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数字新政”战略动机与发展特征

日本“数字新政”战略动机与发展特征

【摘要】当前日本政府十分重视数字经济发展,全力推进“数字新政”,在“后5G”信息通信基础设施、学校的ICT应用、中小企业信息化、ICT领域研发等方面,加大资金投入力度,体现了其提升数字经济竞争力,全面推动社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激发中小企业数字时代新活力,促进经济新增长点的战略动机。日本“数字新政”具备硬件投资与软环境建设相结合、产业数字化与数字产业化相结合、数字技术各类研发投入并重等基本特征,对我国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数字经济形成借鉴与启示。

【关键词】日本“数字新政”   数字经济  战略动机  发展特征    【中图分类号】F13/17    【文献标识码】A

日本“数字新政”的主要内容

“数字新政”除增加各部门已有的IT相关预算外,在下一代信息通信技术、中小企业、教育等领域新增设预算,以更好发挥数字化在推动日本长期稳定增长中的作用,其主要内容可概括为以下四个方面:

加强“后5G”时代信息通信基础设施投入。经济产业省将拨出约1100亿日元用于下一代通信技术等的研究开发,侧重半导体和通信系统的开发以及促进汽车和工业机器的先进性。日本5G技术研究起步早,但5G技术开发和商用发展慢。日本领先的移动通信运营商NTT DoCoMo公司早在2013年就提出了5G网络概念,在2015年成功进行了5G网络实地测试,然而直到2020年3月才在日本推出5G商用服务,落后于同处全球5G发展第一阵营的中国、美国、韩国。为在下一代通信标准上取得先机,日本开始瞄准“后5G”时代,布局6G研究。

实现信息和通讯技术(ICT)在学校的普及应用。GIGA学校网络计划是“数字新政”的核心政策。文部科学省将促进有线/无线本地信息网络(LAN)的发展,为全国的中小学创造一个高速、大容量的网络环境,到2024年完成中小学计算机和平板电脑终端的部署,确保实现人机一一对应。预计未来四年的总工程费用将达到4300亿日元,其中2318亿日元包括在补充预算中。文部科学省2016年开展的“学校教育信息化调查”显示,每6.2个孩子安装一台计算机,超高速互联网(30 Mbps或更高)的连接率为84.2%。如果GIGA学校网络计划顺利实施,学校的ICT环境将得到极大改善。

提高中小企业信息化水平。“数字新政”将投入3090亿日元,用于中小企业信息化应用和数字创新产品及服务开发的资本投资,并支持中小企业通过引入IT工具来简化后台运营。这也是“中小企业生产力革命促进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准备在未来三年投入3600亿日元,视中小企业为提升系统数字化而付出的努力程度和发展效果,为其提供持续支持。

为ICT领域提供研发支持。“数字新政”为医疗信息化、绿色IT、高性能计算、智能社区、新一代通信网、云计算和信息安全等ICT行业研发提供一揽子支持计划。如文部科学省分别投入144亿日元、125亿美元用于开发超级计算机“Futake”和建设量子科学计算基地;经济产业省设立500亿日元的新基金,用于为ICT各领域的年轻研究人员(40岁以下)提供长期研发经费支持,平均每年将提供700万日元(最多10年)。

日本推行“数字新政”的动机

提升数字经济竞争力,扭转在全球数字革命中发展相对滞后的局面。随着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物联网、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数字经济成为驱动经济社会变革的关键动能和先导性力量。其发展规模、发展速度和发达程度正在成为一国国际竞争力的重要衡量指标,决定一国在未来世界竞争中的地位和前途。为抓住数字经济时代机遇,力争在新工业革命中获得先发优势,世界主要经济体纷纷在国家层面部署数字经济发展战略。美国相继出台《美国数字经济议程》《国家人工智能研究和发展战略计划》《美国国家网络战略》《美国先进制造业领导力战略》等多项战略规划,明确数字经济发展相关内容。自2010年开始,德国先后发布《德国2020高技术战略》、“工业4.0”、“数字化战略2025”、《人工智能德国制造》等,以期建成数字强国。2011年,澳大利亚启动国家数字经济战略(National Digital Economy Strategy, NDEB),在智能技术覆盖率、企业及非营利机构互联网使用率、远程教育等领域设定了8项到2020年实现的目标。

