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东勇担使命再出发

浦东勇担使命再出发

上海浦东,三十而立。

30年前,面对经济全球化进程加快的趋势,改革开放从何突破?党中央、国务院审时度势,作出开发浦东、开放浦东的重大决策。

30年后,浦东已从一片阡陌农田变为一座璀璨的现代化新城。30年前,浦东地区生产总值仅60亿元,2019年达1.27万亿元;人均GDP达22.91万元。浦东,以占全国1/8000的土地,创造了全国1/80的GDP、1/15的外贸进出口总额。

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出了3份新“考卷”——增设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新片区,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

去年夏天,上海市委市政府印发《关于支持浦东新区改革开放再出发实现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浦东用7年左右时间,经济总量突破2万亿元,勇当新时代全国改革开放和创新发展的标杆。

浦东,又有了新的使命。

敢闯敢试、先行先试,树立改革开放的旗帜

1990年4月18日,开发开放浦东的大幕拉开。

一个多月后,人民日报以《太平洋西岸的曙光》为题,报道了这件“震动上海”“震动中外”的大事带来的“浦东热”“浦东速度”,断言浦东这块土地只要加以开发,就会光彩夺目。

上海建工集团塔吊司机魏根生,从高天流云之上目睹了奇迹在脚下这片土地上渐次发生:烂泥渡路变身为银城东路,陆家嘴已是高耸入云。云海中,魏师傅和工友们吊起一个个重逾数吨甚至几十吨的构件,不断“刷新”陆家嘴、浦东乃至上海的高度:420米的金茂大厦、492米的环球金融中心,632米的上海中心……

“思想更解放一点,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的浦东,转瞬就一飞冲天。

金融贸易区规划在了陆家嘴,“可谁都不知道这‘金融贸易区’怎么建设”,首任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开发公司总经理王安德回忆说。

不知道,就借鉴。1.7平方公里的小陆家嘴地区,向国际招标征集规划方案,开创了中国城市规划史先例。面对经过优化组合的规划方案,英国设计师罗杰斯惊叹:“下个世纪的教科书上,一定会出现你们的规划和建筑!”

开放品格和规则意识,是浦东奇迹的密码之一。

应开放而生,因开放而兴。方寸之地的陆家嘴金融城,如今已成为外资金融机构布局中国业务首选地,集聚了占全国41%的外资法人银行、占上海89%的外资财险人身险法人机构,以及占全国90%左右的外资私募机构;集聚了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和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等10余家金融要素市场和金融基础设施机构……

2020年3月,英国智库Z/Yen集团发布第二十七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上海晋升全球第四。2007年该指数首次发布时,上海排名第二十四位。

前不久,由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和上海市政府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金融支持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意见》出台,被称作“金融30条”,涵盖金融改革创新和金融对外开放等内容,“2020年基本建成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正在坚实落地。

今年首家登记备案的外商独资私募基金——罗素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谭颖表示:“从全球视角看,这里是世界上资管业最具发展前景和吸引力的市场之一。”

30年来,从全国第一个保税区、第一个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到第一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浦东在全国创造了50多个“第一”。这些“第一”就像种子,播撒在改革的试验田里,收获了丰硕的果实,也印记下先行者敢闯敢试的足迹。

迎难而上,制度创新的步伐更快、对标更高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总结了浦东的“三股气”。他说,“面对复杂的外部环境和繁重的发展任务,要进一步举全市之力把浦东这张王牌打好”“传承好、发扬好开发开放之初那股敢跟全球顶级水平对话的志气、强烈渴望建功立业的心气、艰苦奋斗忘我工作的朝气”。

这“三股气”,让浦东新区无惧压力测试,制度创新的步伐更快、对标更高。

30年前芦花瑟瑟的海边荒滩,如今已是现代化临港新城——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马斯克在此投入500亿元人民币,建造美国本土以外首个特斯拉超级工厂。从奠基仪式到首批Model 3新车交付,耗时仅仅12个月。

特斯拉项目落地,是制度创新的结果。2018年7月,上海发布100条开放新政,放开引入国外新能源汽车,放开外资股比限制,特斯拉才能“第一个吃螃蟹”。

新冠肺炎疫情重创全球汽车业,特斯拉却在4月10日的上海发布国产Model 3长续航版车型,补贴后价格低于业内预期,受到市场追捧。今年前两个月,特斯拉国产版在中国市场销售排名第一。

早在2月10日,上海特斯拉便已复工。临港新片区管委会帮助解决员工住宿等问题,协调保障了特斯拉一些供应商的复工复产。目前,特斯拉复工率超过90%,产能超过疫情前水平。

