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有企业改革的重大问题抓起

从国有企业改革的重大问题抓起

国有企业在产权属性、发展目标和治理模式等方面又具有鲜明特性。推进国企改革,要精准把脉、精确制导,精准发力、精确落地,确保改革的针对性和实效性。

构建专业化的治理机制。推动董事会“实权化”,实现国资管理以管资本为主的功能真正落地,需将发展战略、重大投资决策、职业经理人聘任、企业薪酬分配等权力下放给董事会,使其成为企业实体性决策机构。推进外部董事“职业化”,构建真正懂得企业经营管理的科学、专业、高素质的外部董事队伍。要明确外部董事的岗位职责、任职标准、约束条件和工作要求,以不低于甚至高于高管团队的标准选优配强外部董事。实现党组织融入公司治理的“制度化”,要清晰定位权责,明确党组织治理责任、决策程序、行权方式、工作内容,切实发挥好“把管保”作用,进一步提升国企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

建立契约化的经理人机制。在国企特别是央企集团公司层面,尽快建立经营管理者“市场化聘用、契约化管理”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对国企高管实施聘任制和经营目标责任制管理,实现其身份的市场化和管理的契约化。严格任期管理和目标考核,将考核结果作为经营管理者培养、使用、奖惩的重要依据。在法定授权范围内,充分发挥经理层自主性,彻底激发其干事创业活力,既有助于涵养企业家精神,同时又形成以上率下的示范效应,切实推动国企市场化经营机制的全面建立。

建立市场化的管理机制。彻底打破干部“铁交椅”,全面建立国企干部能上能下机制,打破国企干部选拔的传统行政级别界限和“阶梯式”选拔任用模式,建立能力和业绩导向的市场化干部选拔任用机制,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彻底打破职工“铁饭碗”,打破体制内、体制外束缚和行政级别限制,按照用人需求与能力素质匹配原则,建立真正的市场化用工机制。对于企业急需的关键岗位和核心技术人才,要大力延揽引进重用,而对于出力不出工、磨洋工、混日子者,要依法遵章予以辞退。彻底打破收入“大锅饭”,改变传统平均式的薪酬分配机制,建立与绩效和贡献相挂钩、短期激励与长期激励相结合的薪酬分配机制,薪酬根据绩效动态调整、动态考核,确保干部职工时刻保持干事创业热情。

建立科学化的考评机制。注重差异化评价,评价企业要考虑其功能定位、所处行业、发展阶段,结合其历史沿革、资源禀赋、未来发展,实施有针对性的、可比较的科学评价。注重过程评价,要对企业的重大项目、战略决策、重大资金安排以及决策程序合规性,做到及时性介入评价,以防止因重大决策性失误而导致的企业重大风险。注重刚性评价,建立在科学评价基础上的评价结果,是对企业考核的重要依据,除非不可抗力等特殊因素,必须确保其权威性、客观性和刚性约束。注重严肃问责,对于国企生产经营中乱作为、人事管理不合规、招投标管理不合法、不遵守“三重一大”决策程序等,上级监管部门要及时跟进,依法依规处理。对于造成重大投资损失、选人用人严重渎职、国有资产出现重大流失的,要严肃问责、终身追责。

完善规范化的退出机制。没有国企的退出机制,一切的改革工作最终将大打折扣。一方面,根据国有经济战略布局和结构性调整需要,秉承“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原则,国企应尽快从其核心业务和法定业务之外的经营领域退出。另一方面,国企应严格遵循有关法律精神,对于资不抵债、扭亏无望、无力清偿债务的,要依法实施关停并转乃至实施破产清算。

〔作者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二班学员〕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