日本关于数字经济的顶层设计起步较早,可追溯到1995年《面向21世纪的日本经济结构改革思路》关于重点发展通信、信息等相关资本技术产业的安排,伴随着日本产业结构向知识密集型转型而趋于成熟。自2000年以来,数字经济政策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00年到2012年,注重数字信息技术在经济社会的应用,先后推出“e-Japan”(2001)、“u-Japan”(2004)、“i-Japan”(2009)战略计划;第二个阶段是2013年到2015年,强调以机器人革命为突破口,带动产业结构变革,相继出台《日本振兴战略》《推进成长战略的方针》;第三个阶段是2016年至今,致力于“超智能社会5.0”计划,通过利用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推动向数字化、智能化社会转型,先后发布《科学技术创新综合战略2016》《日本制造业白皮书》《综合创新战略》《集成创新战略》《第2期战略性创新推进计划(SIP)》等战略计划。但是,日本数字经济发展不尽如人意,其发展规模和程度都相对滞后。2018年,日本广告公司电通与英国牛津大学研究机构联合启动有关数字经济与社会情况的问卷调查,在被调查的24个国家和地区中,日本在显示一国数字经济能否满足人们需求的“数字经济满意度指数”方面位列第24,在反映一国数字经济发展程度的“数字社会指数”方面位列第22。相比之下,日本数字经济发展相对弱势,没有充分发挥引领经济社会变革的作用。为此,日本寄希望于通过“数字新政”努力提升自身数字化水平和数字经济竞争力,在全球数字革命中占据一席之地。

进一步推动社会的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对冲人口老龄化等劣势。日本社会老龄化严重,劳动生产率较低。日本生产性本部发布的《国际劳动生产率比较报告》显示,2018年日本的劳动生产率为每小时46.8美元,在七国集团(G7)中排在最后一位,仅为美国的60%,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36个成员中排名第21。日本希望通过人工智能、互联网、机器人等信息技术的发展,实现机器对人的主要体力和部分智力的替代,使人们可以主要从事无形的知识、数据、信息等的生产、服务和交易活动,例如管理、创新等,对冲人口老龄化的劣势。一方面,通过机器对人的替代,弥补年轻劳动人口不足的问题,促进劳动生产率提升。另一方面,随着人类社会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变,工作对劳动者体力的要求逐步下降,对经验、技能等后天人力资本投入累积而形成的“智力”要求相应上升。部分老龄化人口虽然超过劳动年龄,但并未丧失劳动能力,刚好与智能化时代所需求的体力和智力结合相匹配,其重返劳动岗位有助于将人口老龄化负担转化为存量“智力”资本优势。“数字新政”在向推动社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的方向努力,为加强人工智能、机器人研发及其应用,提升中小企业信息化程度等提供资金支持,也将为人口老龄化问题提供出路。此外,“数字新政”关注对新生劳动力的人力资本投入,通过教育和培训,提升其“智力”存量水平,以更好适应智能化时代的要求。

为中小企业“输血”,激发其在数字时代的新活力。中小企业在日本经济发展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一方面,中小企业是日本生产体系和就业体系的主力军。当前,日本中小企业占其企业总数的99.7%,吸纳就业人员占总就业人口的68.8%,贡献GDP增加值约53%。另一方面,中小企业是日本制造业竞争力的重要基础,为大企业生产高质量的零部件,成为产业链的重要一环。其凭借工匠精神,坚持在某一领域深耕细作,不断向更高附加值的方向发展,在众多细分领域诞生了大量“小而精”的“隐形冠军”,奠定了日本传统制造业在国际上的优势地位。

但近年来,日本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存在着经营危机。日本东京商工调查公司公布的“休业/停业/解散企业动向调查”结果显示,2019年,日本全国负债1000万日元以上的企业破产数量达到8383家,同比增长1.8%,其中约90%是员工不足10人的小微企业,这是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情况最为严重的一次。日本中小微企业出现危机的一个原因在于其制造业传统优势正在衰减,很多企业虽然精细化程度高,但信息化程度较低,其产品与中国、韩国或其他国家的同类产品相比,不具备成本优势,也不适应数字经济时代要求。日本总务省“通信利用动向调查”显示,2018年,日本已经引入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等系统和服务的企业比例为12.1%,有引入计划的企业比例仅为8.5%。从引入目的看,73.8%的企业基于“提高效率和改善业务”的目的。(该比重根据日本东京商工调查公司“休业/停业/解散企业动向调查(2017年)”中的休业/停业/解散企业总数和日本《中小企业白皮书(2018年度)》中的休业/停业/解散中小企业总数计算而得)据《日本经济新闻》2019年8月报道称,日本国内工厂数十万台已停止支持服务的电脑仍在运行,错过了物联网大潮。鉴于中小企业在日本经济的重要作用和现存问题,政府希望通过“数字新政”以及一系列的数字经济政策持续为中小企业提供支持,解决中小企业面临的断层危机,使其在数字时代焕发新的活力,为日本经济增长提供新动能。日本经济产业省中小企业厅发布的《中小企业白皮书(2019年度)》已经释放了这一信号,认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依托下的万物互联以及对互联产生的大数据的快速处理极大降低了信息不对称和信息不完备程度,提升了解决方案的精准程度,中小企业可以将规模劣势转化为对新模式、新业态快速适应的优势,面临突破常规发展路径的机遇期。因此,政府希望引导和帮助中小企业抓住战略机遇期,运用新一代信息技术,提升劳动生产率和技术能力,并将其培育成维系国内经济活力、化解国内社会矛盾、保持日本国际竞争力的核心力量。