不光是临港新片区,当前浦东各地正心无旁骛地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陆家嘴金融城最早恢复常态;洋山港的自动化码头凸显抗疫优势,3月份集装箱吞吐量达163万标箱,达去年同期95.3%。

上海社科院原研究员、早年参与浦东发展规划研究的王国荣回忆:那时浦东大道141号简陋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句话:“站在地球仪旁思考浦东开发”。大家心里就一个念头,要搞一个开放度更高的新区。

开放度更高,就要一次次突破制度藩篱,一次次刀刃向内进行改革。自贸试验区310多项“可复制可推广”的新制度推向全国。负面清单、单一窗口、事中事后监管、先照后证、证照分离……7年前从浦东出现的这些陌生新词,如今在全国已耳熟能详。

要做制度创新的高地,不当优惠政策的洼地,浦东紧紧依靠制度创新,坚持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2013年,中国首份负面清单在这里拟就,撬动政府审批制度进行革命性改革,迈出了与国际通行投资规则接轨的重要一步:“非禁即入”。负面清单从最初的190项,经过5次修订,2019版减少到37项。在浦东,95%以上的外资企业通过备案方式设立。截至去年底,累计办结境外投资项目超过2700个。浦东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制造业对外开放,在外商独资医院、认证机构、职业技能培训等50个开放领域实现全国首创项目落地。

怎样让投资便利、资金进出便利?上海自贸试验区建立自由贸易账户体系,成为金融改革的一大创新。“这就好比建立了‘电子围网’,构成了一个金融领域的‘特殊监管区’,关外资金可以自由流动,而与境内资金又有隔离。”浦东新区区长杭迎伟说,截至去年底,浦东开立的自由贸易账户达13.1万个,人民币跨境结算总额累计3.8万亿元。

浦东新区把制度创新的目标,锁定在企业的获得感。

华领医药是一家研发企业,手头有新药急于生产。企业有呼,政府有应。浦东利用自贸区和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双自联动”优势,启用国际惯用的“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允许新药研发机构委托专业药企代工生产,新药研发成果进入市场的过程由此大大缩短。

至今,浦东诞生了全国15%的原创新药和10%的创新医疗器械。

勇担新使命,再造一个新浦东

“如果说深圳经济特区建设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破冰之旅’,那么,浦东开发开放则是中国经济战略布局历史性转变的‘攻坚之役’。”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说。

攻坚克难,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是浦东与生俱来的使命。中央要求上海当好“全国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而浦东,就要做排头兵中的排头兵、先行者中的先行者。

浦东在2018年经济总量突破1万亿元,完成新目标,相当于7年再造一个浦东。

使命在肩。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翁祖亮表示,浦东,唯有改革开放再出发。

4月上旬,上海张江科学城地标性建筑双子塔项目全部动工。两栋320米超高层建筑建成后,不仅将承担科学研发支持功能和科技商务服务功能,也将成为城市公共活动中心区。

开发开放30年,张江科学城是浦东的另一位“优等生”。95平方公里区域内,集聚着集成电路设计产业园、人工智能岛、细胞产业园等产业园区,还有2.2万余家企业、58家跨国公司地区总部,以及上海光源、国家蛋白质科学中心等一批大科学装置,更有众多从全世界涌来的高端人才。

如今,张江已形成新药研发、药物筛选、临床研究、中试放大、注册认证、量产上市的完备创新链,聚集了400余家生物医药企业、20余家大型医药生产企业、300余家研发型科技中小企业,还有40多家专业服务机构、100多家各类研发机构。张江,成了名副其实的中国“药谷”。

打造国际一流的大科学设施,上海不吝投入。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的“场效应”,让顶尖科学家近悦远来。

“大科学装置光源二期,活细胞、软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等设施,明年都能完成,超强激光已投入使用。”上海科技大学副校长印杰展望:未来5年,上科大自由电子激光建成,再加上中科院高研院、上海交大、复旦、中医药大学……在张江约2平方公里的大科学设施群,有望容纳几万名一流科研工作者。

上海推出“科创中心建设22条”,从人才新政、成果转化、财政科技投入等角度,为科研人员松绑加油,为“奇异妙想”落地生根开辟“快速通道”。

上海创新“中国绿卡”的绿色通道,世界一流科学家纷至沓来。诺贝尔奖得主伯纳德·费林加和库尔特·维特里希通过“绿色通道”,入沪工作。包括4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在内的“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也已经永久落户浦东。

对浦东“最新”“最高”的期许,意味着浦东新一轮改革开放“更高层次、更高水平”所带来的市场机遇,更意味着中国未来科创的全球影响力。

对新浦东而言,未来已来。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张弛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