是在这一次一次驱逐、迁徙、流亡过程中,马克思的家财耗尽,加之受到监视,同外界少有联系,得不到及时的资助,几乎没有经济来源,处在缺医少药、债台高筑的生活中。从1852年2月27日写给挚友恩格斯的信中,我们看到了这位全世界著名理论家的困境,他写道:“一个星期以来,我已达到非常痛苦的地步:因为外衣进了当铺,我不能再出门,因为不让赊帐,我不能再吃肉。”不久,又写信向恩格斯倾诉:“我的妻子病了,小燕妮病了,琳蘅患有一种神经热,医生我过去不能请,现在也不能请,因为没有买药的钱。八至十天以来,家里吃的是面包和土豆,现在是否能够弄到这些,还成问题。”1858年1月28日,他写信给恩格斯说:“亲爱的费雷德里克,这里严寒已经降临,我们家里一点煤都没有,这逼得我又来压榨你,虽然对我来说这是世界上最苦恼的事。”1861年,由于美国内战爆发,为《纽约每日论坛报》撰稿的马克思,失去了生活中主要收入的来源,这使他一家的生活陷入极度贫困状态。不少债主上门讨债,家中几乎一切值钱的东西,例如妻子燕妮的披肩、孩子们的鞋和衣服,统统被送进当铺典当。

为了“保存最优秀的思想家”,使其能够专心致志致力于革命理论的研究。恩格斯把马克思的困境当作是自己的困难,总是尽自己所能,给予最大限度的帮助和支持。他在给马克思的信中写道:“2月初我将给你寄5英镑,往后你每月都可以收到这个数。即使我因此到新的决算年时负一身债,也没有关系……当然,你不要因为我答应每月寄5英镑,就在困难的时候也不再另外向我写信要钱。因为只要有可能,我一定照办。”为了让马克思安心创作和参加社会活动,恩格斯从未间断过对马克思的资助。

恩格斯虽然是富家子弟,但并不意味着有很多的钱可支配。由于他所从事的事业是背叛了家庭,本来就遭到家族的反对,所以消费上对他限制得极严。在30岁之前(1850年),恩格斯只是给自己家里做事并没有收入,手头上没多少钱。从1850年开始,父亲每年给他大约200英镑的交际和生活费用。他对马克思的生活援助,刚开始时每个月,有时甚至是一个星期,只能每次寄给马克思1英镑、2英镑、5英镑。这点钱是不是微不足道呢?这对贫困写作的马克思是非常重要的。据资料显示,当时英国实行金本位,1英镑相当于黄金7.32238克。5英镑折合黄金36.6119克,折合成白银,相当于同时期的满清白银15两,已经远高于当时普通人的收入水平。当时的1英镑=20先令,1先令=12便士,1先令=0.05英镑。那时候,英国教师年薪是50英磅,每月也就4英磅多一点。而在英国的纺织业,男工月平均工资18先令6便士,女工月平均工资10先令2便士,还都不到1英镑。恩格斯每月能资助马克思5英镑,已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

1863年初,马克思一家已经到了一贫如洗的地步。他打算让大女儿和二女儿停学,找个地方工作,自己和妻子燕妮、小女儿搬到贫民窟去住。恩格斯得知这个消息后,连忙打电报劝说他别这么做,又迅速筹集了一笔钱,汇给了马克思,使他一家暂时渡过了难关。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写道:“亲爱的恩格斯,你寄来的100英镑我收到了。我简直没法表达我们全家对你的感激之情。”危难之时雪中送炭,感激之深可以理解。

尽管恩格斯一直很讨厌“该死的生意经”——从事商业活动,并且不止一次地下决心:永远摆脱这些事,去干他喜爱的政治活动和科学研究。然而,当他想到被迫流亡英国伦敦的马克思一家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时,就毅然抛开弃商念头,咬紧牙关,来到父亲经营的欧门——恩格斯公司,一干就是20年。开始,恩格斯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办事员,收入也是十分低微的。后来做了公司的襄理,可以从公司每年得到大约100英镑和5%的利润分红,对马克思一家的救助也逐渐增加到每月10英镑或15英镑。1856—1859年间,他的收入增加到1000英镑,可以经常性地帮助马克思一家了。1868年恩格斯准备退出欧门——恩格斯公司时,曾经询问马克思“每年350英磅是否够用”,他可以“在五六年内保证每年”给他这个数字,“甚至还能多一些”。就是这样,从1851年至1869年,马克思总共收到了恩格斯的汇款3121英镑。对当时的恩格斯来说,这已是倾囊相助了。实际上,恩格斯资助马克思的数目远不止这点。1870年,恩格斯在英国买了两套别墅,其中一套送给了马克思。

责任编辑:刘媛校对:于川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