日本“数字新政”特征分析

硬件投资与软环境建设“软硬兼施”。数字经济发展需要软硬兼备。硬环境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必备基础,主要包括通信网络、人工智能、物联网、工业互联网等数字化基础设施。软环境是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保障,主要包括有利于促进和保护数字创新创业的社会人文环境和政策法规体系,如知识产权保护、标准化推进、ICT领域人才培养等。

日本“数字新政”着力打造有利于数字经济发展的环境。硬环境上,布局“后5G”信息通信基础设施,加强学校范围内网络和终端设备建设,在中小企业引入IT工具,为日本经济社会进一步互联互通奠定基础。软环境上,一方面,政府在年度补充预算中增列“数字新政”专题预算,释放了大力发展数字经济的强力信号,有利于提高民众对数字经济的认知水平,引导社会资本进入,这本身也是一种软环境建设的体现;另一方面,“数字新政”为量子密码、人工智能、自然语言处理等的标准化活动提供资金支持,设立专门的年轻研究人员支持基金,有利于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标准和人才储备。

产业数字化与数字产业化“两化融合”。产业数字化与数字产业化是数字经济的两个重要组成部分。产业数字化主要指现代信息技术在传统产业部门的应用,具体包括数字化投入对传统农业、工业、服务业转型升级的贡献,有助于提升传统产业部门的生产数量和生产效率,催生新业态、新模式。数字产业化主要指将信息和知识转化为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技术为加工手段,推动产生规模效应,从而形成产业化的过程。其对应的产业部门主要涉及信息技术创新、信息产品和服务的生产与供给,如电子信息制造业、通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

日本“数字新政”着眼于产业数字化与数字产业化相结合,共同推动数字经济发展。一方面,利用新一代信息技术实现农、林、牧、渔、制造业等传统产业和医疗、健康等新兴产业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如农林水产省为智慧农业技术开发与示范项目提供共计72亿日元的资金支持;另一方面,强化信息基础设施支撑,培育壮大人工智能、机器人等核心引领产业,超前布局人工智能芯片、量子计算等前沿新兴产业,推动数字产业形成与发展,如文部科学省为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等发展提供的资金支持,经济产业省为“后5G”开发设置的专项资金。

数字技术领域各类研发投入并重。数字技术的迅速发展与快速迭代为其与经济社会各领域不断融合,推动经济增长和社会变革提供了重要支撑。而这离不开对数字技术创新链各环节的投入,涵盖基础研究、应用研究、试验开发和产业化应用。基础研究的公共品属性、共性技术应用研究的非排他性和外部性导致社会资金投入不足,属于需要政府补位的市场失灵领域。而在市场主体可以充分发挥作用的试验开发、产业化环节,政府的作用侧重于为科研成果转移转化搭建平台、创造环境,为初创企业提供风险投资等。

日本“数字新政”注重为数字技术研发和产业化,尤其是基础研究、初创企业等创新链上的市场失灵环节,提供资金支持。各部门分工各有侧重,文部科学省侧重于支持战略性基础研究,但也搭建平台促进产学联合研究,为科技成果转化提供风险投资。经济产业省侧重于技术开发和产业化应用,为科技初创企业提供资金支持。

数字经济支持政策将呈常态化趋势

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数字经济已经演变为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力,其发展规模、发展速度和发达程度将成为未来全球竞争角逐的焦点。日本“数字新政”与其此前的数字经济顶层设计一脉相承,但支持力度突破式放大、措施则更为具体,旨在帮助日本抓住全球数字经济革命机遇,补齐日本数字化、智能化发展短板,使数字经济成为推动经济增长和社会变革的新动能,实现日本中长期稳定发展,未来类似的数字经济支持政策将呈常态化趋势,尤其是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日本采取的扩张性经济政策将持续进行,而数字经济对线上需求的满足程度、对疫情危机的抗风险能力都得到了明显体现,加之数字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引领趋势,相信日本将在“数字新政”方面不断增加新举措,对数字经济的支持将成为其扩张性财政金融投入的重要方向。

日本的“数字新政”与我国近期提出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有异曲同工之处,都将在数字化领域加大投入。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方兴未艾,企业数字化转型和应用需求大,数字经济发展前景广阔。日本“数字新政”给我们以启示:一是应当做好数字经济顶层设计,推动全社会范围的数字经济发展;二是关注中小企业数字化发展问题;三是应当在数字领域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并重,政府与市场力量有机结合;四是应当打造良好的数字经济发展的软硬环境;五是应当加大数字人才培养力度。

(作者分别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副研究员)

【参考文献】

①《日本为何大力推进“数字新政”》,《经济参考报》,2020年1月15日。

②《日媒:中国领跑数字经济满意度榜单 日本倒数第一》,参考消息网,2019年5月2日。

③《日本中小企业破产数量增加》,《经济日报》,2020年1月21日。

④《工厂数十万台已停止支持服务的电脑阻止了物联网的引入》,日本经济新闻,2019年8月29日。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