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融资:商业银行怎么看怎么办

民企融资:商业银行怎么看怎么办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强调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要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坚持两个“毫不动摇”,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制度化的长期稳定发展环境,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开公平公正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推动民营企业改革创新、转型升级、健康发展。

只有区分不同类型的民营企业,针对每类企业建立起企业、银行和政府目标一致、激励相容、风险可控的政策框架,才能同时满足企业、银行和政府的需求,也才能更客观理性地看待民营企业融资问题。商业银行经营管理中,主要通过看人、看事、看风险这“三看”,将企业分为重点支持、不予支持、可以支持三类,区别对待。

看人,就是支持企业家诚信经营的。企业的经营,本质上是人品的反应,尤其是起决定作用的企业家和高管层。企业失信可得一时之利,但具有很强的“劣币驱逐良币”的负外部效应,与诚信社会建设格格不入,也必然影响银行经营发展。银行要综合央行征信记录、信用中国、信联平台等政府和社会的全部信用数据,用大数据技术挖掘企业生产经营场景和企业家生活场景数据,为企业家诚信情况精准画像,对企业、法人代表、高管层和其周围关系密切人员进行全方位信用评估,根据评估结果,重点支持信用记录优的,不予支持信用记录差的,差别定价信用记录中等的。

看事,就是支持经营管理先进有前景的。银行支持企业,不仅仅是为自身的生存,更承担着支持企业成就事业、服务国家实体经济的重任。企业对资金的需求是:越多越好、越快越好、越便宜越好。但企业有不同,技术落后、经营不善、污染环境、浪费资源的企业,国家不鼓励,银行不欢迎,也不应该支持。只有符合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代表产业升级和结构优化方向的,才是银行重点支持对象。

一看技术和产品是否先进。技术和产品在国内甚至国际领先的,即使现金流和财务指标暂时表现一般,也是重点支持的选项;技术和产品落后甚至濒临淘汰的,银行即使过去有支持,也要主动择机退出;技术和产品处在中游水平的,要跟进研究,区别对待,给予不同程度的支持。当然,这需要银行具有深入专业的行业研究能力,不仅要能服务于自身信贷审批,也要能为企业提供专业咨询,目前对国内银行还是不小的考验。

二看产品和服务的市场是否广阔。银行的资金支持,只能解决企业一时缺钱,不能解决企业长期亏钱。因此,银行服务民营企业,应救急不救穷。对产品、服务和模式符合消费和技术升级方向,深受主流群体欢迎,市场占比不断攀升的,银行自然重点支持;对于产品老旧、服务传统、模式低效、功能不全、质量低劣,市场占比不断下降的,银行会设法退出或不予支持;对于产品和服务大众化,市场占比相对稳定的,银行区别对待。这也需要银行有较强的行业和市场研究能力。

三看内外管理是否科学。技术和产品既定,管理水平决定企业的前景。同一个行业,往往要经历企业数量先由少到多的盲目跟进,再由多到少的大浪淘沙的过程,其中管理是重要决定因素。对于战略清晰稳定、执行坚定有力、管理科学有效、人员流动性适中、政商关系清爽纯洁的企业,银行会给予重点支持;对于战略摇摆模糊、执行软弱无力、管理混乱失序、员工大进大出、政商关系混乱不清的企业,银行应不予支持或尽快退出;对于中间状态的企业,银行视情况给予不同程度的支持。当然,这需要银行深入企业,长期跟踪,了解真实情况,银企坦诚相待,充分合作。

看风险,就是支持风险水平适中或偏低的。银行的作用是识别风险、分散风险,但不能消除风险。企业为追求快速发展或者短期暴利,高风险经营在所难免,对单个企业影响或许不大,但是如果众多企业忽视风险,则对国家不利,还有可能将银行拖垮,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金融危机历史已经一再证明了这一点,因此2008年金融危机后巴塞尔协议对银行风险防控提出了更高要求并被主要经济体接受。

一看稳健经营情况。市场和企业有其自身规律,中长期看,企业的规模不会一夜暴涨,利润水平会趋于平均化,规模和利润大幅波动,存货高企、应收账款过大、成本过高、外部担保关系复杂、脱离主业涉足领域过多等,都是经营不稳健的象征,都可能蕴藏着潜在风险,这种情况银行应谨慎支持或者退出支持;对利润率稳步提升、存货和应收账款合理、成本可控、主业突出、外部关系清晰的企业,某种程度代表企业扎实稳健、欣欣向荣,银行应重点支持;对利润率等指标长期平稳或小幅波动的企业,银行可以给予不同程度的支持。

二看财务风险情况。企业稳健的另一个表现就是:按有多少钱办多少事的理念经营。表现主要是,杠杆率适中,债务与规模、结构、效益、现金流等指标相匹配,没有长期拖欠债务现象。有些企业表面红红火火,实际上是靠借新还旧度日,杠杆率高得离谱,这样的企业,银行要抓紧退出或者谨慎进入;相反,对于债务率适中或者偏低的,银行可以信贷、结算、投资银行、交易银行、资产管理、汇率风险规避等多种方式提供优质服务。当然,各行业情况不同,没有普遍适用的合理杠杆率标准,但同一个行业还是有基本规律和大体区间,这需要商业银行发挥专业优势,对不同行业进行研究区分和把握,也需要央行建立企业融资信息中心,汇集每家企业杠杆情况。

三看风险缓释情况。抵押担保等风险缓释工具,有利于增强银行信心,降低企业融资难度。过去银行审批贷款看重抵押担保,尽管这对中小民营企业有一定困难,但存量贷款业务中,不失为判断授信风险的一个观察窗口。对于押品充足、形式多样(如不动产、股票、债券等)、变现能力强、担保充分的传统企业,同等条件下银行优先支持;对于抵押担保不足,但人、事满足授信条件的高新科技企业,银行应充分运用大数据等技术,创新风险评估手段,视情况给予不同程度的支持;对于人、事、风险都不符合授信条件,又缺少风险缓释工具的企业,银行不予支持。这需要央行完善企业贷款信息中的抵押担保等内容。

三类民营企业分开看,银行重点支持类一般不存在融资难题;不予支持类企业不应纳入融资难易、贵贱的评价范围。可以支持的企业中,大部分可以通过市场机制获得相应融资,对于经济贡献大、就业容纳多、暂时有困难的企业,首先需要做的是政府担保分散风险或政策性金融支持,帮助其渡过难关,其次是超出金融范畴的企业内部改革调整、减税降费和营商环境改善,通过放水养鱼等措施帮助企业扭亏为盈,最后才是商业银行给予必要的融资支持。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